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点较深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师尊好!
同修好!

以投稿明慧网的形式参加法会,体现着大法弟子修炼“大道无形”。法会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一种修炼形式,所以大法弟子是一定要参加的。回顾十一年来的修炼历程,自知提高很慢,遇到的事也不大,但我想只要是在法中,同样能折射出大法的圣光。我切实感悟到师尊从极微观中对我这个生命的锻造,那种感动真的难以用人言表述。修炼中有跌倒、有爬起,磕磕绊绊,要写的很多,下面把自己感悟较深的点滴理顺一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在做资料中向内找

用于刻录真相光盘的刻录机用了一年多以后,几乎每次刻录都报废几张光盘。那时还不会作镜像,出错后从新刻相当费事。在与同修交流中,他告诉我,他的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按技术同修的意见(认为有的电脑不认刻录机了)换个外壳就好了。回来后,“不经意”的看着那个小刻录机,想着给它换个外壳,我好象感受到了它的伤感。师父不是告诉我们向内找吗?我不找自己,出了差错就淘汰机器,这不与旧势力一样了吗?矛盾产生时,无论对方是谁、是什么,都要无条件的找自己,这种理念逐渐清晰时,刻录机已经好了的感觉油然而生,而且坚信不移!从那时起刻录机一直与我配合默契,畅通无阻。

有一次计划去看望老人,心想现在八点钟,到十点半我能刻出多少张光盘,它又不动了,提醒我要为别人着想,要考虑刻录机的承受能力。找到这颗只为自己着想的心时,刻录机马上欢快的刻录起来。炎热的夏天,当我把唯一的小台风扇给刻录机、电脑降温散热时,它们任劳任怨,超负荷的工作,也着实感悟着大法弟子向内找为别人着想是一种慈悲心的体现,佛法无边。

在刚刻录零八年晚会光盘时,一同修给我两张清晰度特别好的光盘作镜像。放入VCD试放后,发现光盘正面粘有一米粒大小的絮状物,直接用手这么揪那么拽,好不容易拿下来了,光盘上留下密密麻麻的指甲印,再一放,出现了马赛克,歌者的身子不规则的动,我一下就懵了,只觉的这是唯一的一张高清晰的光盘,我别无选择,只有让它复原。然而我什么都不懂,用尽各种办法都失败了,情急中我请师尊开示,我怎么办?由此我想起了擦拭师父法像的那块荧屏清洁巾,下意识的对着光盘哈了哈气,擦了几下,完好如初,我切实感受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二、任何事情的出现都是为证实法救人安排的

去年十二月一日清晨六点多钟,刚发完正念,接到小姑子电话,说九十多岁的老公爹摔了,让大哥八点钟送老人去医院拍个片子。在我与老伴去小姑子家的公共汽车上,我开始求师父别让老人出什么问题,认为出了问题会给自己找麻烦。当时还除了恶,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认为出了问题就是旧势力的迫害。很快意识到了这个念很不正,我怎么能求师父给一个常人改变什么?这是对师父的大不敬。不是老人应该出现什么、不应该出现什么,而是我应该走正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平静的接受了老人大胯摔断的现实,当晚上做手术前,我大声告诉老人:“爸,记住法轮大法好!”时而糊涂的老人此时却清晰回答:“记住了,大法好(老人家早就明白了)。”

在手术中,小姑子们诚恳的告诉我,别到手术室门前等候了,让我留在病房给她们看包。让我从从容容的给这个病房的病人及陪护讲了真相并作了三退,因为他们都亲眼看到了术前我对老人的那种关心、体贴、牵挂,所以他们并没有感到在那种情况下讲真相有什么不妥。写到这儿,我才体会到这前后其实也是一种圆容。其中有一个在车祸中严重受伤的小青年,被判定承担经济责任的朋友没有兑现,连电话都不接了。他对我讲:“姨,我有办法,我一定要讨回他欠我的。”两眼的凶光。一个多小时的讲真相、三退的过程中,脸上出现了那种令人欣慰的笑容。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那是真真实实的。感谢师尊拯救了险些走上不归路的生命,也提高了弟子的心性。

那几天,病房的几个人包括来看望病人的人,人手一本真相小册子,静静的看,走廊里是来往的人群,室内是一片宁静祥和,另一番天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当我顾虑到安全时,我再去病房时一本小册子也看不到了,都收起来了,到晚上,关上门又看。当我最后一个晚上(第二天老人就要转入职工医院了)离开医院乘坐电梯时,并列的三个电梯门前人都太多了,我改乘对面一个单独电梯时,只有一个人站在那儿,原来是和我老公爹同病房病人的老乡。他当时说过他不识字,也没入过什么,也不怎么说话,我还真是忽略了他。我马上先想到了随时携带的真相护身符,“送你一个护身符吧。”“那敢情好,那敢情好!”他如获至宝装入内衣口袋。是师父利用一切机会提高着弟子,使我看到了自己那颗救人中的分别心。在市第一医院看护老人时,除了女儿、儿子外没安排别人,我主动每天送晚饭,没想到晚上回来正是发真相资料的好机会,在去医院的公交车上也能碰上有缘人。半个月的时间,一个六十多岁的人来往于家、医院之间(没有直通车,下来要走较长一段路)没感到劳累,也没什么负担,它只是一个大法弟子修炼的环境和过程,我知道这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大道无形”。

三、淡泊名利,体悟法理

老人摔坏了腿,也摔出了我执著钱物的心。转入本厂职工医院后基本上就由大妹和我老伴看护了,表面理由是另外两个小姑子看自家孙子没时间,实际上是因为公爹每月有三千多元的退休金,全给了大女儿(他们一起过),应由大姐一人看护。老伴是对老人十分尽孝的人,晚上几乎不闭眼,怕老人糊涂忘了腿不行,突然下床摔下来,确实十分辛苦,回到家唯一的一句话:“我睡会儿觉。”那段时间我也出现了解脱不了的那种身心疲惫,极力支撑,尽量在生活上照顾好老伴。眼看老伴日渐消瘦,对于其他儿女不管老人,心中也不是那么舒服。尤其是老人转院后,每天的早饭均由我家准备,连老人及到医院去的人所用的茶叶大女儿也不买了(他们家人特别能喝茶水)。每当看到老伴时常不断的大包大包的买茶叶,我也拐弯抹角的略有微词。也知道要向内找放下人心,下决心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强忍而不是坦然,那哪行啊,找就得找全、找准。

师父告诉过我们:“我们是有针对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颗心,去那颗心,那么修的就非常快。”(《转法轮》)我明明白白的找出了执著利益的心,还有更严重的嫉妒心,正视它、修去它。直到有一天,大妹来电话,对大哥看护老人有感谢之意时,我由衷的表示:不是帮你,不是替你,爹是大家的。我心里有清晰的一念:这与钱没关系,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因为我们是儿子。原来事情是如此的简单。当时老伴就站在旁边听我们对话,这时与其说我感到、倒不如说我看到了老伴一下轻松了,身心的疲惫一扫而光。物质的本身并不重要,关键是那颗心能不能放下,什么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是师父帮我拿掉了那个不好的东西,使弟子感悟到了什么叫天清体透,是大法弟子在法中提高的正念,解体了令人疲惫的因素。

细想起来,我实际上并没有付出什么,可婆家人都认为大嫂好、炼法轮功的就是与别人不一样。可修炼前,我与婆家关系紧张到等老人去世后,下决心与他们断绝关系,是大法尽解前怨。婆家人是我讲真相、三退效果最好的一个小群体,大妹会把看完的真相资料,学着我的样送给邻居或发出去。

通过写稿,才体会到写的过程确实是一个提高的过程,因为我发现了我的提高过程大多都是被动同化法的过程,往往是问题出现了才想起向内找,有时还想不起来、找不到。一个成熟精進的大法弟子是应该主动同化法的,自动更新。
由于写稿,促使自己回忆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记的在给对大法有误解的姑爷细讲真相时,他突然问了我一句:除了你们师父,你还认可谁?我还真认真的想了一下:“没有,唯有师父。”这是发自一个大法弟子的心底,跨越时空,从深邃到永远。

为法而生、为法而来,我是师父的弟子,唯有精進报师恩,叩谢师尊!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