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坎坷 前程光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我曾经经过一段艰难时光,至今说起来仍然让我和倾听的同修泪流满面,但走过那段坎坷后,我明白身负救度众生大任的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压力面前,只要心为他人,心系众生,修炼的大道就会越走越宽,一直通向圆满。

我是一九九八年六月走進大法修炼的。十一年来,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心不动。在大法修炼中不断的提高,不断学法、洪法、炼功、发正念,向世人讲真相,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坚定的维护法,证实大法。历经风雨魔炼,使我从一个在尘世间苦苦挣扎的柔弱女子,转变为一个心里装着大法,装着众生,想着救人的大法徒,当然,这背后都溶入了师父的巨大付出。

大法给了我一切

在我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告诉我,你长大了要信神,奶奶是信佛教的。我似懂非懂记在心里。上学的时候,我想着如果能找个好老师教我修神就好了。我总是觉的一定有一些什么是我所不能了解的,而且周围人也不能回答我的,但我渴望明白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身体变的很差,患有严重的呼吸道系统疾病,浑身器官没有几样是健康的,每天就是难受。勉强上完小学就不能上了,开始了艰难的求医之路。许多大城市的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去过,中医、西医、各种药物、医疗手段都用过,都没治好我的病,但并发症越来越多。后来听说气功能治病,家人就带我到全国各地学气功,有时身体好两天,能照顾自己了,可过两天又趴下了,真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这个功,那个功,结业证有那么一摞子”;“气功低层的功课你学的再多,灌的再满,反倒对你越有害,你身上已经乱套了。”

怎么办呢?家里债台高筑,爸爸的叹息,妈妈的眼泪,我实在受够了疾病的折磨,绝望了,再也不想治病了。当时我十几岁,就想自己生不逢时,怎么不出生在释迦牟尼时代,出生在唐僧取经的时候,我也一同上西天多好。九七年底,有人叫我学法轮功,我一听就说,我学的气功比你听的都多,你可别叫别人骗了,但是心里也想,也许修神的机会来了。经过半年的徘徊,终于在九八年六月二十日,在热心的大姨的招呼下,我正式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奇迹发生了,我一身疾病一扫而光,天天精神十足,神采奕奕。法轮大法给了我一切,也应了那句话“珍惜吧!这就是你要找的;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精進要旨二》〈为俄文版《法轮大法》的题词〉)

心系众生路自通

几年前,我所在地区突然接不到大法资料了。正好我负责这个,急的一筹莫展,千方百计搜寻也不够。后来想到了一位同修能有资料,可只知道她的村庄,不知道她的名字,于是我求师父加持,乘车来到这个村庄,在村口望着一排排拥挤的民房,心里说:“师父啊,到底哪一家是大法弟子的家呀?”当时是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一个人也没有,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妇女提着两个馅饼从东边疾步走来,等到了离我不远的一户人家大门前,突然驻足停了一会儿,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想这不是偶然的,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无论多困难,我一定担当起我的责任,找到同修,找到资料。”我走進这户人家,一位大姨迎接了我,我试探着问:“大姨,我身体不好,想学法轮功,你们村里有炼的吗?”大姨说:“我从前炼,可现在不敢炼了,你去找那一家吧,她家炼,她可以帮你。”我谢过后,顺着她的指点走到那一家,可门锁着,我默默求师父,“师父,让同修快回来吧!我大老远赶来。”但转念一想,这不是私心吗?别叫同修回来了,可能她忙于别的事,我可以再来嘛。我留了一张字条:您好,你不认识我,可我很熟悉你,我有难事求您帮忙,晚上我再来。

晚上发完六点正念后,我又回来了,早在家等着我的同修有些诧异的问我,需要帮什么忙,你说吧,来我家的都是好人。话音刚落,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有见到亲人的感觉。我说明找资料的来意,同修放下自我,放下怕心决定帮我。就这样,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仅凭村名就找到了同修,取到了资料。

但东凑西凑不是长久之计,在另一位同修的帮助下,我成立了一个能供应全市一半同修资料的资料点,为救度众生提供了便利条件,开创了一条宽广、明亮的大道。此后,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既做资料又传递的工作中。随着时间推移,工作量变大,有同修提醒我,你也得考虑自己的安全,不能啥都做。可是我想这些事不能没有人做呀,我遇到了就是我的责任,就得把它做好。

记的开始一个人在租房中工作的时候,有点心慌、胆怯,很希望有同修能和我一块去,当时的环境那么邪恶,同修熟悉的也不多,想要找人交流,找人配合都很难,想到瘦弱的身体要承担这一切,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立无助。但我想,师父讲:“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给了我修炼大法的机缘,我能在师父正法时期走進大法中修炼,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幸福。然后我一个人坐在空房子里发正念,求师父加持,给我正念,给我信心。顿时感到一股热流涌遍全身,觉的自己充满了正念的力量,有师在,有法在,那一刻我泪如泉涌,深感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我心里说:“师父,我能走正修炼路,我能担起我应该承担的责任,请师父放心吧!”

走正修炼路

“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由于长年累月发真相传单,已经发了多少万份都不止,安全意识逐渐放松。一天晚上,我又去刚发过真相的小区,想把落下的人家补上,就在放下一份资料时,被躲在车后蹲坑的便衣一把抓住了,并摁在地上,然后上来好几个人开始搜身,他们摸遍了我的衣服口袋,什么也没有。他们叫嚣着要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去,我想你们说了不算。他们打电话,我想电话打不通,结果他们反复才打通电话叫了车来。我想车坏了,结果车真的发动不起来。但是他们不死心,拦了出租车,把我抬起来,塞進车。

到派出所,他们把我放在冰凉的水泥地上,问我是哪的,叫什么名,我一声不吭,他们又想把我送到拘留所,可车发动不起来,找其它车拉到拘留所,拘留所说“抬着進来的我们不收”,派出所恶警又送我去刑事拘留所,仍然不收,他们又回到派出所,找来许多人认人,我发正念,结果这些人谁也不认识我,都走了。

此时我成了这群恶警最棘手的问题,问话不说,拘留所不收。过了一会儿,他们抬我走了一段路,放到马路边的草坪上,人渐渐散去,我求师父加持,把所有还在监视我的恶警定住,我得回家,趁夜色掩护,我顺利走脱。

通过这事,我向内找: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的,必须得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再似是而非,想当然的做事,得严格按照法的要求,正念做事。我想到师父的话:“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无论我们经过了多么严酷的这段历史,没有什么值得悲哀的。我们心里想的是救度众生,你们要兑现自己为法而来的生命与你来在这里的意义,所以我们没有什么遗憾的,等待大法弟子的也都是美好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想着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

在和同修的交往中,我放不下自我的心不断暴露出来,我以为是为别人好,可是当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就受不了了,心里就抱怨。直到有一天,当我看到由于自己的不宽容和不向内找,给同修造成伤害时,我才认识到自己有多么不好,那一刻我才重视无条件的向内找,看自己。我才认识到那些不好的人心和做的不好的地方,我问我自己,能不能忍受别人的误会?能不能忍受别人的不理解?哪怕是受到委屈也不在乎,就是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就是要坚定的做好证实法的事,就是能为别人着想。我没有做到,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找到了也是我修炼中存在的使我不能往前突破的原因:就是在矛盾和痛苦中不能真正坦然面对自己的不足,总是用自己曾经做的“好”的那一面挡住了去认识自己没做好的那一面。师父在《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中说:“人最难放下的是观念,有甚者为假理付出生命而不可改变,然而这观念本身却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后天观念变的很强,那么它就会反过来支配人真正的思想与行为,这时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想法呢,现代人几乎人人是这样。”我再一次认识到,我也是现代人中的一个啊。

是师父和大法使我走到今天,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不知道怎样去面对这些人世的灾难和痛苦。每当我在痛苦的过关当中觉的自己走不过来的时候,最后都走过来了,因为我坚信大法是超常的,我真的感到我珍惜这个法超过珍惜自己的生命,我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大法,证实大法。大法使我从生,大法给予了我一切以至未来。我的一切都来源于大法,那么我将把我的一切都回报给众生。我会珍惜正法修炼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因为这时间是为救度众生而延续来的。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感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