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亲历中共十一制造的恐怖所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的早上,我乘坐营口--锦州的中巴客车,前往锦州给我老叔过生日。车行至一收费道口时,被一名全副武装的特警拦住,这时我往道边一看,道边大概有十多名警察现场办公,一排桌子上摆着四、五台笔记本电脑,两边还有持枪的警察站岗。这时我看了一下手表,正好是上午九点。

一名戴着头盔的特警上车喊话,让乘客把身份证准备好(收身份证)。没带身份证的,等他们收完身份证后,带着包裹下车。等警察收完身份证后,在警察的监视下我下了车。(背着包)下车后,看到警察把收上来的身份证一个一个的在特制的电脑上一划(在笔记本的右下角上,有一个鼓起来的似扬声器的那么一个东西),每个人的简历就出现在电脑的屏幕上。

这时,其中一个女警察大声问我,你的身份证呢?我说:“没带。”她说:“现在出门都得带身份证,你为什么不带?”我说:“回家带什么身份证啊,我又不住旅店,我回家给老人过生日,下午就赶回来了。”她说:“不带身份证不行。”

我说上客运站买票时又没告诉,我只看到售票窗口上写着上北京的持身份证购票,也没说出门必须带身份证啊。那女警察说:“那你把身份证号码写上吧。”我说没记住。

这时乘务员走到我身边,我转身对他说:“车上还有我的东西。”他说:“那你拿下来吧。”我说我还要回家给老人过生日,下午才能回来呢。这时他把手放到办公桌子下面摆手,我领会是让我上车。于是我转身上了客车。

没想到车走了刚一会儿,道边又有警察拿着喇叭喊话,我看了一下手表,刚刚过了十分钟。这时乘务员下车和警察交涉,车再次停了好长时间,这次算是没折腾大家收身份证。车再次启程。

当车行至凌海时,又一次被特警车拦住,上来一位特别的警察,用那种察言观色的眼神,在每一位乘客的脸上停留。车下有警察不停的边走边往车窗里观望,还有持枪的警察站在路边。这次车足足停了半个小时,车又一次启程时外边开始下起了小雨,真不知中共邪党到底怕什么。

到了锦州后,把我们拉到了一个不是客运站的地方下了车。我老叔接站时,找不到地方,找不到我。

费了几番周折,最后总算到了老叔家,我把来时路上的整个过程说给老叔、老婶听,老婶说:“我们四月份去你家回来时,警察就这样截车,还翻包、搜身呢。”

这次的坐车经历使我感触尤深,当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完全没有了一点人权,人民的自由权彻底被践踏,对外宣称的和谐社会不过是掩盖邪党假、恶、斗的又一政治口号而已。仅仅从营口到锦州这样近的路程就如此设岗盘查,北京的戒严更是可想而知。

试想如果不是中共做贼心虚,杀人树敌太多,为何如此惧怕?一个“十·一”把整个社会搞得如此恐怖,相比国外百姓在街上载歌载舞欢庆国家独立,这只能说明中共靠杀人窃取来的政权是不得民心的,所以才如此惧怕,怕自己哪天被送上断头台。

当前轰轰烈烈的退党大潮,表明中共已经彻底失去了民心,现在不过是残枝败叶在风雨中摇晃而已,随时都会倾倒在地。在此也奉劝那些至今还在利欲中追随邪党的警察们,不要拿自己的前途、生命开玩笑,你们可能比普通百姓更知道邪党的残忍腐败,历史对中共的审判已成定局,快快弃暗投明,退出邪党组织,保自己和家人一方平安,才是明智之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