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时溶于法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很感谢明慧网,又一次为大陆大法弟子搭建了广泛交流的平台,明慧网就象大法弟子的家,邪恶无论如何费尽心机,也挡不住大法弟子回家的脚步;邪恶无论多么歇斯底里的对大法弟子的媒体发狂,也阻止不了大法弟子通过明慧聆听师尊教诲的法音和大法弟子互相叮咛的心声。师尊以洪大的慈悲和无量的智慧为国外大法弟子和国内大法弟子开创了不同的法会交流形式,今天,就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之机,向师尊及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的修炼历程。

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正式走入修炼的,在得法之初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修炼”,只是觉的大法的书里写的事情很神奇,觉的很好奇。我原来就相信修炼的事情,喜欢看佛家修炼故事,相信冥冥中有人看不见的生命存在,看了大法的书之后,就觉的原来那些对人类来说神奇的事情真的存在啊。可是很长时间我只是断断续续的挑着看书,并不知道如何系统的修炼,也没有出去和大家炼过功,就连“四·二五”集体上访的事情也不知道。但是那时我能知道遇事找自己的不对,虽然那时我只能做到含泪而忍。后来我知道了大法能让人身心健康,就向家里人介绍了大法。

想起来邪恶真的是很邪,就在我的公婆、丈夫都要学法的时候,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了。

一、护法

所有的电视台都不间断的转载着邪党喉舌的声音,好象天都塌了下来,虽然我得法时间不长,但是我的灵魂深处从未对大法产生过丝毫怀疑,我根本不相信电视上说的。那时邪党声音对家里人的触动也并不大,因为那时我还没有受到邪恶的迫害,他们只是相信了邪恶的谎言,劝我别看书了,但还没达到激烈反对我的程度,但是这并不能阻止我更加坚定的学大法的书。直到后来邪恶迫害我,家里人经受了极其痛苦的精神及经济的承受,从而加大了我的家庭关,这是后话。

在邪恶迫害开始时,我们并不知道该如何做,那时真的是把希望寄托在辅导员的身上,觉的辅导员应该带我们去市政府护法,向政府说明真相。那时大家的心里就是为大法遭受无端的迫害而感觉很着急。在邪恶利用现代化的手段铺天盖地的谎言下,我们向世人解释的声音都是那么的弱小,甚至世人被邪恶迷惑到只要我们为大法辩解(那时只能叫辩解)就觉的我们这些人不正常的地步。

迫害开始没几天,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份简单的真相传单,我和另一同修复印了好多份,直接发到世人的手中,那时根本没有怕心,真的是很纯净的心态,就是要告诉世人真相。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地都发生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情。不间断的坏消息才使我后来产生了严重的怕心。

后来没有了真相传单,不知从哪里又传来一盘法轮大法电台的告“全体同修书”,我和另一同修就把录音一句句的摘抄下来作为真相资料,又复印了很多份发了出去。有一年正月十五晚上,我和另一同修决定要利用这么好的日子给世人送去最珍贵的礼物,我俩把写对联用的大红纸裁成小份,写上洪扬大法的字样,挨家贴在了门上。现在想起那时的真相传单真的是很简陋,做的也很费时,很辛苦。

二、冲破家庭阻力 坚修大法

二零零零年五月,几个警察冲進了我的单位强行绑架了我,给我的亲人造成了巨大的灾难。现在在不断的学法中回想起那时的关难纯属是自己求来的,那时不知如何修炼,就以为到劳教所里修才伟大,所以在家试想着“如果我在劳教所里,我会如何如何”,而且在家里自己还试着绝食,没过几天就真的把邪恶求来了,以至于走了那么大的弯路。修到现在,我更深刻的知道大法弟子真的不能把自己看成普通的“人”,要守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不想好事,更不能想坏事,更不要乱动念,要用修炼人的正念看问题。

我结婚后一直和公婆住。公婆平时就胆小怕事,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婆婆天天以泪洗面,还得照顾我三岁的儿子,那些天我的丈夫也只以喝水为生,根本不想吃饭。他们承受了巨大的精神迫害,而又因为要救我出来,而承受了巨大的经济迫害。直到后来好多年,婆婆一看见警察就哆嗦。

我出来之后,公婆看到我就开始仇视大法,坚决不让我再看书,说一定不能因为我修炼法轮功而出现家破人亡的恶果。而我出来以后也有了怕心,有时听到楼下的脚步声都害怕,害怕是否警察又来了。而我的内心对师父和大法的信念坚如磐石。白天看书怕公婆看见,就晚上看书。我从不看邪恶对大法的侮蔑宣传,有时我正在我的屋里看书,公公会因为正在播放的邪恶宣传而对我破口大骂,还故意让我听见,骂的很难听;有时婆婆会突然冲進我的屋,手指着我的鼻子说我再看书就会干出掐死我儿子的事,丈夫也不让我看书。那时我的心里真的很苦,好象有一百张口也说不清世人对大法的冤屈,那时就知道了大法是度人的,而世人却在无知中造业,心中为世人着急而好象又觉的无能为力。

在心中我千百次的呼喊着“师父,师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在家里我一天都没间断过看书,同时我也无怨无恨的侍奉着公婆,甚至公婆的内裤我都毫不嫌弃的洗了。我的行为渐渐的感动了他们,他们不再管我,而现在,公公已做了三退,婆婆和儿子也走入了大法的门,丈夫明白了真相,经常发真相材料。

三、讲真相,救世人

二零零四年,丈夫带我到离家一千多里地的另一个城市开了一个店。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了和大法弟子交流的环境我感到很苦闷,我请求师尊帮助我能够找到同修。过了不长时间,我真的和我们的一个老乡同修联系上了,通过她又联系上了另一个做资料的同修。我开始从她们那取资料,到家之后背着丈夫放起来,再背着丈夫自己出去发,因为我怕丈夫知道了会骂我,会阻止我,那时还不会排斥这个“怕心”,只是顺着这个怕心背着丈夫自己做。但是丈夫知道我“肯定没闲着”。有一个冬天的晚上,刮着大风,店里人不是很多。我的包里带了很多《九评》书等着去发,而丈夫却坐在我的对面不走,我很着急。最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想:师父告诉我们要救人,要让人知道真相,我就要听师尊的话,谁也不能阻挡我。我坚定的站起来,对丈夫说:“我要出去发资料。”丈夫气愤的阻止我,说了许多吓唬我的话,我说“我一定要去,我做的事是救人的事情,师父会保护我,没事,我一会就回来”。我背着包走出了店门,那时怕心还很重,但是我的心里坚定的想“我是奉师尊的旨意行事,任何生命不得阻碍我救世人”,心里无数遍的请师尊加持弟子。发完后我回到店里,丈夫还在原地坐着,一脸的凝重,他看见我,什么也没说,只是低下了头,但是我看到他眼里的泪水。

从那以后,丈夫就不再阻止我发真相资料,只是告诉我一定要小心。通过学法,我更加明白了在大法中修炼,同化法是为了今天的救度世人。旧势力的目地就是为了毁人,而只有师尊才是来真正的救人,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慈悲的师尊将这特殊的使命赋予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只有圆容好师尊所要的,学好法,利用一切有利的条件讲真相救世人。所以来店里的店员和其他我遇到的有缘人,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同时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

后来,师尊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也就在同修的帮助下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学会了简单的打印技术,开始自己做资料。无论去哪里,都尽量不空手,有时带《九评》,有时带不干胶,有时带小册子,有时带光盘,在街上,在车站,在商场,在小区走到哪将资料发到哪。我去几千里地外的姐姐家,带姐姐发过资料,我回娘家,带着七十多岁的妈妈发过资料,在一个大都市,带着侄儿邮寄真相信件。他们虽然没有得法,但是他们都知道大法好,在大法洪传之时,他们的所为也为自己奠定了很好的未来。在做的过程中,我也去除了好多的观念和怕心。

因店里上了一个新项目,每天需要流通很多的零钱,那时师尊肯定了真相币的救人方式。那时正好一个年轻的同修也在我的店里,我俩就研究如何打印真相币。小同修排了好几版,二十元版的,十元版的,五元版的,一元版的和五角版的都分别有十几个样式,我们每天都打印将近百张。我们用这些真相币给顾客找零钱,同时也给丈夫進货用。丈夫進货回来告诉我说:“市场人都说这钱上的字印的好,不知道谁这么能耐。印这字的人真是高人,印的那么好看。”起初丈夫并不知道是我俩做的,因为我怕他知道在店里花真相币会阻止我们。有一天我俩正在印真相币,丈夫回来了,他说:“原来是你俩干的呀”。并没阻止我们,原来我的“怕心”完全是多余的,都是人的观念自己作祟。这件事改变了我以前的好多观念,让我以后不再用一般人的观念看问题。从那以后,我们花真相币就更顺手,有时一早上就能花几十张,丈夫再拿几十张去進货。有时没有了,丈夫都会催促我们:“快做吧,我明天没用的了。”

四、感恩师尊,感恩大法

当我渐渐知道我所知道的法的伟大,我无论用何种语言都表达不了我对师尊的感恩,我在学好法,发正念,讲真相的过程中,大法洪大的法力涤荡着我的灵魂,将我洗净,从不同层次不同空间从洪观至微观的我都在宇宙大法的熔炼中。

有幸于今生幸遇师尊普度,将我从地狱捞起洗净,我感恩于师尊的佛恩浩荡,无以言表。我常常告诫自己:师尊,我要同化大法,做好三件事,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新宇宙的大觉者。

跪谢师恩。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