在营救同修中放下自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早期师尊讲法班的老弟子。十多年来,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走到今天,点点滴滴的成长,做的好的,无不倾注着师尊的慈悲呵护和苦心点悟;做的不好的是因为不在法上,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用法衡量,倍觉惭愧。总觉的自己差距太大,因此前几次法会从未投稿。这次突破观念参与,将自己几年来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修炼自己的事例和体会记录如下,向师尊和同修们做个汇报。

营救同修甲

在一次协调人会上有人介绍,同修甲被丈夫举报,遭“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同修甲将近六十岁,四代同堂。其妹妹和母亲都修炼,其丈夫一向支持妻子,也常常帮助讲真相,主动承担许多家务。因为小儿媳(二十多岁,孩子才九个多月)多次要炼功,都被公公阻止,说是自己几年来当和尚(指同修甲曾被洗脑班关押和流离失所十多个月),不愿儿子也遭此厄运。在同修甲和太婆婆的鼓励下,小儿媳说什么也要冲破干扰,走入修炼行列。结果同修甲的丈夫一气之下打电话报警。“六一零”来了十几个警察,要将同修甲绑架走,老婆婆往楼下冲,说“要绑连我一起绑”,结果恶警将老婆婆往楼上抬,将同修甲往楼下抬,母女俩高喊“法轮大法好”,场面十分悲壮。同修甲周围的同修,她丈夫都认识,因此没有人敢去当面和他讲真相,怕他又动恶念。询问谁愿意去和他讲真相,大伙都不吱声,我说:我愿意去试试。

我费尽周折找到同修甲的妹妹、母亲(居住地较远)、大儿媳、小儿媳上班的地方等,分别详细了解了同修甲和丈夫的情况,做到心中有数,说话可以有地放矢,得知其丈夫平时对修炼和讲真相比较支持理解,常主动做一些事情。还了解其丈夫从同修甲处了解到洗脑班不可怕,环境还比较“宽松”,吃饭有四菜一汤,只是不“转化”不让回家。因此他在争执之中,一气之下打电话将妻子举报。可能他想“转化”了回家再炼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花了四、五个小时找到他家,在门口坐了很久才等到他。我上前说:“您是刘大哥吧?”他很不耐烦:“你是谁?”我说:“我是大姐的朋友。”他叉着腰堵在门口说:“我没听说过你。”我说:“我们是在看守所认识的,我们進屋说吧。”他继续堵着门,我说:“听说大姐出事了,知道您很着急来看看,看能不能帮帮忙,给您出出主意,想想办法。”他说:“想什么办法,谁有本事谁去把她弄出来。”我慢慢从他身边挤進去,没话找话说:“我帮你做饭吧。”他说:“我自己会做。”我拉开冰箱,他将冰箱关上。我说:“你听说过×××吗(洗脑班的头子)?”他说:“×××是个××养的,不是个好东西。”我知道了原来他刚从洗脑班要人回来,受了一肚子气。我说:“洗脑班现在打人折磨人是家常便饭,不‘转化’往死里整,我知道有几个被折磨致残的同修。”(这是我为这件事专门了解到的情况)。他说:“我等着(说师父的名字)报我呢,一个月不报两个月,两个月不报三个月,三个月不报作废!”我说:“大哥,这不是你,你这是气糊涂了。我们都听说了,你向来支持大姐修炼,做了很多事,积了很多德。只是这么多年承受太多了,担惊受怕的,我知道是很不容易的。现在只有冷静下来想对策怎么去要人是上策。你也不要太激动,容易伤害身体。这个家老的小的还要靠你撑着呢!”我知道事情发生后他也很后悔,老的小的都走了,这种无声的谴责比有声更难受,他只是用这种方式发泄心中的情绪。我这番话使他慢慢平静下来了。我始终认为做那样不好的事不是真正的他,坚信师父大法一定能救了他。

后来得知他天天去洗脑班要人。大姐出来后不久,他身体出现脑溢血中风症状,他知道是自己造了恶业遭到了报应,从心里向师父忏悔,并天天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很快身体得到了康复。他是医院里症状最重、恢复最快的病人,医院里的医生护士以及病人都纷纷称奇,他就亲口向他们讲述了自己因对大法弟子做坏事遭到了报应,现在真心忏悔又得到了师父的原谅和救度的经过,并向他们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使他们都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得到了救度,自此之后他走入大法修炼行列。

营救同修乙

外地同修乙我比较熟悉,他“七二零”后积极上访,正法期间三件事做的很精進,在当地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同修乙一次因召开法会的缘由遭绑架。因其女儿在外地,与妻子又处于分居状态,无法得知详情。他本人对法一向坚定,但缺乏圆容(是一种强硬的表现),因此同修们十分着急,担心他的性格会遭致酷刑,又担心邪恶以所谓的证据对其判刑(非法抄家时抄去不少资料、法会录音等),不知从何处下手营救。

我听说后赶往外地,找到当地同修了解情况,商量对策。按一般常识,如正面向单位、派出所、公安局要人讲真相,这些单位通常只认直系亲属,因此必须找到同修乙的妻子讲清真相,以便展开营救同修乙的行动。

据同修介绍:同修乙在修大法前和妻子的矛盾就比较激化,难以调和,修大法后基本能做到忍,如“七·二零”前,其妻就常到炼功点干扰,搞突然袭击,有一次突然将正在抱轮的他推倒在地,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倒地时象一堵墙一样。还有一次,其妻拿一个破啤酒瓶在他身上乱扎一通,鲜血直流,他都能忍住,一声不吭。一位同修上前和她讲理,事后她找到那位同修打工的单位告恶状,致使同修失去工作。

“七·二零”后,同修乙進京上访,当其妻得知同修乙走之前曾到过一位同修家时,就天天到该同修家哭闹,满地打滚。以后的一段时间,经常将该同修家晒的被子、衣物等剪破,以泄心头之恨,使同修苦不堪言。

同修乙从看守所回家后,她大吵大闹更是家常便饭,经常搞得家属大院不得安宁。领导和同事都很同情同修乙,最后还是由领导出面调解分居。单位另分一房给同修乙,单位直接从同修乙的工资中扣除五百元给她,俩人互不往来。就是这样,她还不善罢甘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便深更半夜用砖头将同修乙的防盗门猛砸一通。

同修乙出事后,同修们想尽办法,如写条子给他妻子:“大姐,请相信您丈夫是好人,他没有犯罪,请您去要人!”放在她的报箱里,谁知她还恶意的将同修的字条拿着到处给人看说:“他们还让我去要人,他们怎么不去要?”等一些不好听的话。至此同修们对于营救同修乙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心理,认为除了发发正念,干不了什么。

我原本对同修乙的情况有所了解,对这件事情的难度也作了思想准备。听他们复述一遍以前的事情,而且带着一种强烈的情绪,打出的是一种执著的物质,我也被制约住了,半天竟不知说些什么。

我调整一下心态,慢慢的说:“其实这些情况我都了解,我觉的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积极作用,只能抵消我们的正念,对营救同修起干扰作用。从现在起,我要求大家:把刚才讲过的事情从大脑中消除掉,全盘否定。然后想着:我们不行,也许她行,每个人都把正念给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去找同修乙的妻子谈谈试试。”因为我坚信师父一定会给我智慧的。

同修们很快调整好心态,在法上达成了共识,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一同修自告奋勇带路,由我去找同修乙的妻子。

她见到我很防范:“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不欢迎的我样子,我说:“我是你丈夫的学生,从外地来此地出差的,听说老师遭迫害的一事很震撼,这么优秀的人实在是冤枉,又听说大姐的身体不好,受到如此打击肯定难以承受,因此特来看望你。”我又说:“老师的课讲得好、人品也好,一身正气,目不斜视,学生们都喜欢听他的课。”我一直观察她的表情:她从板着脸到肌肉放松,到这时露出了笑容。她说:同修乙是她高中的同学,在学校一直是皎皎者,在单位也是很优秀的老师,省里抽去讲课也是最受欢迎的老师……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她还说:丈夫炼法轮功还是她推荐的呢!

趁她高兴,我就讲了:我也有亲戚在国外,法轮功在很多国家洪传,只有中共在迫害,中共江氏害怕人多,与党争夺群众,因此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栽赃陷害,搞得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象文革、六四一样,又一次将国家和民族推向灾难深重之中。她听了后流着泪讲述了自从法轮功被迫害后,天天担惊受怕,没过一天安稳日子,单位不断有人上门骚扰,丈夫上访被关押,左右邻居的冷眼相对等,象当年的四类份子一样低人一等。心里的压力实在难以承受。

我都对她表示十分理解,并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乌云遮不住太阳,老百姓心里有一本帐,并鼓励她理直气壮的去要人。当了解到是单位打电话以找同修乙有事为由、结果是派出所来绑架时,我就告诉她:这要找单位领导要人,其次找派出所所长要人,再找公安局局长要人,告诉她每天都去,轮番找。她说:“我一激动就犯心脏病。”我说:“你口袋里带着药,但不要真正动气,是以理服人,让他们感到你不将人要回家就不罢休的气势就行。”

当听到她介绍邪恶手上有法会的录音和几十盘光碟时,我正思考着怎样回答时,她却说:“录音算什么?你们(指邪恶)有本事把参加法会的几十人都抓来,几十个光碟又怎样?现在哪家哪户没有法轮功的光碟,你们家家户户去搜?你们又没有抓到现行,都不能算证据!”看,逻辑思维多强!正念多强!此时无论怎样都无法和她前面的表现联系起来。之后,她果然天天去要人。

后来听说,同修乙的老姐(人在老家)受祖先托梦点化,让她救弟弟,姐就命俩儿子一个出钱,一个出力,全力营救。这边他妻子按我们说的天天去要人,同修乙单位一位明真相的主要领导也对他的妻子说:“你不去要人,你丈夫如判了刑,你的生活费也没有了。”同修们全力配合发正念,加上同修乙的正念,最后同修乙以保外就医的方式出来了。

这次营救同修乙,我体会到是当事同修正念强,参与营救的同修法理清晰,整体配合,家人的积极营救,破除了旧势力的安排。

看似帮助别人 自己得到更多

几年来,我在参与营救同修中,给同修的父母、丈夫、妻子、儿女、居委会成员、法官、律师等讲过真相。在大法的感召下,每个人都有很大的改变。

其中有一位家人,一听到受迫害同修的名字就大发雷霆,后经过和我交流后同意配合营救同修(此人为厅局级干部),当时他卧病在床,委托同修代笔,以他的名义给公检法部门写出了一封公开信《亲人修大法无罪》,呼吁停止迫害。

还有一个家人,在国安工作,因恶党株连法,让他提前退休。我三番五次去敲门,他拒不开门,最终开门后说:“你把我害的这么惨,还来气我!?”经过和我交流后,改变态度,提醒我们:“今后到看守所、监狱等地看望同修时要注意安全,那里经常有便衣。”

在这过程中,表面上好象是我在帮助别人,其实自己得到了更多,即心性的提高与境界的升华,以后基本上没有了气恨、委屈、不平、难受等概念。

几点较深的体会:

1、注重实修,做而不求。明白所参与的事都是修炼,因此注重过程,不求结果。

2、放下自我,耐心倾听。和听者找共同语言,产生共鸣。尽可能全面细致的了解当事同修主要亲属的相关情况。避免就事论事,主观行事,做到有地放矢。一般都能知道当事人的心结,消除他们的障碍。

3、“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转法轮》)守住心性,不随便动念,不对所见的人或事下结论。不被当事者的表现迷惑,不被一时一事带动,就会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出现柳暗花明的局面。

4、“好的留下,坏的去掉。”(《转法轮》)每次讲完真相后,都在思想中及时总结一下,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久而久之,已经形成一种自动的机制。

5、参与的同修之间彼此信任,正念加持,整体配合极为重要。

6、同修出事后,旁观同修的注意力放在议论其不足和找其漏上,也是不能破除旧势力安排到主要因素之一。同修出事后,在魔难中自己会查找原因,我们可以等同修回家后再帮助查找原因也不迟。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