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弟子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

师父好,各位阿姨、叔叔大家好,我叫吟吟,今年十岁。

现在我四年级,每天下课回来吃完点心,我和妹妹就跟妈妈一起学半小时法。我明白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天上来的,而我们修炼是为了回到天上。可是过程中还要吃苦,譬如我很糊涂,有时会连累班上和我同组的同学没拿到奖励,虽然他们会责怪我,可是我都会忍住,而且向内找到自己的一颗粗心。

修炼让我身体健康。从小到大除了看牙医外,我从来没吃药,消业的时候也会觉的不舒服,可是妈妈会提醒我不要去想它,多学法、多炼功,师父已经帮我承担很多了。前阵子我也出现了A型流感的症状,可是当天我还是照常打坐一小时并且学法,才一天的时间就全好了。我知道是师父帮的忙,真是神奇!

其实在五套功法中对我来说最难的功法就是打坐,因为我的腿粗粗胖胖的,常常掉下来。可是最近我已经盘到一小时了,虽然在快结束时也会很痛,可是我想到要把不好的东西去掉才能回到天上的家,所以只好忍到最后。当然自己也要向内找出自己的不对。有一次我打坐到一半就很痛了,仔细想想,因为那天我没忍住和妹妹吵了一架,难怪会那么痛。

修炼中除了自己要回家,还要救度众生,所以大法活动中我也会帮忙发资料,象是退党资料。一开始我没办法象弟弟妹妹那么勇敢,可是妈妈说有我的众生在等我,所以我只好鼓起勇气先请妹妹陪我一起发,后来渐渐的我就可以自己发了。

另外,神韵来的时候我也会帮忙发神韵的资料。记的有一次我们在动物园门口发,虽然很冷但是因为要让大家知道神韵的美好,我和弟弟妹妹及妈妈还是把带来的资料全部发完了。发的时候,我都会说:“您好!这是来自美国的神韵艺术团。”很多路人觉的我很了不起。

我觉的我还有许多地方做的不足,象是炼功常常会忘记闭眼睛、不太敢跟老师和同学讲真相,还有象是显示心、欢喜心、怕心等。我也曾经妒忌妹妹得到柔道冠军,后来我想一想,可能是自己没那个福气,所以就放下了。师父说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这机会,好好证实大法,让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叫洪莲,今年九岁。

妈妈说我从小就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孩子,我觉的对的事情就是对的。我知道修炼可以提高,还可以回到天上。虽然知道要消业,可是我有的时候还是会跟弟弟打架,最后妈妈常常要我们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想一想。

妈妈说我是一个做事很细心的人,所以我常常受不了姐姐的粗心,有的时候我觉的自己比较象大姐姐,对她会没有耐心。可是妈妈说:“神安排的事情都是很有序的,都是要让你们可以回家的。她当老大因为她可以有这么大的容量,你当老二因为你要学着听别人的,弟弟是老三,因为他要学会等待。”我觉的妈妈说的话有时候很难接受,可是因为师父说要忍住,所以我就没说什么了,可是我也知道自己还有一颗不愿意人家管的心。

小的时候有一次全家要去香港参加游行,因为我们全家报名的很晚,所以座位不够,需要有一个人当天来回。那个时候妈妈心里想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缺席,又想到我是最独立的小孩,所以就把我留下来先托给也是同修的阿姨带,再请另外一位同修阿姨带我去香港。一路上我其实很想妈妈。到了香港参加完一天的活动,晚上我又要搭飞机回来了,可是因为我跟爸爸妈妈不同班机,所以我们又必须分开,一分手后我真的忍不住哭了。回来以后带我的阿姨说她没看过这么坚强的孩子,那是因为我知道去香港游行是证实法。

今年神韵来的时候,妈妈很认真的发介绍神韵的资料,后来也开始带我们一起发。有的时候我们一发会发很久,虽然很累,可是我希望他们都能去看神韵,因为看神韵会让身心受益。

在修炼中,我有的时候做的好,有的时候做不好。有时候在学校别人踢我我会忍住,象是我跌倒了我会想自己有没有做好,牙齿痛会想到说错话了。我们班上的同学很喜欢玩恐龙卡,可是我不喜欢,因为我知道修炼人不能玩电动,而且电动对身体不好,那些东西也很暴力。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象是乱发脾气、乱打人、乱骂人,我自己知道很不应该,可是常常没忍住,所以我要多学法才行。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三)

师父好。各位叔叔、阿姨好。我的名字叫洪法,今年六岁,我是一个小弟子。

师父要我们炼功,可是我觉的很痛,尤其是第五套,我最近才盘到一小时。我一边盘一边哭,但是我不放下来,因为没有好好炼功会有业力,会不能回天上,所以我用手抓住腿。

我有时候在家也会跟姐姐吵、跟姐姐打来打去的。妈妈因为我不乖会打我的手,我因为怕妈妈打,所以都会跟妈妈说:“你会送我德喔!”可是妈妈说:“我没把你教好,以后送更多人德。”所以妈妈对我很严格。

我现在念中班,在班上会帮老师的忙,我会发点心,小朋友打我的时候我会尽量忍住;回家以后我还会自己洗便当。我知道修炼可以回天上。最后我想背《洪吟》〈法轮大法〉给大家听:“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四)

慈悲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是台北学员,得法十年,刚刚请孩子和大家分享修炼的心得,我也简单的和大家分享我带孩子的体会。

师父曾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在我这些年带孩子的过程里,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用生命证实师父的法理,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修正自己。

我大学毕业很快就结婚生子,就象一个大小孩带小小孩一样,很多事情没想太多。“孩子的外套不用带,反正他也穿不住”;“饼干不用带,反正饿了就去买”;“孩子咳两下不用担心,反正我们也不会生病”。我的粗线条让我带起孩子来很轻松。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忙的时候会有婆婆或娘家的妈妈帮我带。

一直到生老二,这个敏感的孩子常常不顺我的意,吃这个不行、玩那个不行,事情做的不够精致或没跟她沟通清楚就开始闹脾气,那时候真有一种互相欠债的感觉,非但没有向内找,还直呼孩子很难搞。就在那时候一个因缘际会下,我進了幼儿教学的领域,从常人的角度从新学习自己角色的定位。在过程中,看到了自己没有放下自我的心、没有多设身处地替人着想的心、没有尊重我的孩子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说穿了其实表面上好象对孩子很能用法理去教养,实际上我是没有理解好法的内涵。

就这样在渐渐修正自己中,我又怀孕了。就在一般观念中认为生了三个孩子会耽误做讲真相的工作时,我反而开始加入了新唐人电视台参与证实法工作。

有三个孩子,我体会到自己的修炼需要在这其中提高。可是常常我又走了一个极端,过去凡事粗线条,转变成了凡事想太多。“孩子以后不知道什么是端午节,我来包粽子给他们看。”下了班还忙的不可开交;“只买衣服给大的,没买给小的,她会觉的不公平吧。”买回来才发现穿不完。我没有给自己创造一个可以真正证实法的环境,也没有让孩子从中学习身为修炼人应有的生活态度。

修炼是不断提高的,我已经习惯在一个层次太久了,所以反过来变成后天的观念,障碍我做证实法的工作。我静下心想想,那其实也有一颗对大法不坚定的心,还有自己在修炼上不够精進的安逸心,没有意识到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证实法的路来。

这几年来,当我可以摆正关系,也让孩子了解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时,我所参与的一些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或大法活动的主持都让我格外踏实。孩子们也会给我在主持工作上一些建议,并且思考自己证实法的路。

在平日的生活中,我对待孩子就象同修一般,先从法理中在常人这一层面建立认识,希望他们负责任、有勇气说真话、体贴别人、凡事看好的一面。要求他们坐要坐的正,写字要端正,吃饭要吃干净,衣服要穿整齐,讲话要看着对方的眼睛。

在课业上,孩子也会接触到现在科学的理,我从来不会直接否定这些东西,反而以宽容取代,我只是单纯的让他们明白宇宙中还有更高的理,还有另外空间,想要知道更多,除非道德提升上来,凡事都应该抱持着更宽广的心胸。

在孩子的娱乐上,我尽量为他们选择适合的节目陪着他们一起欣赏,并且在看的过程中讨论看法。而面对许多现有造型怪异的卡通人物,除了告诉他们“美的东西就是美的,不会因为时空而冲淡”,也附带鼓励他们坚持对的事情是需要勇气的观念。

过去每天晚上睡觉前我会各念一篇历史故事和一篇《修》丛书等修炼故事让他们古今参照,并且讨论生活中我们是否也能以同样的正念对待,来加深他们对法理的认识。

和家里小同修相处,很多时候他们修的比我好。当我跟先生的矛盾没过关时,同样常常被爸爸批评的大女儿会说:你要忍住呀。我请教她平常被爸爸批评的时候怎么忍的,十岁的孩子很成熟的深深吸一口气说:“象这样深呼吸就过去了。”

当我忙着写主持稿的时候,功课很多的大姐姐会跟弟弟妹妹说:“不要吵妈妈,来问我就好。”当我们没吃饭去发神韵简介时,小女儿说:“救人比较重要,我们晚点吃。”当我因为大姐姐功课不用心而没守住心性打人时,妹妹会哭着说:“我不要你打她,你打我好了。”当姐姐打坐放下脚时,弟弟会比我紧张的哭着说:“你赶快盘起来,我要你回天上,你赶快盘起来。”

今年年初,为了推广神韵,起初我跟几位同修搭配跑政要,可是由于时间不好控制,常麻烦婆婆来照顾孩子,我改为带孩子发简介。当然,对于推广神韵的标准每年提高,但是在当时我就想了这是一个让我和孩子参与的方式。我们四个人一组,他们从不太敢发到后来会跟我询问都是什么说词。就这样在售票中心、在捷运站、在动物园、在中正纪念堂、在学校门口、在计程车上,小小的手上拿着可以救人生命永恒的希望。我在一旁看着他们把手抬的更高递给人家、我看他们加快脚步跟上路人的速度,在许多时候他们都跟我分开在人群中穿梭。我心里只有想:“师父,这些都是您的小弟子。谢谢您给我这么好的孩子。”

我们都只是孩子这一世的父母,这些法理虽然也都知道,可是相处久了还是会加重了情。几年前在梦里,我梦见分离的时候到了,我抱着两个女儿说我们都要回家了,只是妈妈先走。两个孩子哭的象泪人儿一样,我的心好象刀割一般,可是我那时一个正念告诉她们:“师父给你们安排更好的去处。”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了,我的梦也就醒了。

师父说:“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转法轮》)这些年来我也常常需要提醒自己,不要把情看重了,成了自己与孩子修炼的障碍。

三个孩子三个天体,我自身的状态也常常反映在他们的表现上。在我更稳定学法炼功后,现在我们每天固定的学法炼功只有老三偶尔会赖皮,周日除了录影我们尽量带孩子参加学法组。虽然他们偶尔也会打闹,可是在说教中,我也会看到自己的执着。

最后,让我们依照法理,期勉彼此做到《洪吟》〈实修〉“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