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所见色欲的肮脏和可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本来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个人觉得得法都这么多年了,色欲之心却一直不能完全突破,实在是说不过去(当然不是说发生了男女问题,那还了得)。最近一年来,当自己几次没有在思想中放下色欲之念后,师父连续在梦中用“猛药”点化自己,梦中的情景非常恐怖、恶心,而且醒来后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感觉师父在这个问题上对自己要求已经越来越严了,所以把梦境写出,一方面督促自己,加快清理这些不好的念头;另一方面也必须写出来让大家引以为戒。

梦中完全是非常肮脏的类似厕所的地方,但并不是真正的规整建筑的厕所,常常感觉似乎是地下室或者是山洞,比厕所还要恶心,四处都是的粪便,没有一块好地方,粘的满脚都是,散发着无法忍受的腥臭味。几个月前,又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这样的梦,梦中自己赤身裸体,抱着一根粗绳子,绳子由空中垂下,正沿着一个黑乎乎的隧道把自己往地底下送,而狭小的四周几乎贴着自己皮肤的隧道壁上涂满了屎尿,散发着阵阵难闻的气味,气味直往自己鼻子里钻。这种气味几乎把我从梦中熏醒。醒来之后还似乎能闻到,感觉恶心极了。

这几天看到同修的一篇心得《“运用神通”的秋日感悟》中谈到:我想特别一提的是我领会到如果色欲之心不去,想出神通是绝对不行的。对于有的心,如果还有一点没去,神通也会展现出来,但色欲之心不去,就不行。所以这个心也是所有修炼法门里第一个要去的心,真的是人和神的分别。因为当神通要在常人这个空间展现时,即使没有旧势力的阻挡,作为一个修炼人也必须要达到一个神的心性标准才能展现的。

我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得法的弟子,虽然闭锁着修,也不是说什么变化也没有。在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身体处于了一种很有意思的状态。那个时候已经得法二年多了,已经明白了大法是什么,修的非常扎实了。那个时候有一段时间,我只要一上床睡觉,就感觉自己实际上根本不是躺在床上,而是在船上,身体随着海浪的一浪一浪而波荡着。那种感觉实在太有趣了,人家一睡觉是上床,我一睡觉结果就是上船,就这样波荡着波荡着,现在想想还憋不住想笑。虽然当时不明白身体怎么了,但由于完全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所以我当时从来没有觉得是病或者是有需要去医院检查的念头,也没和家人说,个人隐约觉得反正应该是法的威力导致的,肯定是好事。后来师父讲法后才明白,实际就是那个时候层次突破太快了,虽然人体是完全不敏感的,可还是隐约感觉到了,可传到这个空间的身体仅仅能有一浪一浪的感觉,而在另外空间早是一个又一个空间被无比壮观的迅速同化了。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有一次在思想上色欲之心没放下,结果就随着它放纵着自己遐想了。当晚马上就做了个梦,梦中自己推着一辆自行车在爬一个很陡的大山坡。已经到了山顶了,只要再迈一步就到了,结果这时当自己抬腿迈这最后一步时,却不知道怎地,突然脚底发滑,我一下子就连人带自行车从高高的很陡的山顶滑了下来,当时伴随着自己的惨叫声整个身心都“忽悠”一下,那种感觉和人在高空中真实坠落的感觉是一样的,人惊醒了,一身冷汗,那种感觉太吓人了。

以后只要是有这方面的错误,要么是有同类的梦境,要么就是第二天早上到车棚子一看,保证自行车后胎彻底没气了。当时感到大法实在是太神奇了,师父的法身真的是时时刻刻在自己身边,别说行为,就是念不正都瞒不过去,修炼的路上不可能糊弄过关。

这一、两年,有的时候在思想上没有抵制色欲的念头。修炼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三年了,这个最基本的一入门老师就要求必须去掉的心却一直没能处理干净。也许可能就有这个原因,导致自己的能力被封闭着,不能在国内如此严峻的形势下,在我们这个空间如意的使用神通助师正法。所以我写出此文来,希望还有此不足的同修能引以为戒。其实,我觉的只要有这个心没去的人,都或者这样或者那样的受到了老师的点化,只不过是我们肯不肯正视而已。

同修们,精神起来,让我们用神的正念时时刻刻主宰自己,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