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七年走入大法以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伟大的师父好!
尊敬的各位同修好!

我是在二零零六年底接触大法的,但由于自身业力干扰和外来魔难的阻碍,最后是在二零零七年五月才真正走入大法中来的。万分感激慈悲伟大的师尊,没有放弃弟子,处处看护、保护着弟子,才能使我最终从这大半年的巨大魔难中走了过来,成为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

今年的法会,我希望能汇报一下在最近的这一两年中,师尊是如何一步一步引导我修炼,使我不断升华,使我从一名新学员开始转变成为正法洪流中的一个微小粒子的过程。

一、从求知转变到实修,从感性升华到理性

刚走進大法时,由于大量学法和坚持背法,学的扎实,虽然多数是从感性上认识法,但那段时间碰到什么大大小小的考验或魔难,整个人的心态还是比较稳、比较好的,几乎整天都是乐呵呵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脑子里经常冒出两个字来:“实修”。有时冒出师父《洪吟》里的诗句:“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我悟到可能是师父点化:我没有做到实修。向内一找,真的找出很大问题来。

师父说了学法要“无所求而自得”(《精進要旨》〈学法〉),但起初我还是带了强烈的求知识之心和好奇心,对师父讲的宇宙结构及历史等方面的法感兴趣,并没悟到那其实都是与修炼有关系师尊才讲的。所以往往当我带着这些不好的执着心去学法时,什么也看不到;反而在我不带有求之心去学时,却能看到一些法理。可是就算看到一些法理,更多的时候却没有悟到,那是师父告诉我应该从这些方面来修心性;反而把法理当作了知识来求、当作学问来研究。不知不觉中,把法理掌握了多少、经文看了多少遍当作了与别人相比修炼的好不好的标准。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我就开始提醒自己要时时遵照师父讲的法去实修,踏踏实实的修自己,把求知识、求理论的心放淡。

逐渐的,师父又使我悟到:不能总是从感性上认识法,要提升到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了。随后,我就体会到,师父通过各地讲法的内容、通过明慧网的法理切磋交流文章,来启发我这方面的悟性,一点一点让我明白如何从理性上认识法。在师父一步步的引导、点化下,慢慢的我在这方面提高上来了,对法的理解开始深刻起来,而不仅仅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了。遇到问题也开始能从法的基点上来理性认识、分析和处理了。我发现,当我越来越能从理性上去认识法时,起初对法存有的那些常人式的迷惑、怀疑就越来越少。

二、比学比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刚得法时,我几乎处在独修的状态,与同修们接触的时间不多,提高也慢。感谢师父的安排,后来与一些同修成立起了学法小组。在学法小组中,我和同修们一起比学比修,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从中得到很大提高。

有的同修得法才一年,可是非常精進,三件事做的非常好,给陌生人讲真相也讲的很不错,还能吃苦,双盘一下子能忍痛坚持盘两个多小时;对比她的勇猛精進,我真的非常佩服,也对我产生了很大的促進和激励作用!有的同修对他人非常真诚、热情,跟他们在一起总是感觉如沐春风;对比之下,我知道自己应该在这方面要多下功夫了。有的同修在修口方面做的非常好,也没有显示自己的执着心,和他们一起,我就知道自己的话还是多了那么一点点。有的同修一心想着整体如何能提高更快,在三件事上如何共同精進,经常引导大家更多的从法理上去切磋交流,并且经常主动给大家提供很多技术方面的帮助与信息……,这一切对我的帮助都非常大。

开始花真相币时,我有点胆胆突突,有些怕心,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大的突破。自从有一次和两位同修一起,看到他们很自然、很坦然的把真相币递出去给收款员后,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胆子一下子就壮起来了。回去自己再花真相币的时候,也能做到自然、坦然了,怕心也逐渐没有了。

有个同修,以前我每次给他指出不足时,他总是不愿接受,有时还弄的双方都不愉快。同修给我指出,说我有强加于人的心,总认为自己的认识是对的。我不断向内找,最后终于发现确实如此。虽然出发点是为同修好,可我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总想让别人接受我的观点,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所以结果往往适得其反。而当别人不接受时,那颗证实自我的心又使我觉的很不愉快,语气也不耐烦了,还觉的同修怎么这么不悟,其实不悟的那个人是我啊!认识到自己的执着后,每当我再看到同修可能存在的不足时,就尽量用切磋交流的语气,在法理上与其共同探讨,并时刻提醒自己不要把自己的个人认识当作绝对的真理。

由于特殊原因,我能够比较方便的下载很多大法资料和真相材料,因此也给同修们提供了不少这方面的资料。一次我发现有一份真相小册子《真言》(特刊)内容很全面,几乎把我们讲真相中主要的内容都涵括了,我觉的很不错,就口头推荐给同修们,建议他们使用。可当时大家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后来又提了一次,大家还是没有反应。这么好的真相材料,大家为什么没兴趣呢?自己心里一下子有点儿不舒服,不过很快我就开始找自己。发现自己有证实自我的心和显示心,虽然同修们也会在明慧网上下载资料,但我总是以“最新资料提供者”身份自居;同时又起了强加于人的心,自己认为是好的东西,就觉的别人应该要接受。我问自己:给大家推荐这小册子的目地是什么?是把它作为一个能够协助同修更好的讲真相的辅助材料、推荐给大家来参考和选择,还是为了证实“我”总是能给大家提供不错的资料?

摆正基点、放下执着后,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不再停留在口头上只给大家抽象的说一说,而是把这个小册子打印出来拿给大家看,当然也没有抱着一定要大家接受的执着心。当大家很直观的看到小册子的内容后,都说很好,有的马上就表示可以当真相信邮寄,有的表示可以去发放。而且许多人仿佛才第一次发现有这么一份真相资料。如果换在以前,我肯定会说:“早就告诉过你们很多次这份资料不错了,你们就是不听。”不过现在,我只是微微笑着,什么也没说。

看到神韵晚会连续两年都有“筷子舞”的节目,我悟到我们这个集体所有大法弟子也象筷子一样,一根筷子容易断,一把筷子难折断!因此,我悟到自己要尽量无条件的去配合大家、配合整体。

举个很小的例子,每次我去参加小组学法,路程都不近,光是一个单程就要花一两个小时,有时为节约时间打出租车成本也比较高。但我认识到,要珍惜师尊给我们安排的这个得之不易的学法与交流环境,只要能维护好这个环境,只要大家能共同提高从中受益,我自己的一点个人小麻烦根本不算什么!对不经常联系、很少能来参加小组学法的同修,我内心也一直把他当作是我们整体中的一份子,决不承认旧势力的种种安排来间隔、分割我们这个整体。

三、从向外求到向内修,一步步学会向内找

在学会真正向内找这方面,经历了一段“被动—主动—无条件向内找”的过程。

起初知道要向内找,是因为师尊在法中不断的反复叮咛我们一定要向内找、向内找。但那时,实质上我只把“向内找”当成口头禅挂在嘴边,是被动的修自己。往往是矛盾产生了,才想到要找自己,有时甚至还不能做到。当然也能从师尊讲法中、或同修切磋文章中发现自己的一些问题,主要是自己能意识到的一些比较明显的执着。可是,严格的说,那个时候更多的是向外找,而不是向内修。还好为人师,总觉的自己知道的法理多,能看到别人的执着与不足,好象别人都没有自己明白似的。

由于不断向外找,与某个同修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他越来越不愿意与我交流,说彼此很难沟通。这时我还不悟,还极其可笑的认为,那是师父故意安排同修不理我、明明我法理悟的好、也叫他不接受,以此来扩大我心的容量。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两个我一直执着于他们的执着的同修,好象我们之间发生了矛盾,我希望其中一个与我谈的比较来的同修支持我,可是他却一声不吭,明显站在另一同修那边;而另一同修却拿了一面铜镜递给我,一边大声的对我说:“你长的也不好看嘛!你照照你自己!你照照你自己!”醒后我很震撼,悟到那是师父在点化我,说我“长的也不好看”(也有不好的执着),要我也“照照自己”(找找自己)啊!

是啊,别人的言行实际上就是自己的镜子。看到别人(不管是常人还是同修)的问题时,作为一个修炼人,难道不应该首先对照自己是不是也有同样或类似的不足吗?如果都在看别人,不修自己,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那和旧势力有什么区别呢?问题怎么能真正解决、心性怎么能真正提高上来呢?

这个梦让我终于清醒了,使我意识到:修炼没有偶然的事,当我看到别人的执着时,那是师父给我看的,目地是让我对照着修自己,而不是去修别人;学法时明白的法理,那是师父给我修的,不是叫我帮别人修的。

从此我能够主动去向内找了,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有一个飞跃性的质的改变,心态也开始变的平和宽容了。懂的主动向内找后,再回想以前,才发现,原来我认为修的不如自己好、法理不如自己清晰的同修,其实在很多方面都比我强多了。有时认为比别人认识高明的地方,等提高了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那时的认识实际上可能是比别人低的。

不过,虽然能主动向内找了,开始还不能做到完全无条件的向内找。矛盾中觉的确实是对方错了的时候,心里就有点愤愤不平,虽然也在找自己,但总想让对方也要找找自己。

学法小组成立后,开始大家的状态都很不错。可是慢慢的,由于大家都希望帮助学法小组内个别同修,希望从法理上帮其提高,渐渐的我的关注点就偏向如何帮助同修那里去了。那时我经常想的是从哪些方面来提供鼓励和帮助;又看到导致这个同修提高慢的原因之一是她的家人同修们,觉的她的家人同修对她的指责、抱怨多于反过来向内对照找自己,于是对她的家人同修们也产生了一些想法;而当时又出现另一位同修对某同修的执着比较执着,不知不觉中自己也受到影响,也开始执着起他们双方的执着来;情况没有改善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中又着急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我越修越累,而且被影响的好象不能象以前那样精進了。知道这种状态不对,可是好象无法摆脱。

有一天看到一篇切磋文章,同修在文中说,当她遇到矛盾时,“即使百分之百错在对方,也要百分之百找自己”。我恍然大悟,我又犯了老毛病,眼睛又跑到别人身上去了!而这些事情从表面上看,矛盾的焦点主要在别人那里,这让我忽视了向内修。

师父不是早就说过吗:“我经常跟大家说这样的情况,就是俩个人发生矛盾的时候,各自找找原因:我这儿有什么问题?自己都找找自己有什么问题。如果第三者看见了他们俩个人之间有矛盾,我说那个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让你看见的,连你都要想一想:为什么叫我看见了他们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啊?这才行。可是你们一旦碰到矛盾的时候都是往外推,找别人的弱点、缺点,你这就做的不对。”(《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虽然我经常把师父这个法挂在嘴上,可关键时刻还是没修自己!那时候自己那颗心,就跑到如何帮助别人提高、而不是首先对照自己的不足去修了。都向外看去了,问题怎么能根本解决呢?那颗心怎么能不累呢?

从此以后,我就开始努力要求自己尽量做到“百分之百找自己”。开始有时还会习惯性的看看别人的执着,但是一有这个念头,我就告诉自己不要这样,得看自己。时间长了,初步能形成一种机制了,开始真能慢慢做到无条件向内找了,虽然还不能保证每件事情上都能做到,但至少已经是一个好开始了。我体会到,当自己向外求的时候,问题看上去很复杂,自己那颗心也很累;而当能够做到无条件向内找的时候,事情好象突然变的简单了,自己的心态也变的轻松、愉快、祥和了!这时的自己,更能够谦逊、宽容待人,更能体谅他人,更能站在别人的角度上为他人着想了。

四、大法给我开智慧,讲真相逐渐成熟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随着向内找心性不断提高,大法也给我开智开慧,使我在讲真相方面逐渐成熟起来。当中我也深刻体会到,真的是“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

比如说,在与陌生人讲真相过程中,开始只顾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滔滔不绝的讲,根本没有理会对方能否接受,也很少互动,以致有时常人问我:“你是不是当老师的?”(其实我不是)幸亏那时凭着师父法身的加持和自身的一股劲儿,多数情况下还是能使对方同意办理三退声明,退出“党、团、队”邪灵组织。但是在讲的过程中,经常带有证实自己、把自己观点强加于人、以及好胜心、争辩心、怕心等等这些执着;而且有求结果的心,总想把对方讲退,目地是又增加一个“三退”人数啦。在这种情况下,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不好,怕心反而还增强了。

深入学法后,悟到师父要求我们讲真相时,要尽量顺着常人的执着、理智智慧的去讲才行。在向内找过程中也发现了上述的执着。随着把这些执着心逐渐放淡,心性逐渐提高,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够顺着常人的执着和他能够理解的角度、自如的去讲真相了,使人更容易接受我的话。当然为了讲清真相,我还花了些时间,耐心的多看了几遍《风雨天地行》、《九评》、《解体党文化》、《漫谈党文化》等等相关真相资料。

我悟到,讲真相时如果条件允许话,就尽量用心的把真相讲透,使人真正明白,而不能只流于形式、三言两语讲完就行了,也不能只把人劝退了就算他得救了。如果一个人对大法的真相不了解,没有从内心上根本的扭转对大法的看法,那这人从根本上说还不能算真正明白了真相。所以现在我讲真相时,不执着于结果,如果当时对方能同意“三退”最好,但如果对方暂时不同意,我也不着急,就尽量给对方讲明讲透了,同时尽量多提供各种真相资料。我相信他一旦真正明白了真相,他自然就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选择了,也应该有机会让他真正表态的。

以前发资料,都不敢面对面发。心性提高上来后,自然而然就去掉了怕心,顺其自然给常人面对面发起资料来。有时给常人发资料时,为了让人珍惜他,不至于当成普通资料毫不重视、随手乱扔,之前我都首先介绍一下光盘的内容,顺着常人感兴趣的话题讲,往往都能吸引起常人的极大兴趣,许多人都迫不及待的拿了光盘要看,还高兴的连声说谢谢。当然偶尔也会遇到不要资料的,但往往都与我当时的心态和状态有关系。

自然而然的,我也成立了家庭小资料点,自己上网下载资料、做小册子、刻光盘、写真相信。我发现随着心性不断提高,我做资料和发资料过程中的智慧也是越来越多。资料越做越美观、质量越来越好,同修们看到了都觉的不错;制作效率也越来越高,并能不断改善与提升。

刚开始在住宅区发放资料的时候,为了保证资料能被每家每户收到,而不被常人当垃圾一样处理,我确实花了好一番心思。不过开始的方式方法比较“笨拙”,费事费力。后来随着心性提高,智慧就来了,现在发资料的方式比较有效率,速度快,效果也较好。

我悟到每年的一些重要节日,如世界法轮大法日、新年、中秋等,作为有能力的弟子都应该向明慧网发送对师尊的问候祝福。大法修炼虽然不重形式,但我们在这些节日给明慧网发送对师尊的问候祝福,也是证实法、震慑邪恶的一种形式,对救度众生也是起到很重要的作用的。

因此,我就开始坚持每个相关节日都往明慧网上给师尊发送问候祝福。后来想要学做贺卡,有了这个愿望后,师父就安排我在一个偶然机会下得到同修帮助,让他大概教会我如何利用画图软件来制作简单的贺卡图片。但当自己开始做第一张贺卡的时候,费时费劲,很多操作技巧都想不起来了,只能用最简陋的方法来制作,做的很辛苦,可是也不太好看。为此我不断向内找,第二张贺卡就好看多了。随着近来心性的提高,我对画图软件的基本操作技巧奇迹般的掌握起来了,仿佛无师自通一样,制作材料也丰富了,灵感也来了,图片做的也越来越漂亮了。

五、承担自己的历史责任,成为正法洪流一粒子

在努力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随着心性上的不断升华,对法的理解逐渐加深,我感觉自己不知不觉中已成为了正法洪流中的一颗小小粒子。在助师正法中,觉悟了的本性也在逐渐清晰自己应该如何去做了,很多事情上都能主动认识到自己的责任,主动去做好。

例如,以前自己只是从明慧网上“索取”,逐渐的就认识到,维护好明慧网不单单是其他同修的责任,当中也有我的一份责任。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开始主动向明慧网投稿,提供交流文章、真相信息、相关建议、向师尊发送节日贺卡、参加网上法会。那不单单是为了自己的修炼、为了自己的提高,为了向师尊交上一份答卷,也不仅限于为了与同修们共同切磋提高,更重要的是,我悟到,那也是证实法的一种重要形式,是正法的需要,更是作为大法弟子的责任。

当然,修炼的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也不敢说自己一直都能保持勇猛精進,有时也会人心执着难断、遇到困扰挫折,精進不起来。慈悲的师尊不愿落下弟子,总是通过各种方式点化。

一次为了帮助妹妹得法,我回了一趟父母家。由于离开多年,父母家里早已几乎不再存有我的东西了。可是无意间却发现一张微微泛黄的方格纸,明显的摆在我眼前。打开一看,竟然是我在高中时写的一篇作文,题为《二十年后的我》。细看之下,我大脑惊的一片空白——文中,我没有象一般学生那样写二十年后自己如何事业有成、如何过上幸福生活等等,却说自己将要“云游四海”,为世界和平、人民幸福而付出自己的一份辛劳与汗水,也为改变地球的现状而努力!说自己将能掌握微观世界和另外空间的科学,并致力于人类精神文明方面的工作,向人类论述生与死的意义!掐指一算,这篇作文的写作时间应该在一九九零年至一九九二年之间,那时正是师尊准备开始出来传法的时期。

当时我的心里非常震撼,悟到这是师尊用这种方式来鼓励我,启发我的正念,令我明白我的责任所在,敦促我赶快勇猛精進,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从那以后,我更明确了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重大责任所在。每当自己不精進时,就会想起自己的史前大愿,想起与主佛签下的誓约,于是我就会埋头用心学法,从新树立起正念,从新精進起来。

想写的东西还很多,远不止于此,再说几天几夜也说不完,篇幅所限也就不能尽述了。由于现阶段层次所限,法理悟的不深,修的其实也不够好,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