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浩荡佛恩中走好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五日】

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好!

回首自己十三年的修炼历程,可以说是有荣耀、有成就,在助师正法的進程中也留下了很多的不足与遗憾。借助这次法会交流之际,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对弟子的洪恩浩荡。

学大法,使我明白了我为什么来到人间;学大法使我记起了那久远的誓言。返本归真,同化“真、善、忍”才是我此生的目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真正来到人间的使命。学大法,我知道了自己以前的所为全是为私为我,从中给自己造了不少业力;学大法,使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为他人着想,无私无我;学大法,让我知道了是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又教我们归真;学大法,我尝试到了那种放下名、利、情的大自在;学大法,我知道了是慈悲的师父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至高无上的荣耀赐给了我们,我能得到大法成为大法徒,是我永生的荣幸与自豪。

大法改变了我

我自己经营了一个小店。一次,一位顾客来我店买东西,我该收她六十元,他给我一百元新钱叫我找。我发现是两张一百的,马上还给她一张。她愣愣的看了我老半天,激动的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好啊!在这社会里真难找!”我说:“是我师父的教诲,法轮大法把我变的这样好。”她说:“法轮大法?”我说:“是呀!大法教我们按‘真、善、忍’做人,不占便宜,让我们修心性,去掉私心,最后达到首先为他人着想,无怨无恨,无私无我……。”她听完我的话后,连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从那以后,每到我店里来,她都要说一声“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位过路的大姐到我店里来要水喝。我请她坐下,并从饮水机中接了水端给她喝。她喝完,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真相,告诉她是我们的师父叫我们修出慈悲心救人。她说:“你这个人又善良又和气。”我笑着说:“原来我的脾气也很不好,点火就着。这是我修大法修的,是大法改变了我。”她说:“看着你这个人,我就想修大法。不知怎的,我特别爱和你说话,现在我都不想走。”我叫她退了团队,她临走时还要了《转法轮》回家拜读,还告诉我她回去后一定要她的亲朋都退出邪党组织。

救人不分阶层、贫富

来我店里接受我讲真相的人中有不同阶层的人。有百万富翁、有公司经理、有党政机关的、有在看守所看管过我的管教、有在转化学校亲自看过我受迫害的工作人员、有乞丐、有民工,还有不务正业的小偷和美容院的小姐。由于我修的不精進,也错过了不少与我有缘的众生,我感到很遗憾,也很惭愧。我也为错过的有缘人发过正念,加持他们再遇到大法弟子讲真相一定接受真相,退出邪党组织保平安。

一次,一位六、七十岁的乞丐来到我店,我给了他五元钱。我问他是哪里人,他说是河南来的。我想这么远来到我这儿乞讨一定不是偶然的,也许在哪生哪世我们结下过缘,到今生他就以这种形式,受这样的苦,不远千里来找我,接受救度了。平时我们还要找人去救呢,这找到门上来的有缘人我一定要救他。

我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真相,又给他讲为什么要三退。他告诉我,他当过兵,还是个老党员呢。他听的特别认真,退出了邪党组织,连声说大法好,谢谢我。他还说回家时一定叫他的儿子也退出邪党组织。他走时我又送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嘱咐他诚念大法好。过一小会儿,他又回来了。我问他还有什么事,他说得好好谢谢我,然后对着我作了一个揖说:“谢谢。”我被他感动的泪水直流,更增强了我救度众生的心,也看到了众生都在期盼着我们救度呢。在店里好多外地的乞丐我都给他们讲了真相,同时送给了他们真相护身符,叫他们念大法好。

还有一个贵州来我们地区打工的小伙子到我店里来,他的手用纱布裹着。我问他:“手怎么了?”他说:“上班时不小心被机器切去了一个手指头,明天还得做第二次手术。”我送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说:“你就按上面写的念,心诚则灵,一定会减轻你的痛苦。”他接过去一看说:“大姐,你是炼法轮功的?我真不敢相信。”我说:“你看我不象炼法轮功的吗?”他说:“电视上不是说炼法轮功的都邪了吗?还去自杀、自焚。说炼法轮功的都不过日子了。”我笑着问他:“你看我象那种人吗?”他说:“大姐你不象,要不我怎么不敢相信呢。”我从头至尾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自焚”伪案的几大疑点,电视上说的都是江氏流氓集团出于对大法的妒嫉,为了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编造的谎言,也是为了挑起民众对大法的仇恨欺骗百姓。说炼法轮功的不过日子那是邪党迫害我们,把我们判刑劳教,我们就为做一个好人,说一句实话,他们就用各种刑罚迫害我们,有的甚至被迫害死了。我们回不了家还怎么过日子呀?其实我们也惦记着家人。邪党迫害着我们还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拿我来说吧,被迫害期间只好把买卖红红火火的店门关了,现在我从劳教所出来,这不又开起了店?谁不愿自己过好日子呢?……

小伙子听着我讲的真相说:“原来我们上了共产党的当了,电视上都是给你们造的谣哇。大姐我一看你就是个好人。”我又给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告诉他回家一定去平塘县掌布乡看一看亿年藏字石。他很爽快的答应着,并用真名退了邪党组织。过了三四天,他的手做完了手术,他领了五六个朋友到我店里来,我给他的朋友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又送给他们“一石、一花、一象、一诀”和“天赐洪福”等小册子。他们喊着“谢谢大姐”走了。

用手机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

看到明慧文章中同修交流用手机短信讲真相的心得体会,很受触动。我觉的用手机讲真相人人都做的了,也应该象师父讲的:“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所以我决定溶入到这个项目中来。我与身边的同修交流此事,几位同修也愿意参与,我们就开始了用手机短信讲真相。

开始时不很顺利,封手机封卡的现象时有发生,发出去的短信,反馈来的短信内容好多是骂我们的,或者说得很难听,有的同修因此差点失去了信心。

我们在一起切磋交流、向内找、发正念。解体封手机封卡的邪恶因素,我也曾打电话制止移动公司封手机的这种违法行为,一个星期手机锁解开后再没封过。看到骂我们的和说得很难听的短信,我就向内找自己,是不是自己救度众生的心不纯净?是不是对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还有怨恨心?是不是自己的慈悲心修的还不够,还缺乏那种大善大忍?是不是自己看到这些不中听的还跟着动心,还被带动?是不是自己还有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执着心;是不是短信内容的语气不善?是不是我们发出去的短信没表达清楚?他反对大法的心结在那里?等等。

我们通过交流决定在发短信前先发正念清场,发短信的过程中正念不断,每一个号码先发一条介绍大法的美好或自焚的真相,然后再发别的内容。不论是普通百姓还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反馈难听的或骂人的短信时,我就给他再回一条“一句劝言万重慈,此心唯愿众生知,真心愿你选择美好的未来。”心里就很纯净的一念,我就是要救你。

有一个警察开始接到短信,给我回的短信语气很不善。我就再用祥和的语气劝他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他再回就问我一些问题,我耐心的一一回答他。就这样我们经过几天都不知几个回合,他最后给我回了一条短信说:“谢谢你,我知道了,你是真的为我好。”有一个“六一零”人员对大法弟子的家人说:“不少大法弟子给我发短信,看到大法弟子给来的短信心都哆嗦。”

随着不断的向内找修心,不断的完善归正短信的内容,我感到我们发出去的短信救度众生的力度越来越大。有的问学大法有什么好处;有的表示对我们的支持;有的告诉我你说的我记住了,谢谢你的慧言;有的表示对大法弟子的佩服;有的表示三退;反馈内容更多的是谢谢。几乎没有骂人和说难听话的了。

将近一年的手机短信讲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修心的过程,从中修掉了我很多的人心,过程中也不断的在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发短信的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的奇迹。发真相短信的好处很多,不能跟我见面的与我有缘的人也能通过手机短信看到我讲的真相了,对那些平时接触不到的公、检、法的人员我们也能通过短信的形式救度他。而且短信内容很直观,大家也愿意看。现在我们又增加了一个语音讲真相,听到一些有缘人不但自己听还把身边的人叫来一起听真相语音,他们在那边喊着:“快来听这是法轮功的。”特别是有的有缘人听完一个真相语音还等着我们给放第二个。听到他们这么认真的听真相,我有时候真为他们感到欣慰,有时候也很感动。愿我们的真相短信和真相语音能够遍地开花无处不及的救更多的人。

不离不弃唤回昔日同修

二零零一年我从劳教所出来,被邪恶的假善蒙骗,曾经走了一段弯路。感谢慈悲的师父对我不离不弃,一次次点悟我,唤醒我的主意识。是可敬的同修把师父的讲法送到我的面前,在此也谢谢同修的帮助。

通过学法,当我明白自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时,当我看到国外的同修去北京证实法的真相光盘时,我想到自己去天安门证实法亲自看到同修被迫害的一幕一幕,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我感到愧对师父的苦度,在同修们的承受面前也感到惭愧。我为自己走错路伤心的哭了好几天,也曾跪拜在师父的法像前向师父忏悔,发誓,一定走好走正以后的路。

我知道如果我再这样悲伤下去,又会被邪恶钻空子,我从悲伤中振作起来。抓紧一切时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头至尾把师父的所有讲法学了一遍。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找到了我走错路的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做到以法为师,没有做到坚如磐石的达到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还有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再加上自满心被魔钻了空子。当我看到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走错路的学员都不是真心想背叛大法,都是由于有执着被邪恶利用了,师父要我们不要给他落下一个弟子时,我决定去找我认识的还没走回来的同修,他们有的走入了佛教。因为我通过学法明白了一旦真的离开大法,机缘一过,他面临的将是什么。

我把师父有关这方面的讲法抄写下来,找到同修给他念或让他自己念,再把我自己走回大法的体悟说给同修听。有的通过和我们一起学法向内找很快就走了回来,有的怎么都触动不了他。我就回家学法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同时请同修帮忙发正念,清理他的空间场。过一段时间再找他或叫上同修一起去找。在和他们一起学法对照法理向内找时,我深知同修在这时是最脆弱的,最怕指责,我就用同情理解他的心态与他交流,和他学法。一次两次,有的甚至找了十来次,直到他醒悟过来。

有一次我认识的一位同修,他走入了佛教,我去了几次给他念了很多师父的讲法都没能唤醒他,我真的有点泄气了,心想再去最后一次,不行就放弃他。在去找他的路上,师父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同心来世间 得法已在先 它日飞天去 自在法无边”(《洪吟》<了愿>)。听着师父的声音,我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心想这是师父点悟我一定要唤醒他,这是我的责任,我们发着誓一起下来,一定再一起回新宇宙中去。

不管是我身边脱离法的同修,还是一两百里外地的昔日同修,不管是我能亲自接触的昔日同修,还是其他同修找到我要我去帮忙唤回昔日的同修,我都觉的我应该也有责任做这件事。只要同修能重回大法中,我都为他感到高兴。

无条件向内找,消除间隔圆容整体

最近两年,我与身边一同修发生了几次矛盾,由于那时自我观念比较强,还有一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和许多执着心找不到,导致自己听不得不同意见,没修出一点宽容对方的心,更不用说大善大忍了,只要和同修谈到激烈的地方,自己就跟着炸了。

直到去年师父生日,同修叫我写一篇交流稿,在写的过程中,我仔细的找自己的执着,有时那种邪恶的物质干扰我的思想,加强我的执着,叫我找不准,叫我不愿承认它。我认清这些之后,就发正念清理干扰我向内找的因素。当我写完交流稿后,又找到不少在以前没找到的执着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同时也悟到一些新的法理。我决定彻底放下这些人的东西,用大法的法理修正自己。

从那以后,我在平时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修掉那些执着,尽量不叫这些执着重返,即便有时还有一些,但它变的越来越弱,只要发现,我就正念清除它,决不任其摆布。我就想师父讲过“人身体就是一个小宇宙”(《转法轮》),在我的这个宇宙中呆着的生命必须都得同化宇宙大法。不正的因素毫不客气的铲除。在向内找修心的过程中,我心的容量也在加大,忍耐力也增强了,平时尽量保持着祥和的心态。再遇到不顺心的事和听到冤枉我的话时,我会对照法理向内找,用祥和的心态去对待了。真的就象《转法轮》中师父讲的:“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

当我从这些矛盾中学会向内找修自己,心性得到升华,层次得到提高的时候,回头再看看这些所谓的矛盾,真的就是为我们提高准备的。因为我们那时不悟,总是看对方的不是,遇到问题向外找,那就叫我们互相“撞包”,也得叫我们悟上来,这就是师父的慈悲。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讲:“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师父也讲过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我们利用了这些矛盾得到了提高,我们不就把它变成好事了吗?当我从法理中升华上来的时候,我由衷的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也谢谢同修帮我提高。

这时我也悟到了整体上不断有同修被迫害,也与我们整体上还有间隔有关系,同修之间有间隔,整体被分裂,被邪恶钻了空子,给整体造成了损失。要消除整体上的间隔,就必须从每个大法弟子自我做起,消除整体上的间隔我们每一位同修都有责任,整体上有间隔也与我们每位同修都息息相关。

我和那位有矛盾的同修虽然通过向内找矛盾消除了很多,我的确也放下了很多,但在处事中我发现我们彼此的内心深处还存有间隔的物质,见面时还都存有戒备对方的心,不愿坐到一起交流,不能敞开心扉。我想既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就有我要去的心和我要做的事。我决定亲自找同修敞开心扉的谈,和她消除所有的间隔,我们太承认邪恶制造的这个间隔了,每个人都在抓着不想放,嘴上说着否定旧势力,心里和行为上却承认着配合着邪恶。

当我决定要去的时候,思想中又有一种物质拽着我,不叫我去,我开始乱想她能听進去吗?她能接受吗?等等。我无理智的想着同修会和我怎样。好半天我才意识到,这不就是邪恶在干扰吗?它怕我们消除间隔,是它怕死呀。我下决心以最纯净的心去找同修交流,我坐下来先铲除干扰,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把那些叫我争斗,使我怨恨还有委屈、不平等物质彻底灭尽,发了半小时的正念。

我来到同修家,她对我很热情。我俩闲谈了一阵,我想把我想的和她说说。她告诉我明天她老伴就过“五七”了,这时我的人心又上来了,心想以后再说吧。我俩还是交谈着别的,看看表快四点了,我想一会儿走吧。突然,天下起了雨,想走也走不了了,真是天留客呀。我也悟到是师父在点悟我和她说,师父在帮我开创说的环境。我立刻向内找我不想开口的原因,是我还在用原来的眼光看同修,认为自己找到了很多执着得到了提高,看着同修的表现,认为她没怎么提高,是我把自己看高了。还有虚荣心、面子心,放不下人的这个臭架子,我想到师父讲过那架子能是好东西吗!我要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神的心态和同修交流。

在谈的过程中,我们彼此向内找着自己,我们谈的特别和谐,都很接受对方的看法,而且我们的心态始终都是祥和的。当我听同修对我说:我感觉的到,你确实提高不少,同修们都在提高啊。我就感觉到在我们两个人心中隔着的那座间隔我们的山就象冰雪一样的溶化掉了,我们的心立刻贴近了。我也说,你也在提高,看我们今天谈的多好,我们都笑了,都同时说以前的都过去了,我们谁都不要再拽着那些肮脏的东西了,那些是带不到新宇宙中去的。现在从新开始,再有理解不了对方的,我们当面谈,不要在背后乱指责了,珍惜我们这最后的机缘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呀。

我跟同修说我们产生间隔谁最高兴?邪恶最高兴;谁最痛心?我们的师父最痛心;害的又是谁?我们这些大法弟子是真正的受害者。(这时我们都掉下了眼泪)邪恶想方设法瓦解我们,我们整天说正念正行,但有些事却在旧势力画的圈圈中转不出来,干着邪恶势力干不成的事。这位同修也找到了自己的执着,最后我们都表示解体以前的矛盾,解体制造间隔的邪恶因素,不再上邪恶的当,要让我们的师父高兴。

通过这番谈话,我觉的在我的心里又亮了一大片,感到头顶上掉下一大块沉沉的黑东西,放下了人心,消除了间隔真是轻松。我又决定找我的三姐敞开心扉的谈,消除间隔,因为我们都还有没修掉的人的姐妹情,在一些法理和一些事上发生过争论,很长时间我们姐俩的心都被一种物质隔着,很疏远,见面时也很少在法理上交流。

当我有想找她的想法时,三姐给我来了电话,叫我去她家取香椿,我心想真是弟子想对了,师父就帮着做呀。我正准备去三姐家的头一天晚上,洗完头,正用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一边吹我就一边想,到三姐那儿,我一定要用纯净的心把我最近的一些悟法交流出来。正想着想着,突然师父的一句法打入我的脑中,“间隔一除尽 世上摆油锅”(《洪吟二》〈报应〉)。这时我的整个身体“轰”的一下就象发生了地震一样。我恍然大悟。原来邪恶还有栖身之地,迫害迟迟不能停止,首恶还被利用着没得到应有的报应,是因为我们的间隔还没除尽,甚至由于我们的人心不去,都还被邪恶利用着制造着互相之间的间隔,死死的抓着这些邪恶的东西不愿撒手。开天目的同修看到在另外的空间邪恶还有躲藏的地方,那不就是人世中的我们还有间隔造成的吗!(对师父点悟我的这句法的理解,是我当时所在层次的理解)

我来到三姐家,很纯净的和她交流着法理,我们都向内找自己的人心。她又把身边的同修叫到一起,我们共同交流,因为很多同修由于还有放不下的人心,表面若无其事,但在心里隐藏着对其他同修的排斥,造成整体不能圆容到一起。当我们从法理上交流完,同修们都意识到了是自己的人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没修去被邪恶钻了空子,从而加强了同修间的间隔,都当场表示彼此消除间隔,从新开始。消除了间隔的同修都感到特别轻松,三姐愉快的说:“找到了这些人心,我真感到象脱了一层厚厚的人的壳。”看到这种场面我真的很感动,同时在交流中我也得到很大的提高,又悟到很多法理。

我和同修间的间隔就这样彻底的消除了。其实,间隔就是我们还有人心造成的,就是我们放不下自我造成的,是我们的私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被邪恶利用了,加强了同修间的间隔,给我们的整体造成损失。师父讲过:“我告诉大家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加拿大法会讲法》)何况我们的同修呢?师父赐给了我们宇宙大法,又要我们成就宇宙中的王和主,我们的心胸就应该象宇宙一样的宽阔,层次越高容量越大,容的众生越多,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包容的呢!而且我们的间隔不除尽,我们谁也圆满不了,还拖了正法的進程,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那种制造间隔的邪恶物质在我们的整个空间场中存活着,那种物质是相互连带的,横向纵向的联系着有间隔的两个人,甚至也干扰着别人。哪一方不把它割断,它都有存活的空间。如果双方都同时把它铲除,它才彻底的消失。要想铲除间隔就需要我们向内找,更需要我们无条件的向内找。就象师父讲的“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

让我们手挽起手,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更理智的走向更成熟,正念正行踏上回归的路。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