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同修就是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

师父您好:
同修们好:

当看到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时,觉的自己虽然三件事做的很平常,但风雨十年体悟多多。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学法修心,正法修炼之路走的比较平稳。法会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提高的环境,我们应当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同时也回报师父对我们的巨大付出。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也想投稿与全体大法弟子切磋。找出不足,以便在法上共同提高,救度更多众生,早日结束迫害。

特别是自二零零八年以来,邪党为了达沃斯会(世界经济论坛),为了保奥运,疯狂非法抓捕大法弟子,今年十一前后闹的更紧张。本来有的学员就怕心重不出来讲真相,这一闹更加重了一些人的怕心。拿我们地区来说,总觉的被邪恶牵着走,总是堵漏式的修,如:谁谁被绑架去营救;谁谁被非法审判了,去发正念。在迫害中修炼,没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没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说是走出来,其实并没真正的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下面就这方面的问题谈谈我个人的体悟,意在抛砖引玉。

一、在营救同修中修自己

以前我把营救同修、发正念当作是一种额外的负担,好象是给别人干,是为别人付出,对自己没有提高。叫去就去,去了也不集中精力发正念,根本起不到正念的作用,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二零零八年末在一次营救同修中,彻底改变了我这种不负责任的观念。真正体悟到营救同修就是修自己,一切都是给自己做,是自己的修炼过程。

当时我们学法小组有位同修因做事心,而少于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了。事情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我们靠谁呢?旧势力间隔学法小组同修,使其不能达成共识,影响营救同修。被绑架同修的家人表现消沉不想去要人,想走常人路。同修A的一句话提醒了我,她说在营救中就是修自己。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师父也是三番五次告诫我们遇事首先找自己,我认为找自己就是提高就是修炼过程。

我与A同修看法一致:不管她家人什么态度,我们就是要人,同时也讲真相救人。约定好时间、地点我与A同修陪她母亲(同修)去要人,其他同修近距离发正念。在这之前我们去了当地派出所、公安分局、看守所发正念。不准邪恶迫害同修,一定把人救出来。第一次去要人没达到预期效果。回来后我们学法切磋,找出自己的漏,当时觉的同修母亲有怕心,其实我也有怕心,归正自己找出不足。

第二次又去了,坚定一念:谁惧谁?!顺利见到两个副所长。其中一所长拿着一个大本子对A同修说先登记。A同修看看我,我微笑着对所长说:你明知我们为什么来的,还登什么记呀?他放下本子笑了。局面缓和我们有了讲真相的切入口。我们在讲的过程中,忽然闯進一个警察大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讲些什么?”并指着我说,“你宣传什么,我要调查你。”说完就撵我们走,不许我们再来。当时我们一时被吓住了,没有应变能力——这不是怕了吗?今天说这个有怕心,明天说那个有怕心,我这不是怕吗?走了两步回头对所长说:这就是警察的素质。

出来后自己想:正念哪去了,还认为自己修的好呢。从来不找自己。同修能否回来是师父说了算。我们锲而不舍,师父看到了我们的决心,为我们安排了下一步。回来后我们与周边同修切磋,继续到派出所要人。就在我们切磋的同时,被绑架的同修正在被送去非法劳教的路上,因师父呵护,给此同修演化病态,劳教所拒收。当天被送回家中。我再次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同修回来后,我们及时学法切磋,该同修找到了自己有做事心,正念不足,影响学法,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都各自找了自己的怕心。追其原因,还是学法少,师父在法中一再讲多学法,学好法。我的体悟,要想去怕心,只有多学法。

二零零九年三月初,有一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二月末要回家,此同修一直不配合邪恶,与干警发生了所谓的“磨擦”,邪恶无理给同修加期十天,并且要求家人找当地派出所一起去才放人。非法关押我们都不承认,非法加期更不承认。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家人也是修炼人,找到我与A同修。说明情况后,同修的家人想让我们帮助一起去接人,说人多壮胆。我说胆子不是人多壮的,是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我们当时就答应去了。我想遇到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找到我俩去呢?一定有我们提高的因素在里边。

我想到了上次营救同修怕心很重,这回再来一次。我对A同修说:“我们应该去,是正法的洪势把我们推到这个位置上,是师父看我们行,才有这个安排,我们也一定能行。”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我们一概不承认,不找派出所,就去接人。如果我们心性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说的算。谈到讲真相救人,我说劳教所干警他们最明真相,因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没有不讲真相的,我们有救人这一念就够了。于是,我与A同修与被非法关押同修的三个家人一同前往劳教所接人。

师父为我们安排的太神奇了。当我们五人一路发着正念、还没到劳教所时,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干警、社区主任等五人加上接回的同修共六人,早已在劳教所大门外等我们了。回来是所长开车,把同修直接送到家门口。我为师父的安排激动不已。让我再一次体悟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悟到,当我们去的一瞬间师父可能就把我的怕心去了,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所有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二、在帮助掉队同修中修自己

同修B九八年与我一同得法,“七·二零”前修得比较精進。此同修思想单纯,家庭特殊,丈夫常年住院,她为了挣钱抚养一个正在上学的儿子,所以很少学法炼功,更谈不上走出来证实法了。前几年曾被病魔缠身,差点失去人身。见她几次状态都不太好。还想挣钱给儿子买房子。零九年年前有一同修被病魔夺去人身,A同修听说后,约我去B同修家动员她参加集体学法小组。A同修很关心周围同修的修炼状态,做的很主动。对B同修讲了当前师父正法的洪势,她同意参加学法小组,但没定下来,今年五月初我单独去了一次,她决定到我家来学法,因为她说与我有缘。

不学不知道,一学才知道:《转法轮》读不成句,《洪吟》一首也读不上来。当时我就产生了怨心,怎么修的?马上又意识到不能对同修产生不好的心。师父把这样的同修安排到我家来,一定也是有我提高的因素在里边。帮助同修提高上来,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此同修最大的特点是:认准大法好,就是不放弃,决心大。还说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把落下的补上。我也被她这种精神所感动。

我们一起学法,读的很慢,有的同修产生了厌烦心。大家切磋提高认识,帮同修就是修自己,同修不嫌弃她,都鼓励她信师信法。我这个人性子急,没耐心,也许就是师父要我在这其中去自己的浮躁心吧。一次我给一个农民工讲真相,劝三退,他很能接受,退了邪队。他初中毕业,我给他小册子看,他说看不懂。我不理解。他说毕业就干活了,没摸书本,都忘了。我恍然大悟,同修不也一样吗?《转法轮》读不成句,我不能怨她。修炼的人与常人不同,大法是超常的,不认字的老太太都能通读《转法轮》,我怎么能用常人的思维方式去看待同修呢?大法有回天之力,同修视力有问题算得了什么,只要信师信法,就无所不能。认识提高后,情况就不一样了。我能帮什么呢?我就是动动嘴,带她念念《转法轮》而已。真正的事情是师父给做的。我自己学三讲不如和她学一讲,师父不是看弟子的心吗?她状况越来越好,《洪吟》、《洪吟二》能读下来,读《转法轮》不再象以前那样读不成句了。她可真是把心放在法上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说是帮同修,实则同修帮我呢。

通过以上几件事,使我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也学会了遇事找自己,我也有不足之处,用大法来归正一切不正的,勇猛精進。如果我们都能关心一下掉队的同修,动员他们尽快走出来证实法,救众生,三退的人数就会更多。如果我们都能把身边被迫害的同修营救出来,汇入正法洪流中,离师父说的下一步就不远了。如果我们学好法,以神态(正念)来做大法的事,就不会屡遭迫害了。邪恶是动不了神的,让我们学好法,快神起来吧。别让师父再为我们操劳了。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