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真相语音电话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感谢同修鼓励、帮助我投稿,参与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

一、起始

我是一名修炼十五年的老弟子,现已退休在家。看了明慧网上二零零八年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文章,我被同修们无私无我救度众生的壮举震撼,常常泪流满面。特别是看了同修利用手机发真相短信、打真相电话的经历,我很受启发。今年过年时,我与个别同修交流,我们是不是应该用手机广传真相?因为真相消息可以飞到偏僻的乡村,飞到邪恶的黑窝,飞到老百姓不容易说话的政府机构和公、检、法、司等部门,可以解体邪恶,可以救度众生。

二、学用手机

师尊看到了我的心,不多久,外地同修就带来了一部西门子手机。但当地同修都没用过这种手机,又没有说明书,只好搁了一个星期。我很着急。这时,女儿回娘家,她学过大法,很理解我的心情,她决定自己回家研究研究,再答复我。过了几天,女儿来了告诉我,这是录好了的真相语音电话。我听后高兴极了,正合我意!我文化程度低,又不会拼音,又不会打字。女儿教我先拨电话号,再按发送键,等对方有声音再按左侧上方的发送真相语音键,就成功了。

三、收集、整理、自编电话号码

学会后,我开始收集广告电话号码打。打完了,正为号码发愁呢,“三·一五”这天,我路过超市门口,一个推销员递给我一本书,是我市零八年电话号码,有我市大型经销部门的,也有乡村农副产品的广告电话和手机号码,好几百个。我觉的这还不够打,就到电信买了一本最新的《黄页》。过了一段时间,一个同修“意外”的发现了一本儿子以前买的全省各市、县的电话号码簿,厚厚的。我如获至宝,赶快抱回家。

我把纸裁成窄条条,把电话号码工整的抄在上面,题头写上县市名字和区号。折成小块,每次带一百多个号码,还带一支短铅笔。每打一个真相电话后,根据对方反馈的情况,我都用短铅笔在该号码的右边做一个记号。如果是空号,就划掉;如果打通了,没人接,就打一个圈;如果对方态度恶劣,听了一点,就打个半对勾;如果全听完了,就打长对勾。晚上回家,我把条条从新整理归类,划线的和长对勾的去掉;打圈圈的重抄在一起,下次换个时间再打;打半对的单独抄在一张新条子上,下次换个内容再打。同时发正念,解体干扰他们听真相电话的邪恶,希望他们明白真相,得到救度。

四、“云游”打电话

我每天早晨三点半起床参加大陆弟子集体晨炼,发完六点的正念,七点钟从家里出发,买两个馒头边吃边走,在路上边走边打。八点以前打家庭住宅号,八点以后打机关单位号,十一点开始往家返,基本上到家发十二点的正念。下午两点我又出发到稍近点的小巷,边走边打,五点回家赶发六点的正念。晚上,准备第二天的号码、做家务,学法到十点后,休息片刻,发十二点的同步正念,再上床睡觉。每天忙的很,总觉的时间不够用。

我每天几乎都要打上百个真相电话。有的人一听开头就挂断了,拒绝;有的人边听边骂不堪入耳的脏话;有的人喊别人听:法轮功来电话啦!叫我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还要我们退党,然后他们都哈哈大笑;有的人光听不讲话;有的人听明白了,说“谢谢”三退了。有时一百多个电话只有十几个或几个人听完的。开始时,我的心也随着高兴或失落,慢慢的,我不为听众所动,只记的师尊讲的:“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洪吟》〈道中〉),“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为了防止恶人定位,我每天都去不同的地方打电话,上厕所不方便,早晨出门后就不喝水。夏天,热的象火炉一样,水泥路面晒的烫脚。我戴着布帽,穿着凉鞋,打着伞,带个小包,走在乡村的路上边走边打真相电话。好不容易路过一块阴凉的地方,待的时间长一点,常人当我是小偷,有盘查的,有给脸色看的,有赶我走的……,甜酸苦辣,五味俱全。特别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两次進京上访护法,被恶警绑架到戒毒所非法劳教一年。当时恶警踢我,在戒毒所被迫害单腿长时间站立,我的腿没有残废真是大法创造的奇迹。我的左腿总是冰冷冰冷的,隐隐作痛。我不被表面肉体皮壳的假相所动。我想到海外大法弟子为营救同修制止迫害的SOS步行,想到狱中同修度日如年的承受,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众生不明真相被谎言毒害,想到师尊的慈悲救度和我们史前的洪誓大愿,我就一天天的坚持,每天都要走三十多里路。修炼虽苦,但是很幸福。

我的小包里还有油画棒,我在合适的墙面写真相短语;小包里还有真相币,走到哪里,我都堂堂正正使用真相币买东西;我还带真相光盘、自己手写的真相传单、卡片,送给有缘人。

我每天打完真相电话就急急忙忙往家赶,在路上遇到什么菜就买点,赶回家烧火做饭。有时来不及做饭,丈夫就骂我几句,讥笑说我比上班的还忙,给我泼冷水,说我自讨苦吃。有时女儿怨我不帮忙带小孩。我有时在家里放松了修心性,没把自己当成修炼人,与他们对吼几句,有时委屈的直掉眼泪。通过学法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对家人有怨恨心、嫉妒心,严格要求家人而不是严格要求自己。正如师父所说:向内找是法宝。随着自己心性的提高,丈夫也平和了,家里也平衡好了。

五、同心救人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当地又有一些同修也用手机讲真相,我市讲真相手机由一部发展到多部,我自愿做协调工作。有的同修帮忙改手机串号;有的同修送来了打印好的《用手机拨打讲真相录音电话的安全操作事宜》和《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我们互相传阅、切磋、提醒,严格按技术要求来;有的同修从大法网站上下载真相短语和语音资料;有的同修去批发购买手机卡;有的同修帮抄号码。很多同修留心搜集电话号码,收集到手机号码就发真相短信,座机号码就打语音电话。

一次,两位同修在乡镇讲真相被恶警绑架,我们的真相短信一条条的发送过去;真相语音电话专门往那个乡镇的派出所、机关单位和居民家里打。迫害发生的当天,有一位同修到看守所要人,恶警说:人还没送来,可法轮功的电话就打来了好几个。及时、有力的清除了邪恶,讲清真相,配合整体营救出了同修。

同修甲做了不长时间,老吃“闭门羹”,一张卡(五十元)打完了,接听的才十几个人,觉的有点不划算,就想打退堂鼓,把手机还给我。这时,来了一个没参与“手机项目”的同修乙,他也不知道我们在用手机讲真相。乙很兴奋的告诉我们:今天回老家,老家在深山里,乡亲们居然接到了真相电话,还以为是美国打来的(中国谁敢打呀)。乡亲们恍然大悟:原来只有中国不准炼法轮功啊!天安门自焚是假的啊!石头也说话了,共产党要灭亡了,快退党团队啊!倒不用她费口舌,自己就把名字报上来三退了。甲同修一听来劲了:嘿,这真相电话挺管用的!又接着打,心态越来越稳,正念越来越强,接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还有一位同修丙受迫害后怕心较重,走不出来。同修丁送一部西门子教打语音电话。丙也做了,但不太精進,一张卡打了好长时间。丁看机子几乎闲置了,可惜,就把机子拿回来,另送一人使用,把自己的手机改了串号教丙发真相短信。随着学法的加深和不断切磋,加上丙的妻子同修督促,丙自己买了一部新手机,带手写的,能独立发真相短信了。他还给外地工作的儿子(同修)也准备了一部讲真相的手机,还专程去教儿子发真相短信呢!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知道我很辛苦,就主动帮忙抄写电话号码。我教会他根据一个乡镇号码编出成千上万的乡镇号码。我们晚上拨打这些乡镇山村的固定电话,百分之九十五的号能打通,基本上都听完了,有的迫不及待的询问三退的办法。世人真的都在等着听真相啊!

一天,一名国安人员的妻子告诉同修戊:昨晚收了八条短信,都是法轮功的。一查归属地,云南的。丈夫下班后,她就质问他:又抓法轮功啦?又干坏事啦?云南都知道了,别人都知道。你赶快调离吧!干什么都比干这个好!

六、省吃俭用买卡

我每月的退休工资只有几百元,丈夫没有固定收入,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周围很多同修也不宽裕。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同修用天语等方便改串号和手写的手机,解决了文化低不会打字的问题。我们基本上都是自己省吃俭用挤点钱买手机卡。我们用的是长话卡,批发价二十元一张,可打五十元话费,大约九十多个电话。如果发短信,联通的卡要用讲真相手机修改密码,短信才能发送。这也是实践中摸索出来的。

再苦再难,我也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一九九四年,我患了早期结肠癌,准备做手术。一周后,我得法了。我赶到广州听师尊讲法。今天我借这次心得交流机会,我想说:感谢慈悲的师尊为我消业,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感谢师尊给予我修炼的机缘,教我宇宙大法,给我一条返本归真的金光大道;感谢师尊在我修炼的路上时时看护着我,赋予我智慧和力量。我延续来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如果不是幸运得法,我这样的身体还不知要花多少钱,遭多少罪呢!天灭中共,洪势已到,只要能维持基本生活就可以了,把主要精力用来挣钱还不如用来救人呢,救一个人就是救一个庞大的宇宙天体啊!

七、和海外同修是整体

我很想向海外同修们说,你们辛苦了!大陆尽管迫害残酷,但大陆同修人数众多,而海外同修真正是以一当百、以一当千的做着。你们又要工作、生活、照顾家人,又要做各种讲真相救人的项目。明慧网、新唐人电视台、神韵演出团真是太棒了!把各种各样的真相资料办的那么精美,方便,真是太了不起了!很多大陆民众看后都赞叹不已。

海外的同修们,你们在和平的环境中修炼却时时刻刻想着彻底解体邪恶,制止迫害。每当我听到《请与我比邻而坐》这首歌时就止不住的流泪。我仿佛看到海外同修在风雨中、在烈日下、在冰雪中在街头讲真相、发正念、接力静坐请愿。我希望大陆同修以法为师,放下自我,不要消沉,要奋力精進,与海外同修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全世界的同修们啊,记住师尊的话:“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让我们共同精進,同将历史改变,同将众生救度。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