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保护 心系众生安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前天出去发真相资料和光盘,没做几份自行车的前胎扎了。我马上想到是邪恶干扰,正念清除这些干扰,然后我到附近一个修车点去修理,当时修车点只有修车师傅一个人在干活,我觉的这是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

当我把自行车推到修车点,头脑中突然冒出一个不好的想法,现在不能讲,他诬陷我怎么办?自行车还没修好,我也走不了,等车修好再讲不迟。因为当时没有用正念排除自己这种不好的想法,一直等到自行车修好了才开始讲真相。

修车人听后说:“你是法轮功。”我说:“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他马上接过话题说:“我不信,我信基督教。”当时我也不知道怎样劝他,也没词了。这时又陆续来了俩人修车,机会就这样错过了,我就去发真相资料去了。

回家后想起这件事觉的很奇怪,因为我在向陌生人讲真相过程中从来没有出现这种现象,平时自己觉的正念挺强,遇到问题也知道怎么做。一次向一个中年人讲真相,这个人不但说三道四,而且从兜里掏出手机诬陷我,我没有被他的行为所动,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用正念制止他行恶,他把手机摆弄了两下,就又放進兜里了。那么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件事呢?

我静心向内找,发现我有一颗自我保护的心,这颗心由来已久,根深蒂固,但是我没有意识到。比如在讲真相过程中,人多时不愿意讲,怕有人挡横,或者有恶人;青年人不愿讲,怕他们不理解说三道四,给自己造业;妇女不愿讲,怕她们拿自己当坏人,因为现在人与人之间戒备心特强;我愿意跟自己年龄相当的人,六十多岁的人讲真相,好象有共同语言,能说到一块,安全性大,所以很多机会都错过了。

为什么遇到问题先想到自己呢?这就是自我保护的心,归根到底是私心,执著自己的安全胜过关心众生的安危,没有尽到大法弟子责任,有辱自己的使命。

我每星期除了三天集体学法除外,每天下午我基本都走出去,无论是寒冬或是酷暑,从不敢懈怠,从开始不会讲到逐渐会讲,从开始一见面就讲真相劝三退,而有人不接受,到后来见面先唠几句常人嗑,有时收到的效果挺好。

有一次向老俩口讲真相,男的脑血栓,我告诉他们说脑血栓的人要勤活动锻炼,冬天外出穿雪地棉鞋防滑,天凉时别在阴凉地方呆时间长了,影响血液循环。然后我告诉他们常念“法轮大法好”对身体有好处,他们也认同。最后跟那个男的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命,他相信的说:“你这个人挺实在,是个好人,你说的话我信。”当时就表示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由于中共邪党的暴政和谎言,人们头脑中养成的自我保护的观念已经形成自然,根本也察觉不到,还认为自己聪明,它已经溶入到人们的生存之中去了,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就是变异。

作为一个修炼人,就要破除人的变异观念,因为这是一颗非常不好的心,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做事多为别人着想,多为众生得救着想。在这值千金值万金的有限时间里,我们要抓紧时间学法修心向内找,一思一念在法上,正念清除邪恶,多救众生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