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二次救了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的童年是灰色的,父母的离异使我没有同龄人的幸福,造成了性格上的孤僻、内向。从小多病的我因服药太多,无论西药还是中药只要一闻味道就能知道这药的口感。记的小时候上美术课,最害怕看那些颜色──嘴里会出现不同的苦味。单亲的家庭和中共的仇恨教育养成了我从小好强、报复心理极强、脾气大又爱发火等恶习。上班以后,由于行业风气日下,更滋长了我爱发脾气、重名重利的私心。

我从小就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工作后,因为自己的努力和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的一点“灵气”,我工作第二年即被评为区级先進。当时,领导非常看中我,把我当作“提拔”的对像。那时我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在邪党支书的“引导”下,迷失了方向,觉的生命只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在名利的恶浪中,我被推上了最高处。后来,当时的恶党书记一定要我写“入党申请书”,我回家问了妈妈(我是很孝顺的,从小和妈妈长大),妈妈坚决不同意我入党,说:共产党从建政开始搞了太多的运动,每次都是先整党员。我听了妈妈的话,没有写,但是,恶党书记一下子就急了,说我不识抬举!还摔门给我看,我恐惧了,那时我就有些明白了,共产党一定不是啥好东西,不然的话,恶党支书怎么象个黑社会的老大?!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是把他当作是我的父亲一样对待,把他看作是自己的亲人。现在明白了,他们的党性原来这样邪恶!

从那以后,我只钻研业务,不问政治。而这也是我工作的一个转折──最难干的活,自然就都是我的,而我连年的奖状照得不误,但没有奖金,非但没有奖金,奖状要我自己出钱买,这样,我取得的成绩可以给单位加分,而我个人利益上却是一个“受罚者”,我开始不平、抱怨,多少次想不干了,可是我总是莫名的感觉有一股力量,让我要发自内心的善良!

每当我承受不住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感觉──保住那份善良!不和他们计较,对工作负责!我因此心中有很多恶的计划,没有付诸行动!修大法以后的我才知道,那是慈悲的恩师对我莫大的关怀!在那时就在管我了!让我守住那份德,就是为了今天我能得此高德大法,少造些罪业啊!

几年后,生活的压力(父母家几乎要家破人亡,公婆家经济上逼迫的我无法生存)、工作的压力(邪党支书百般刁难),使当时年仅二十五岁的我痛不欲生、寻死觅活,要强的那颗心引领着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活的太辛苦了,太委屈了!我承受着同龄人听都没听说过的心灵上的痛苦!实在活不下去了。就在我决定去死却想不出用什么方式去结束生命的时候,我得遇了大法!如同生命的再生,我找到了一个全新的思维方式!谢谢恩师的救命之恩!

修大法后的我完全改变了。生活有了信心,觉的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我有那么好的师父,这是我从小就梦寐以求的啊!今天成了现实,我多么激动!多么自豪!我很快恢复了身体的健康,每天的笑容取代了“一天一报”的无可奈何的哭泣;情不自禁的轻声咳嗽不见了;一化妆脸就肿的皮肤变的细嫩了;气短好了;心绞痛没有了;手脚冰凉不知不觉好了,不流鼻血了,从来不敢粘凉水的我,大冬天早晨敢用凉水洗头后立刻就去上班,头发冻的梆梆硬还以为是“摩斯”质量好,到单位刚要把十元一瓶的“摩斯”介绍给同事,一摸头发全化开了,逗的同事哈哈大笑,同时也感受到大法太神奇了!

身体上的受益只是太小的一部份,心性上则是更大的。工作上我只知干活,接受别人对我的意见,领导对我的苛刻,我也只是拿他当个“老小孩”。有位同事认为我是她唯一的一个对手,一定要“打败”我,给我造谣,在领导面前说坏话:我无偿加班,说我上班时没有利用好时间,加班为了表现积极;我不加班了,说我是年轻人没有奉献精神,搞的领导对我的意见重重。(在大陆这样的情况很普遍,很多单位领导是搞政治上去的,根本不懂业务)而我如同置身世外,心中只知感念大法的恩德,把这些都当作是师尊对我的考验。有一次领导冤枉了我,本来我是取得了很大的成绩,由于那个同事的挑唆,不但没说我好,反而在全体会上对我点名批评,而且言词激烈,说的很难听。当时我心里仔细的检查了自己:我错了吗?没有!是那个同事又要挑起事端,或许是我前世这样对待过她,我要“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精進要旨》<何为忍>)而忍,心里感到的只是前世对人家不好的愧疚。这件事我没咋样,可把我的同事们气坏了,替我去打抱不平。结果邪党支书的荒唐回答真把她们气的够呛,我却没事人一样,这几位老大姐非常敬佩大法弟子的人品,也为我后来的讲真相、救度她们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大法使我的家庭变的和睦。生活中我谨记师尊的教诲,处处为别人着想:做过错事的父亲,在最最痛苦的时候,由于我修大法,我不仅宽容了他,还使他也走上了修炼的路。我的公公婆婆是万里都挑不出来的是非人,张嘴先骂街再说话,不骂街就不会说话,原来我对他们是远远的躲着。修大法后,我处处为他们着想,倾尽我的经济和体能为他们解决了生活中一个又一个难题。他们也因我的修炼改变了他们的为人,婆婆拉着我的手,眼里含着泪花说我比他们的女儿还要疼他们,我孩子的爸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句话对法轮功不起作用,你完全变了。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美好的日子没过多久,就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迫害!我因为执著,有了很大的错念,被邪恶迫害,我的家人也因此受到了牵连。回来后,丈夫不让我回家;公公婆婆把前边我们全家在大法中的受益都忘了,骂我最难听的话,挑唆我的丈夫和我离婚,我的丈夫和公婆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又雪上加霜,把我再一次推上绝路。当时我已被邪恶欺骗不炼了。就在我将要寻短见的那一霎那,师父的声音──“自杀是有罪的”突然回荡在耳边!我大惊:师父!师父!不争气的弟子对不起您哪!如果我就这样死了,这不是给大法抹黑了吗?!我不能死!我要听师父的话!我要留住这条命给迷中的众生讲真相啊!

恩师第二次救了我,我用什么方法报答恩师的救命之恩哪!

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后直到现在,每每想起前边的这些经历,我都会泪水夺眶而出,在我不精進的时候,每想起师尊对我的无量慈悲,想起修炼以后的一件件震撼我心灵的往事,我都会深深懊悔。恨自己不争气!让师尊太替我操心了!

今天借明慧一角,谢谢师尊对我的苦心救度!弟子无以为报,只有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对我的救度之恩!

以上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