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身心全部交给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看到明慧网第六届法会的征稿通知,我想这次机会不要再错过,因为我一次都没有参加过。看了前几届法会同修的交流我很感动,也想参加,虽然我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修炼中与精進同修比有很大差距,但不能辜负师父十多年来对我的操心与慈悲苦度,今天就向师父做个汇报,用心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过程。

一、喜得大法

我是九七年走進修炼的,在修炼前是个全身有病的人,经常全身疼痛、妇科病、肾积水等。九七年十月又病了,没钱看病,借钱打了一个月的吊针,也不见好转,双手肿的找不到血管了,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经济又困难,和丈夫关系又不好。当时我想:不要连累家人了,别活了,死了算了。就在我哭了一个晚上的第二天早上,一个朋友来叫我说:“你好点没有?听说下面有一个法轮功的炼功点,炼了对有病的人有好处,你去不去?”我马上说:“去!去!”晚上他就带我去了,当时那里有十五六个人在炼功。带我去的人只去了一个星期就不去了,我天天去。

我文化低,看书很困难,看《转法轮》很慢,不认识的字就问同修,问女儿,磕磕绊绊的看完了,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找到大法了!我的人生有希望了!我马上就下决心:我就选择大法了,谁也管不了我了,我就把身心交给大法,交给师父,谁也改变不了!

我文化低,但我最爱学法,还爱看师父的小传,经常被感动的掉眼泪。得法两个月后,我开始消大业,七天起不了床,也吃不下东西,一次只能吃一小片苹果。我想这是消业,不想吃就不吃,但学法炼功一次也没少。七天过去,好了。原来双盘不上,只能单盘十多分钟,这回可以双盘半小时了。到九九年又消了三次大业,第一次七天,第二次五天,第三次三天。那时法理明白的不多,只明白《转法轮》上讲的修炼中会消业,消业不是病,是净化身体。明白修炼是严肃的,修炼是要吃苦的。消业中我没吃一片药,很顺利的过来了。

我家庭经济很困难,丈夫下岗,女儿把八个月大的孩子交给我带着,每月给二百块钱,不够开支,日子过的很艰难。得法后,我开始悄悄的攒钱,有时候没钱买菜也舍不得花一分,就想将来能为大法用上。

2、迫害中更加坚定

得法十八个月后,邪恶的镇压开始了。九九年“七·二零”的当晚,我认识的两个大法弟子看了电视后来问我:“现在政府不给炼了,怎么办?”我说,炼不炼自己拿主意,其它没有多说。我想:没得法前我是要死的人,现在找到师父、找到大法了,我就认定师父、认定大法了,放下生死,我就跟师父走到底!

形势一变,我们这里原来十多人修炼,现在认识的人都不修了。“七·二零”后我改变生活习惯,家人都睡了我起来学法炼功,早上就起晚点。与同修也联系不上,看不到任何资料,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自己只知道要以法为师。那时没有什么干扰,只是经济压力大。

大约在零二年,听一个认识的人说现在有资料了,我没有拿到,急的睡不着直掉眼泪。后来,以前的负责人带一个同修甲来见我,同修甲给我送经文,因资料很短缺,经常是今天拿来,明天就拿走,要给别的同修看。我文化低,看的又慢,经常看完一遍还没理解明白就要拿走了。我就用手抄,字写的又丑又慢,很多字又写不来,求丈夫、女儿帮我抄,他们一是不耐烦,二是他们写的字我看不懂。我心里那个急呀!

后来同修甲被非法抓捕,我资料又中断了。那时能用来发的真相资料很少,我想自己写了拿去发,连买纸、笔的钱都很紧张,是求人帮买来的,我写了二、三个月才写好,请女儿帮我看看行不行,她说:“妈,你写的标点符号也没有,还有好多错别字,人家怎么看哪?”我只好求过去认识的同修帮写,他们又不帮我。我只好自己念,女儿记下,再请会打字的同修帮我打印出来,准备去发。一位同修看了说,写的不好,太高了,不适合发给常人。我只好作罢,只能用嘴去讲真相,讲的效果又不怎么好,真着急。到零四年同修甲出来了,我才又有了资料来源。

到零五年八月我已经攒下一千元钱了,我问同修甲:“一千元钱能不能买台复印机,如果要钱太多我就不敢想了。我想解决大法弟子看经文难和没有真相资料发的这两个问题。”同修甲很吃惊,也很感慨,说:“象你这样的家庭,你还能拿出钱来做大法的事情,真不容易。有些比你有钱的人还舍不得拿钱出来做大法的事情呢!”就这样,我们买来了一台八百元的复印机。到快过年的时候,丈夫发现了复印机,问哪来的?我不说,他就跟我吵个不停,说肯定是同修甲拿来的,下次见到他要去举报他、抓他。要我把东西全部丢出去,要么离婚,要么不准我在家住。当时我只有一念,只要我还在家一天,学法、炼功、做大法的事,谁也管不着!只要我在,大法的东西谁也不准动!这时,复印机不工作了,我和同修甲都没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同修甲拿走了。我附近一位年轻同修乙(“七·二零”后她不学了,我有资料后拿给她看,她又走回修炼中来了)用她打工的钱又给我新买了一台复印机,我俩合作,我印资料,她去发。到没有碳粉了,同修乙带我到电脑城出钱请人加碳粉,又贵又麻烦,每次加碳粉时我在一旁眼睛一眨不眨的仔细看,我回家学着自己加,弄的屋子里、我身上到处黑乎乎的,几次过后,我终于学会了。当时同修乙拿钱来,说给我买台电脑,我不敢想:我没有文化怎么弄这些新鲜玩意?

随着我不断的修炼升华,丈夫也变了,不再那么反对我修炼了。二零零六年六月,我想十多年没回家乡了,去看看老家形势,大法有没有传到家乡。准备了六七十份小册子去到了老家,所有亲戚、朋友我都发给他们资料,他们根本不知道大法真相,这次劝退了五、六十人。回来后,我想,大法没有传到家乡,这次资料带少了,该发的还没发到,该退的没有退掉,还得再去一次。到十一月份,资料准备的差不多了:《转法轮》、讲法和炼功磁带、《九评》书和碟片、真相小册子、真相护身符、真相碟片,大麻袋装了两大袋,很重。临走的半夜一点,做了个梦,说警察来把我的资料都收走了。醒来我睡不着,就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的法徒,什么也不怕。上刀山下火海,该大法弟子挑的担子都得去挑。上车丈夫送我,下车一个不认识的姑娘帮我,很顺利到老家。

到老家后,先给近处的亲戚讲完,又去了远处亲戚那里。他们那里是个小乡镇,派出所就在街上。我去到一个以前认识的人家,她们开了个商店。母女留我吃饭,我边吃边讲,她妈妈说,派出所的交待过,有法轮功的就举报。中途她妈妈说去趟厕所,其实是举报我去了。她回来说我俩井水不犯河水,就表现出昏昏沉沉的样子去睡了。我吃完饭又下楼给她丈夫讲。结果警车来了,我马上发正念,警察冲到柜台前却没看到我,其实我坐的位置非常显眼,是师父保护了我。第二天我一走出巷子又看见警车停在那里,我想你看不见我,上车就走了。这次到家乡来回二十天,该讲的该退的都做了,资料全部发完。

今年夏天,丈夫领着孩子们回老家去了,我一个人在家。一天送资料时被车撞了,当时摔倒在地上,感觉腰象碎了一样。司机赶快下车来扶起我说:“我送你去医院吧。”我喘口气,慢慢说:“你们走吧。”司机拿出几百块钱给我,我说:“我不要你的钱,今天你们是碰着好人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吧。”回到家,身上痛的真难受,动也动不了。到第五天感觉法轮在身上到处转,第七天丈夫回来了,拉我去医院按摩,我没守住心性,心想不吃药就行,就去按摩去了,然后说要涂药,我也让他涂药了。回家后想想不对劲,我这不是把它当病对待了吗?我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正念发完就好了。可是因为没守住心性,前后拖了将近一个月。大法修炼是严肃,任何时候都要达到标准啊!

3、放下对情的执著

在二零零二年,丈夫在老家打工时认识了一个女人,到二零零三年被儿子发现告诉了我。师父点化我要我把心放下,我把他叫回住处,什么也没说。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份,就在我去家乡讲真相时,刚到,汗水还没干,一个熟人来告诉我:“你家里现在一定住着个女人,不信你托你家附近的人打听打听。”我打电话给小女儿,让她回家看看,果然如此。我心乱如麻,定了定神,心想:得把心放下,做完救度众生的大事,再来处理自己的私事。事都办完后,我找那人又告诉我一些细节:他们都去哪里玩过,丈夫给那女人买过什么东西,给了多少钱……。

要到家的时候,师父点化我:“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要用大法衡量,不要用人心解决。我拿定主意,用善来化解。到家,我把知道的给他说了一遍,告诉他不是我去打听的,是别人告诉我的。他都承认了,我让他到此为止,也再没当回事,一切都好了。

二零零七年,《修心断欲》的小册子出来后,我自己觉的这个问题确实该断了。我倒是早就不想这事了,可丈夫是常人,怎么办呢?我发正念时加入“除欲”的一念,还真管用,我们真的断了。但有时放松了,他就来干扰。现在我正念也强,我们已经彻底断了。

4、建立资料点

我虽然有复印机,但总归还是需要底稿。看了同修写的《让花香满园》的文章,同修乙和我商量买电脑。她家庭条件不好,家人反对她学大法,如果买来还是放我家,这倒不是大问题,我主要还是担心能不能学会。一天同修乙和我去买材料,也许是师父安排,碰巧遇到了会搞电脑的同修,他就象专门在那里等我们一样,同修乙一说,他立即答应帮我们,第二天就可以去拿。我本来还有些犹豫,现在也不好推辞了。我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电脑抬回家了,临走同修告诉我“赶快把网线拉好,下次来教上网”。我不知道拉网还要交钱,这时家里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怎么办?我赶快给新认识的,才见过两次面的同修丙打电话,把情况一说,同修丙马上送钱来了,因我没交代清楚,还差一百元,我又去借,这才把网线装上了。这个问题刚解决,我的问题又来了。头天把电脑拿来,第二天大女儿把才八个月的第二个孩子送来叫我带(我的生活费都是女儿给)。我可发愁了,两个孩子叫我管着,怎么学电脑做资料啊!正为难的时候,同修丙带我认识了同修丁,同修丁年轻、有基础,边学边用,资料点很快就运作起来了。而同修丙也是才认识同修丁的,这不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吗?

二零零七年一月,我家修房子,我就跟丈夫商量专门留一间给我做资料用,丈夫不同意,儿女们也反对。我就缠着丈夫不停的说,丈夫不耐烦了:“好,好,好。省的你整天哭兮兮的(我学法、看资料经常会掉眼泪)。”房子修好了,给我的一间虽然不大,但机器设备也还能摆放妥当。刚开始我只会复印,同修丁负责下载、打印。我下决心要学会电脑,记的有同修做到“从锄头到鼠标”,还记的有篇文章说,有一个年纪大、文化差的同修(与我情况差不多)要学电脑,儿女笑话她说,她要学会了,儿女们就改姓,结果她真学会了,儿女们都佩服,说大法了不起。我也有决心学会电脑。我从学拿鼠标开始,现在一些日常的下载、打印、做碟我已经能独立操作了。我体会在资料点同修的协调配合上特别重要,如果有一些摩擦、争执,机器就出问题。当我们向内找,心性到位了,一切就都正常了。

建资料点以来我从未怕过,因为师父说过,“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牢记师父讲的话,把法放在第一位,救度众生的事放在第一位。

我带着孙子,学法、炼功、发正念、看资料、做资料、做家务,每天忙的团团转。为赶上发正念和集体炼功,我买了三个闹钟,一个早上六点、一个晚上十二点,一个半夜三点半。学法保证每天一讲。有时学法跟不上,或漏发几次正念,拿起书就困,孩子也容易生病,机器也出毛病。有一次孩子半夜又发高烧,第二天丈夫催我带孩子去打针,我家离医院又远,去了两天孩子还烧,我法也学不了,功也炼不了,资料更没法做,把我折腾的又困又累脑袋发昏,晚上我想,我炼功人怎么被他们指挥的三件事做不了,不行,发正念清除干扰。第二天我对丈夫说,我不去了,要去你去。丈夫也没去,结果孩子好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修炼真的是很严肃的,不能有半点马虎。

在修炼上,我牢牢记住师父的话:“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要符合法。我遇到矛盾向内找,注意关心别人,大法的事、家务事都安排妥当,不耽误。我的生活环境,一切也都在悄悄改变。丈夫越变越好了,变和气了,听话了、也不干扰我做资料了,还帮我带孩子。大法的事需要他帮个手,二话不说的,接耗材、送同修,随叫随到,经济上也慢慢宽松了。

我深深体会,只要把信师信法摆在第一位,什么都能做好,什么都能过去。

顺便提一下近期网络封锁的问题,可能是旧势力冲着我们整体有漏而来的。请大陆所有同修发正念时都加上一念:解体邪恶的网络封锁。

个人体会,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