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不放松 信师信法把家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迷茫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当时二十多岁。我住在一个县城的小镇上,在常人中我爱好广泛,周围同事评价是多才多艺,各种文体活动都少不了我的身影。我少年的时候就练武术,当时记住一句话叫:练武不炼功,到老一场空。气功高潮时也想练一种功法,可是都迟迟没入门。我在常人中寻找着人生的乐趣,找寻着生命的真谛。

记的有一天我在工作之余想到:地上的蚂蚁、各种生物生命的意义何在呢?站在地球外看人类又为什么存在呢?人活着是为什么呢?我在思考着千古以来人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下班时有同事说现在镇上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很好,炼的人很多,我当时听到了马上说:我也去。那时是一九九六年夏。

得法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了镇上的炼功点,有人义务教我炼功,走时辅导员跟我说了一句话:我们炼功人不追求功能,而是做个道德高尚的人。对我触动很大,因当时很多练气功的都是想追求功能,我也有这个想法。那时还没有书,每天早上炼动功,每星期五炼静功和学法,一本书大家轮着看。

就这样炼了几个月,由于前妻的反对我就停止不炼了。这期间女儿出生了。在常人中又过了大约两年,我还是觉的炼功点功友们每天在一起学法,那种祥和的气氛,慈悲的场是常人中任何环境都没有的,令我不能释怀。

九八年我又回到炼功点炼功,这次遭到前妻强烈的反对,以离婚相威胁。我所有的同事、领导、亲友、兄弟、父母都来劝我不要炼了,做我的工作,那真象后来的九九年“七·二零”一样,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来自各方的压力。那段时间真是苦,当时还不知道找自己的执着。但我坚信:炼功是我的信仰,没有错,炼功不能成为离婚的理由。我反对离婚。后来还是离婚了,我只带了自己的用品,住進了单位的单身宿舍。在同一宿舍住的同事后来也走進修炼来了,我们成立了炼功点,炼功、学法、下乡洪法一直到九九年七月二十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正在宿舍休息,街道两旁不知什么时候都安装了高音喇叭,一时之间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我的心沉到低点。我们厂炼功的都被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交出大法书,不写的被强行带到县里办三天学习班(转化班),我们厂有五个人,我也是其中一个。转化班的费用自己出。

记的当时是由县的宣传部长带班,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每个人都过关,不写保证不让回家。有些人怕了,让怎么说就怎么说;但更多的人还是坚信大法。我们几个人在一起商量,应该找到那些害怕的人谈谈,晚上我们去别人的房间,讲我们在大法中受益了,大法教我们讲真话,现在怎么能违心的说假话呢?说大法不好的话呢?当时同修都流下了眼泪,三天后转化班解散了。

回到厂里继续上班,厂里还派人监视我们,怕我们去上访。同事和领导找谈话,所谓的做工作,真有乌云压顶之势。因我曾经历过一次了,这次我反而不怕了,心里坚信修大法没有错,一定要修下去,谁都别想劝动我。后来他们也不找我了。家里人劝我去南方打工吧,我觉的只要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走到哪我都行,事实也是这样的。从决定要走到办好停薪留职手续只用了十天,我走上了南方打工之路。

一朵小花

带着“真、善、忍”的种子,我踏上异乡的土地,跟同修失去了联系,我也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从九九年十月到二零零四年十月,我为生计奔波,在工厂打过工,做过生意,结婚生女安了家,一切都是那么顺利。这期间我一直没跟当地同修联系上,但我一直能上明慧网,心里对大法始终坚信着。

二零零四年十月我跟家乡的同修通话,同修说:回来吧。我想也真该回去看看了。我把这次回家叫取经,和同修交流,怎样跟上正法進程。回来后我建立了自己的资料点,小小资料点从无到有,从不会到会,真是水到渠成,从没感到为难,各种真相资料、光盘都能做,做出来的书象正规出版的一样,而且设备却很简单,方法也简单容易可行。这里感谢同修把自己的经验上网交流出来,从明慧网上我学到了很多。

原来师父一直看护着我,让我学电脑,做生意有了经济基础。后来有家乡的同修来我这里,我给予帮助,也在这里立足了,一个小环境形成了。

发真相资料

发资料时两个人配合最好,一个人也行。师父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发正念让每一份资料都起到清除邪恶、救度有缘人的作用,让有缘人看见,邪恶看不见,把资料送到每家每户。即使有人看见也不要慌,我们是做最好的事,是救人来了,让人明白真相和道理,常人中发传单也不是违法的事,很正常。跟人照面就微笑打个招呼或点个头,把修炼者的善传给人,一般人也会以微笑回应。

有一次我把资料贴在一家的大门上,房东在楼上看到了问:你在门上贴什么东西?我笑着对他说:是好东西,你看看吧。他见我很平和,也没有害怕的感觉,态度也缓和了,不说什么了。根据反馈回来的信息看,有正面的也有不好的。我听到好的不欢喜,听到不好的也不灰心,找出不足。只要信师信法,智慧会源源不断的出来,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

讲真相

记的零五年我在办公室跟同事讲真相,领导当场说:“你不相信共产党你相信谁?”当时大家谁也不说话了。那个领导曾在派出所做过,好整人,打小报告。当时我思想在那一瞬间闪过很多想法:是讲还是不讲下去?如果不讲,那以后大家谁都不敢说话了,而且已经明白真相的几个同事也会因此而害怕被拉下去。也就一秒钟,我稳定了一下情绪,心平气和的跟他讲:老某,你可能没看过网上的报道……。

心一正,那个场面马上一下子就变了,他也跟着大家讲:香港街上就挂着《全球公审江泽民》的横幅,大家又都说笑起来。是师父把那个场正过来了。后来我又悟到除了有救人的正念还要有慈悲的心、还要有智慧。不跟人争论,听到不同的意见不急不躁,平和的讲道理。平时遇到每个人都把他视为有缘人,把真相告诉他(她),或来不及也要把善传给他(她)。

由于生意关系,我跟商场营业员能接触上,每个新来的营业员我都告诉他(她)真相,几乎都明真相并声明退党。有一天,又来了一个新营业员,找个机会我跟她讲真相,我问她:“你入过少先队、共青团没有?”她说入过。我说:“入了不好,现在的人都在退团、退队。”她说:“为什么呀?”我给她讲中共的杀人历史,她开始反驳我说:“你跟我们老师讲的不一样,跟我爷爷讲的不一样,你说的不对,共产党是好的。”我知道是邪灵在起作用,我发正念,清除控制她的共产邪灵,我要救你。我继续给她讲,启发她的善念,这回她听進去了,开始思考。

这中间她去卖货,回来接着听我讲,讲中共是怎样害人的,又是怎样骗人的,对法轮功是怎样迫害的,天要灭中共了,退出才能保平安。她说:我从没听过这些,我明白了,快给我退了吧!一个生命得救了。她说:我代表我们全家都退出来。我说:这太好了,不过你要跟他们说,他们同意了才生效。她说:“我真着急,我一定跟他们说,还要跟我朋友和同学说。不过我爷爷太牛了,不一定听我的。”我说不要紧,一次不行,说两次,两次不行,说三次,千万不能着急或发火。就象我刚跟你说的时候,你不也反对我吗?中国人被这个恶党骗得太深了!只要本着一个对他好的心去说,他会明白的。

她眼里闪着泪花,点头同意。她对我说:刚见你面时,我就觉的你不一般,你是不是神呀?我笑着回答她说:我们都是从那美好的世界来的。她摸着自己的心说:我现在感觉我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思想全变了。看着她那幸福的神态,我说:“你现在已经是新生命了,有了美好的未来了。”真是师父说的那样,只要退了党,知道大法好。这个人就是新宇宙的生命了、有福了。

讲真相中,有信的,有不信的,听到不好的话不动心。听劝的不起欢喜心,不听劝的也不急,清除他的不好的思想,让他明白我们是为他好,让他以后有机会得救。

平稳一路走下来,都是信师信法、坚定正念的结果,用同修的一句话就是:对大法的那颗纯净的心。象师父在《洪吟》〈威德〉中说的一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我只是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跟精進同修比起来还相差的很远,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例如:争斗心还有,慈悲心不够,今后更要坚定正念不放松,跟上正法進程,一切听师父的安排,做好三件事,慈悲救人,圆满随师还。

向师父合十!
向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