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后有三年的时间没有到炼功点炼功,也没有参加集体学法,知道学法的重要性,能够坚持每天学法,但炼功时好时差,很少能每天五套功法炼全的。后来师父在经文中催促像我这样的学员,要走出来洪法炼功,参加集体学法。这样我才在九九年三月份走出来到炼功点炼功,但还是没有参加集体学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夕,我市大法弟子到省政府上访,我结识了我们小区的几位大法弟子,也为我以后的修炼之路创造了机缘。

“七·二零”后,没有了修炼环境,与同修联系不上,看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只是在家学法炼功,讲真相的事做的很少,常常是把同修到我家小区发的周报、小册子看完后攒起来,再发到别的地方。这样一直持续到零四年。一天下班回家,在路上遇见了本小区一起上访过的同修。他问我:“还修炼吗?”我说:“我一直在修,只是看不到师父的讲法和经文”。“我有,明天给你送过去”,同修说。

就这样,我看到了师父几年的讲法和经文,了解了正法的進程。经他介绍我又认识了另外一位同修,他是这片儿的协调人,通过他我们可以看到《明慧周刊》、周报和一些小册子。我们仨人组成了学法小组,我心里知道,是师父的安排,让我遇到同修,补上了集体学法这一环节,我真心的感谢师父。

做真相资料

当时家里电脑已经买了半年多了,但从没想过要上明慧网。一是自己的电脑知识太少,感觉无从下手;再一个是有怕心。那时候街道、社区经常上门骚扰,觉的一旦被发现家里有电脑、打印机,他们一定知道我是在做资料,所以迟迟没有上明慧网的念头。一天学完法,同修对我说:“听说你家里有电脑,你能不能上明慧网,做做资料,减轻一下大资料点的负担,大资料点的同修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太辛苦了。师父要求我们资料点要遍地开花,你觉的怎么样?”听同修这么一说,尤其是听说大资料点的同修没有时间学法、炼功,对我触动很大,我当即答应了这件事。

协调人帮我找来懂技术的同修,带来破网软件。由于很忙,技术同修告诉我一遍上网步骤就离开了。我知道了如何上明慧网,逐渐摸索着下载文件,打印真相资料。遇到不懂的问题,我就去看明慧网的技术交流,保证能找到我要的东西,真的很神奇。我知道都是师父在帮着做,深切体会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开始的时候,怕心很重,尤其是打印资料的时候,怕被街道、社区的人发现,怕被家里人撞见。所以每次打印的时候,打印机一启动,我透过窗户盯着楼门口,生怕有生人進楼,总是提心吊胆的。几次过后,心里觉的不对劲,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呀!怕心这么重,怕到什么时候是头啊?这怎么能去掉怕心。再打印的时候我就想,我要去掉怕心,不向窗外看。刚想完不到几秒钟,外面就传来砸门声,声音非常大,当时我的心剧烈跳动,头也大了,慌忙收拾打印设备,关电脑。在屋里屏住呼吸,不敢出声。不一会儿,砸门声停了。等了好一会儿,见确实没有人了,我推开门,到楼下转了一圈儿,没发现什么。正要开门回屋的时候,从外面進来两位老大妈,边走边说:“唉呦,刚才咱俩敲错门了”。我一听,心里全明白了。这就是要去掉我这颗怕心,但又不会让我真正出现危险。

通过不断的摸索和学习,我从一个“电脑盲”,逐渐掌握了从安装系统、安装各种软件、电脑维护到排版、打印、光盘刻录等一系列项目,而且越来越成熟。同时帮助几个同修成立了家庭资料点。这其中走过的每一步都让我感受到师父给予我们的智慧和慈悲呵护。比如在建立家庭资料点的过程中,有很多问题在不知道如何解决的时候,突然就来了灵感,这都是师父和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这在修炼之前是无法想象的。下载大文件需要用代理,那时还没有莲花代理,代理需要自己收集、检验。刚刚接触代理还不知道不能用国内代理。用代理上网的时候,操作正确,就是上不去。后来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才知道是因为没有排除国内代理,上网不安全,所以上不去,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啊。看过之后我双手合十在心里说“谢谢师父”。

劝父亲三退

在我的家里,我和父亲都修大法,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人心和怕心,父亲基本不修炼了。父亲那一代人被邪党通过各种邪恶手段强加的观念使他失去了信心,他总是说小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让我放弃修炼是决对不可能的。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谁也说服不了谁。

《九评》发表以后,大法弟子和世人纷纷三退,我很快退出了邪党组织。退出以后,我开始劝家人三退,妻子、母亲和哥哥很快就退了。当我要劝父亲退党的时候,父亲对我火冒三丈,我当时心性没守住,和父亲吵了起来。当时心里想,常人退的那么容易,作为一个修炼过大法的人还不如常人,居然这么难退,越这样想越没有耐心,最后只好不了了之。事后自己非常后悔,责怪自己心性太低。静下心来想一想,不管多难,一定要帮他退掉。可是用什么办法好呢?想来想去,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避免争吵。就是给父亲写信,在信中把道理说清楚。我想,父亲看完信后有时间自己去思考,这样效果会好一些。我拿起笔来,仔细推敲信中的话,让父亲感到,我是在推心置腹的跟他交流,在情在理。信写好后,我没多说什么就交给了他。第二天见到父亲,可以看出来信他仔细看了,而且一定觉的我说的有道理。我再次劝退的时候,他没有发火,但还是不表态,低着头默不作声。这时我立刻发正念,解体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和中共恶党的邪恶因素。正念刚一发出,父亲就说“退了吧”。我心里真的很高兴,同时也见证了大法弟子的正念真的是有威力的。

回头看看这几年的修炼路,真的是一路坎坷,时而精進,时而懈怠。师父每次讲法都在表扬弟子,鼓励弟子做的更好,自己真的做的不够真的很惭愧。修炼没有捷径,只有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才能不愧对众生,不愧对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