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过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大法被迫害的十年中,我时而精進、时而懈怠。总的来说:这十年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成长、在正法修炼中成熟的过程。我经历了很多很多,明显的感觉到师父在推着帮助我们在提高。

(1)跳出“情”。通过修炼我体会到,“情”是女性大法弟子修炼的最大干扰。女性重情并执著于情,特别是经过了几十年的家庭生活,对家人的“亲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自己的全部。“情”这个魔已经根深蒂固的溶在骨子里。在过关中、魔难中,这个关就过不去。

修炼前我对自己的婚姻状况不满意,委屈和怨恨常常伴随着我。炼功以后,虽然比以前好了,但“情”没放下,不知向内找,怨恨和委屈还是经常往上返。总是觉的丈夫哪都不好,都不如意。学法和修炼没能结合在一起。出现问题时,总是用人的思维和方法来对待,用常人之心来强忍。由于根本问题没解决,所以二年多的时间里魔难不断。我与丈夫之间、儿女们之间等矛盾交织在一起,家里闹的一团糟。

慈悲的师父看我实在过不去关,早晨炼功时,脑子里忽然闪出:“修炼的人应该跳出去看常人中的事情,把家里的事当成别人的事来看、来对待就好了;另外,你是个修炼人,你的家就是寺院,哪有出家人要求儿女们常来看望自己的?”

我顿感羞愧。我哪象个修炼人哪?甚至有的时候还不如一个常人,真是愧对师父的救度!而且猛然意识到:自己修炼了这么多年,不但“情”没放下,其实什么都没放下。

经过这段魔难以后,静下心来从新审视自己:我是否是真修弟子?是否信师信法?答案是肯定的。但为什么修不上去呢?就是学法不够,没有跟上正法的進程,执著于常人的执著,还感觉良好,真是太危险了。常人中的东西什么也没放下,名也没放下,情也没放下,而且从情中派生出来的各种执著,自己还意识不到。通过师父的点悟:修炼的人就是用神念!法理上提高上来了,家庭环境也变了。

(2)修去名利心和妒嫉心。退休前我是一个企业的负责人,从企业的创办到事业的辉煌,多年来追求的就是“名”。“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已经成为我的座右铭,追求和体现的是人生的价值,在工作中特别注重别人的评价,把名誉视为自己的第二生命。为了名利自己争强好胜了三十多年,在名利的背后又派生出的虚荣心、争斗心和显示心,还有掩盖着很强的妒嫉心和贪欲心,并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形成自然。

在修炼中,我着重的修掉自己的名利心、虚荣心、争斗心和显示心,可是太难了。

常人中的各种执著形成强大的业力,对我的干扰非常大,炼功一直都静不下来。遇到事情不知不觉的显示心、名利心、各种心都出来了,修的不扎实。

“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 何为佛 善德巨在 何为道 清静真人”(《洪吟》〈人觉之分〉)

背会了这段法以后,明白了名利心长时间去不掉,是因为有私心,遇到事先考虑自己。常人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贪欲的心,而贪欲是最恶毒的魔,多少常人都被毁掉了,修炼的人必须舍弃!

比如:开车时经常抢道。一是感觉自己车开的好且快,嫌别人笨。二是看到别人的好车时心里不舒服。通过学法认识到,不按秩序开车抢道,实际也是占别人的便宜。点点滴滴的小事都能反映出来自己的急躁心、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等。修炼就要不断学法,不断的修去各种执著,一思一念用法对照,按法理规范自己的行为。

还有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常人中修炼,所思所念都应该以大法为基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在修炼好自己的同时,讲真相救度世人。而不是在常人中过的好,享受大法带来的好处。通过学法真正的认识到: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相,都是为大法所生所用,所以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九评》和《解体党文化》的书相继出版。而我对这两本书不愿意看,也不想看。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空间场的邪恶因素太多,影响了讲真相和世人的得救。所以,在讲真相方面做的不好,特别是在劝“三退”时底气不足,通过看明慧文章与同修的交流认识到:在学法、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及发正念除恶等方面差的太多。自己空间场中,共产邪恶的因素没有彻底解体,自己的空间场不干净,共产邪灵的那些东西干扰着我正法和救度世人。所以讲真相时讲不清楚,救度世人救的很少。

认识到这些,从现在开始,加强学法和系统的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多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学法、炼功修炼好自己,正念除恶,讲清真相救度更多的世人。

还有,在当前修炼人的“困魔”是必须要清除的。我悟到:“困”也是一种魔,它叫我们总是睡不醒,不能多学法,没有时间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十五年来,师父的救度之恩和洪大的慈悲只有大法修炼者最清楚、最明白、最能感受得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