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学法过好每一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零六年才得法的一名新学员,单位是个窗口行业,每天接触的人非常多,是个讲真相的好地方。我把它比作是个退党中心,每天都能劝退四十至七十人。那段时间我很充实,真正的把自己溶在法中,那种幸福的感觉无法形容。今年三月份退休,当时心里难受极了,为失去这个讲真相的好地方而难过,为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而难过。是同修的一句话使我冷静下来,是金子在哪都会闪光。我决心在哪里都要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路。

为了做个好人,我把八十岁的婆婆接来侍奉,家务活全包,感觉还不错。一天,女儿说请我吃饭,到了饭店感觉不对劲,那阵势可不得了,简直无法形容了,好象我要毁了这个家。丈夫、女儿、女婿三人轮流批斗我,让我放弃修炼。当时我委屈的失声痛哭,与他们理论。他们也知道大法神奇,在大法中索取也心安理得,可现在怎么就什么都不好了呢?现在想来那是让我提高心性的,也是让我清除背后的邪党因素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的提高而存在。可当时各种人心都出来了,没有更加理智、智慧的处理好,我当时表明态度,让我放弃修炼那是休想,如果认为我害了你们可以和我脱离关系、可以和我离婚,我死也不会放弃修大法。接下来的日子是被家里人死看着,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和同修的交流。那种痛苦的滋味可想而知,心里难受的简直想出家。我只好深夜起来学法,上厕所发正念。慢慢我冷静下来仔细向内找,我为什么想出家、离婚、脱离关系?这不是师父给安排的路啊,是我没做好和他们拧劲儿了,找出了一堆人心,争斗心、显示心、怕心、愤愤不平的心等。这时突然想起师父《转法轮》讲的“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时候,他的功也长到这儿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么这个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继续提高他的心性。”我猛然惊醒了,这么多人心不去谁高兴啊?能达到师父对我的要求标准吗?我就多学法,法能破除执著,法能破除一切邪恶。思想通了人也轻松了,只要有空该干啥就干啥。

因为这一关没过好,紧接着又来一关。女儿、女婿怕邪党迫害、怕毁了他们所谓的好日子,把我视为眼中钉,有一天把我堵在屋里,强迫我放弃修炼,并要烧毁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不管他们多凶,一定要守住心性,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不与他们争辩,平静的告诉他们,我修炼只是想有一个好身体,提高心性,大法使我身心健康没错。谁知我不在乎他们的态度激怒了女婿,他指着我的鼻子说:你不是为了这个家好吗?那你也不用要这个健康,活那么大有啥用。这话一下子就让我受不了了,尽管师父讲的法也知道,劫难来的时候不刺激你的心灵不管用。那也忍不住了,我大声讲如果今天谁敢动我师父法像和大法书,我就和他们如何如何。当时恨的怎么会有这样的儿女,心凉透了,人间这个情算什么东西呀,你一生的心血都用到了他们身上,现在对你这样,伤心极了。就在这时师父的一段法打進我脑子:“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我含着泪忍住了,不再理他们,实际上这一关还是没过去,那时的心性已经和常人一样了。

待我静下心来仔细向内找,无条件向内找时,我发现平时总是我说了算,光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是这颗私心招来的,再加上这个儿女情、夫妻情等等,心里那么多执著放不下,甚至在想:我要圆满走了,把他们撇下怪可怜的,好象有点对不住他们。多么糊涂啊,师父讲法说的多清楚,“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转法轮》)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不是我的心造成的吗?这不是有漏吗?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用法来对照自己才发现修的多差呀。我一直把自己比作上士,虽然得法晚,可我救了无数的众生,内心深处暗藏着欢喜心、显示心,多危险呀,这都是师父在做啊,没有师父的加持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这时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给我极大的启发,学法小组的同修也为我发正念、交流切磋,在他们无私的帮助下,是大法和同修这个慈悲的场唤醒了我,使我归正了自己的言行,我不再恨我的家人,是他们给我制造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帮我转换了业力,让我认识到了修炼的差距,才能升华上来,我该善待他们才对啊。

找到了不足,知错就改,抓住一切机会多学法,上午学一讲法,下午讲真相,晚上看经文,还得做好全部家务,是很忙。但我感到在升华。

接着又一个大关突然来了。我丈夫和朋友一起吃饭,其中一人第二天早上发现死了,死者家属把死人抬到公安局要求赔偿。事发后丈夫单位对他停了职,一时间我家乱套了,丈夫在接受审查,女婿和死者家属谈判,女儿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跑。对方要求那天一起吃饭的人每人得赔死者家属四万元,其中一人无工作拿不出钱,事情僵持不下。这两天我特别的冷静,用师父的讲法来对照,我们炼功人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我分析可能是丈夫生前欠人家的债要还,这是天理;三界的理是反的,常人认为是坏事,我看是好事。你想这下我丈夫还了多大的业力,这是天大的好事啊。我对家人说:一、咱不要求做尸检;二、另外一人拿不出钱咱替他拿。死者火化时让女婿做代表送去五百元作为哀悼。当时女儿说我炼功炼傻了,家里人急死了你都没反应,还替人家说话。我也不做解释,因为常人理解不了修炼人的心,思想境界差的太远。这样的处理结果使对方很满意,专程从县城跑到丈夫单位去要求不要为难我们,也承认死者本来就有心脏病等其它疾病,我终于堂堂正正的走过了这一关。

半年多来我三天一小关七天一大关,跌跌撞撞走了过来,能走到今天我最大的体会是多学法,学会放弃,不索取,万事不求。人如果没了私心,别人也就不去和你争了。现在女儿又说:我妈变了,凶巴巴的妈不见了,现在变的太好了我有点不适应了。丈夫对我说:你心胸真宽,好好炼功吧,炼好了我跟着沾光。

平衡好家庭了,我一门心思做三件事。今年夏天我利用关系,星期天几次到看守所发正念,一去一整天,就在他们的宿舍里我盘腿打坐发正念,只觉的全身被极大的能量包围着,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虽然看不见,我知道我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为了救人不怕辛苦和同修到周边县城讲真相,一天也能讲退几十人。我时常想着我是大法一粒子,我的一切是大法是师父给的,那么我的一切也都应该是大法的。现在我必须最大限度的放弃一切名、情、利。为减轻资料点的资金不足,我把多年的积蓄全部送到资料点,我必须充份的发挥这个粒子的作用,才能不带任何遗憾去见我的恩师。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