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尊,各位同修,大家好。

这次第六届大陆网上法会我下决心把自己的修炼过程和同修交流,通过交流把自己该做的做的更好。

我是在一九九七年的秋天,得到一张市图书馆二楼师父讲法录像的门票,当时觉的讲的太好了,知识面特别广,理讲的特别透。过了些日子,听说人民影院又有师尊讲法录像,我又去听。当时去的人特别多,走廊上、过道上全部坐满了人,录像开始,没有一点别的声音。这次对我震动很大,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开始去炼功点炼功,但不很精進,直到九九年“七·二零”前两个月,师父又点化我到学法点,并帮我请到了其他讲法。“七·二零”前一个星期,刚刚请到炼功带。师尊看到我对大法渴望的这颗心,给我在家修炼开创了条件。“七·二零”开始后,我才开始精進起来了。

迫害开始,各单位、小区住所让交书,并登记姓名。有一天,我下班回家,走到院门口时,有人在传达室通知,“炼过法轮功的,把书都交到老干部活动室。” 和我一块走的还有一个功友就问我:“你交不交?”当时我非常坚定的说:“我请书时,也没用他们一分钱,凭什么交给他们?我又不归他们管。”当时就凭着对大法坚定的一念使我平稳的走了过来。

我的家庭中没有象有的同修那种艰难的转变过程,因为在我们三个小家庭的家族中就有五个成年人大法弟子和两个大法小弟子在修炼,我们就是一个修炼的整体。每个人的修炼道路都不同,师尊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首先在身体的净化中,每个修炼的弟子都有过亲身的感悟。通过学法,炼功,在身体净化,去除病业中出现许多奇迹,证实了大法的玄妙。

修炼使我们用修炼人“无私无我”的善感动着家人,一家人和睦相处,也让家人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家人一如既往的支持大法、维护大法。

去北京证实法是丈夫(未修炼)陪我去的。当天下午五点多,我们到了天安门,没见到一个同修,一直等到八点多钟,当时也不懂怎么做,稀里糊涂就回来了。当时就象被封闭了一样。

回来开始贴真相资料时,我就在大街上做(也不懂走小巷,楼道)。有一次,吃完晚饭,丈夫和儿子(未修炼)和我一块儿出去贴,贴到农行大门口的墙上,丈夫说了一声:“贴!”我就走到台阶上去贴。这时从对面过来两个大小伙子,看到我丈夫和儿子叉着腰站在马路牙子上,吓的躲進一条小胡同都不敢出来,直到我贴完,丈夫说:“撤!”我们过了马路,回头看那两个人时,他们才探头探脑的出来跑了。师尊讲:“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就这样,我从不会做到慢慢的摸索,利用明慧上同修谈到的讲真相的方法,用心的做,就会做好每一件事。

由于家族中历次受中共迫害,《九评》发表后,当时就想这本书上所讲的是自己压抑在心中多年,可自己又表述不出来的,《九评》把中共的邪恶本质很清晰的揭示出来了,更使我们看清了邪党的本质,也更坚定了我随师正法的信心。在做“劝三退”开始后,我和同修(家人)首先从我们家里到亲戚做起,再到农村老家所有能联系上的亲戚。

到农村后,亲戚在我们讲真相、劝退的努力下,全部退出了邪党。我们又在邻居、朋友、同事中证实大法的美好,使更多的人得救。

退休后,我有了充裕的时间,在师尊的呵护、家人的支持下,顺利的开了一朵“小花”(大法真相资料点)。由于我们的家族就是一个修炼的整体,开始基本上自给自足,资料点也相对封闭。由于技术不成熟,也曾经历过一次次的考验,同时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路走过来,有艰辛,也有收获。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在明慧网发表一篇关于建议本地整体提高的文章。二零零八年夏,师父安排我认识了一位懂技术同修。在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平平稳稳修的很好,坚定的在走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路。明慧网大法弟子交流中有一位同修讲过:“同修就象一面镜子”。在与这位同修的交往中, 我心中就象敞开一扇窗一样,让我看到自己心中隐藏至深的,连自己都难以发现的执着,如显示心、争斗心、好胜心,尤其是固执、清高的观念牢牢的封闭着我。当同修给我指出“该扩大容量了”的时候,我才猛然醒悟,师尊讲:“一个修炼者就是一个去常人的执著心者”(《精進要旨》〈修炼与负责〉)。

我开始剜心透骨的一点点的找我心中隐藏着的执著心。当真要放下的时候,旧势力就不断的干扰。那几天,思想中冒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什么也不想干了,就想停下来,我感觉自己就象从高空中急速的往下坠,精神就象垮了一样。

同修看到后鼓励我:“振作起来,放下一切执着,就走师尊安排的路”。我通过静静的学法,开始慢慢平静下来,师尊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回顾随师走过来的正法修炼路,我悟到,表面平平稳稳的修炼过程与心中坚定的信念是分不开的。随师正法的历史洪愿,让我感到我根本没有可浪费的时间,我要用一切时间去救人,当正念强时,魔难一下子就过去了。

通过这次经历,师尊又开启了我的智慧,在发信讲真相的过程中,由广泛的发《明慧周报》及各种真相资料,到有针对性,不同人群的一人一信, 收到了显著的效果。

二零零九年四月初八的前几天,我听到我地区一所谓“社会窗口”单位张贴了污蔑大法的图片展板,危害众生。我和同修紧急切磋,同修决定前去清除。这时,我被告知某省长要来市内检查,单位增加了值班人员,给清除带来不安全隐患。

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一想要清除,干扰就来了呢?一定是另外空间邪恶害怕了,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清除它呢?不就是救度众生吗?当时我就请师父加持,我发信让他们自己把诽谤材料拿下来,也是给他们摆放自己位置的机会。

开始,我静下心来学法,根据掌握的情况设身处地的站在救度他们的基点上写信。这也是我第一次针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讲真相发信件(以前都是针对群体的发,没有署名)。信中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让他们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停止诽谤大法。写信过程当中,我真的感到了大法的慈悲和救度众生责任的重大。过程中也有对同修安全的牵挂。写好信后,我买了最好的有奖信卡认认真真的求师父加持后发出。

一个星期后,接到消息:污蔑图片展板全部干净的撤掉了。我站在师父法像前含着眼泪,感谢师父对弟子的鼓励。从救人这件事的基点上我尽力做到发出的每一封信都能起到打动人心中善的一面从而救度他的作用。看到《明慧周刊》“三八九”期《营救效果天壤之别,善念铲除邪恶》一文,对我写信讲真相有很大帮助。

我的修炼路虽然没有形式上的坎坷,但走过的修炼路也很窄很窄。过程中,我体验到了坚信大法的重要。所遇到的魔难看似我提高层次的绊脚石,却也是我随师回家的动力,只要能跨越就是在提高。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时刻提醒自己,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我认识到,平稳的修炼之路就是否定旧势力,坚定走师父安排的正念正法之路。

师父讲:“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请师尊放心,我要越最后越精進, 坚定不移,按照师尊的教诲直至圆满随师回家。

在此,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带我第一次走出来到农村证实法的同修,也感谢在正法修炼路上鼓励帮助我的同修,再一次谢谢!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