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让我得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得法,是一名走入修炼时间不长的新弟子,在这一年的修炼过程中,经历了由一个常人到修炼人的艰辛过程,真的是师父讲的:“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从起初不知修炼为何的我,到现在对师对法的坚信不疑,使我体会到了大法的美好,这是世上其它任何事都代替不了的。下面我就把这一年来的修炼体会向师父做一汇报。

一、我的得法经历

我是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家庭生活令人羡慕,丈夫很能干,我的生活比较安逸。可是,我总感到生活中缺少了什么,对人生的未来感到迷茫。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很快到了不惑之年,工作和家庭的压力也随之而来,让我时时感到苦恼。也就在此时,丈夫由于工作劳累,心脏病突发去世了。这犹如晴天霹雳,使我的精神几乎崩溃。工作不能做,孩子也无心管,陷入了对过去的回忆中,不能自拔。这样持续了有半年之久。在极度苦恼和无奈中,我开始上网,在网上我认识了一名基督徒,他说上帝是万能的,能解救我,让我学习《圣经》。我把《圣经》看完了,思想也有了一些改观,初步认识了神,可还是不能最终解除我的苦恼和来自身体上疾病的缠绕,经常头疼,只能靠吃去疼片才能缓解,慢慢的我就放弃了。后来又有同事给我介绍佛教方面的知识,但总也入不了那个门。

与此同时,在网上我认识了一个真正改变我人生之路的人,就是我现在的一位同修。开始我对他并不在意,爱理不理的,可是后来我发现他跟别人不一样,直觉告诉我他是一个好人,很真诚,也很有耐心听我说。他知道我对佛法比较感兴趣,就跟我讲了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同时他也跟我讲了有关法轮功的事情,而且他还告诉我他就是个法轮功修炼者,是修“真善忍”的。当时我听他这么说,感到非常震惊。因为在我头脑中,我对法轮功的认识还停留在九九年,我所认识的法轮功就是所谓的天安门自焚,非常可怕。

后来他跟我讲真相,我知道了自焚事件是假的,是共产党有意陷害,制造仇恨……。慢慢的我了解了真相,我被自己这么多年受蒙蔽感到气愤。后来他劝我退出这个邪恶组织,可我从感情上就是接受不了——我曾经是一名党员,曾经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这么多年的信仰,就凭你几句话和这些资料就能改变吗?我与他争辩,强词夺理。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固执。在他最后一次劝我的时候,他的声音哽咽了,我的内心真正的被感动了。

之后我又看了《九评》和《解体党文化》,这对我内心的触动更是无法言喻的。内心的痛苦、愤怒、害怕等多种感受交织在一起,非常难受。当我彻底认清了这个邪党的真面目时,毅然退出了这个邪恶组织。退出之后,我感到全身轻松,多年的压抑感消失了,对生活也有了希望。

从那以后,我开始学习法轮功,主要是看电子书,当时我还没有《转法轮》这本书。我非常想得到他。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想起了十年前(大约是九九年),丈夫拿回家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就是《转法轮》。我们都还没有看,时间不久法轮功就遭到无辜陷害。我丈夫非常害怕,就把书藏了起来,差点烧掉。我也不知道他藏到了哪里,但我确信书还在,所以我就翻箱倒柜的找,终于找到了!我内心的那份喜悦无法描述,看到师父的照片格外亲切,师父是那么慈祥,好象在对我们微笑。我如获至宝,如饥似渴的学了起来。

二、修炼的重要性

在学法的过程中,能明显感到师父给我调整身体。我一天跑好几次厕所,体内的毒素在排除,感觉身体很轻松。真象师父说的,走路一身轻,骑自行车就好象有人推。以前晚上我睡不好觉,学法炼功之后,睡觉也踏实了。尤其是我以前有头疼的顽症,严重时,恶心呕吐不止,必须靠药物维持,那去痛片不知吃了有多少。自从我学法炼功以后,我明白了法理,知道那都是业力所致,必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提高心性,刻苦修炼,吃苦才能消业。在炼功过程中,我也出现了几次严重的消业状态,那真是头疼欲裂,但我坚持着,坚持不吃药,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现在师父已经帮我彻底拿掉了那个病业。我感到大脑从未有过的轻松、清醒,工作效率高,做题速度快(我是理科生),也不觉得脑子累,精力很充沛,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而且在这一年的修炼过程中,我不用吃一粒药也没有感冒过。另外我以前也有慢性胃病,不敢吃生冷食品,现在也基本没问题了。还不只这些,整个人也显得很年轻,单位同事都说我越活越年轻,很是羡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给我带来的福份。

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炼法轮功后,我刚上高中的女儿也潜移默化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有时跟我一起炼功,她第一次打坐就明显感到头顶上方有法轮飞速旋转。炼功时间不长,我和女儿都感到腹部有法轮转动。女儿打坐时能很快入静,天目也开了,看到了佛光和众佛,金光闪闪,她感到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自己都不想回来。随后,我女儿打坐时,感到两眉之间以及两眉上方发痒,不断的翻花,三只眼睛同时看到了不同的空间,看到了地狱、天堂及更高层次空间的景象。她说地狱非常可怕,阴暗无光,湿漉漉的灰色地面,路两边笼子里关着一些小鬼模样的人,更奇特的是,在路的尽头,看到了她爸爸,坐在那里,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穿着黑衣服,头戴一顶官帽;而天堂则是另外一种景象,天上的白云都象是透明的,看到了玉皇大帝;在更高空间她还看到许多十七、八岁的小佛在炼功,从指尖发出一道道金光。之后炼功时,女儿天目都能打开,在地狱中找不到她爸爸了,在天上发现爸爸坐在一个平台上打坐,穿着常人的衣服,面色已经变的慈祥了,周围是很多佛在打坐,可他是独立的,却没有跟众佛在一起。

我通过看《转法轮》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我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切切实实存在着另外的空间,绝不是迷信。尽管我天目看不到,但我相信女儿说的都是真实的。我们每天晚上都要听师父讲法,看师父的照片,师父每次都对我们笑。而且女儿还能看到师父眼角有“真、善、忍”三个字。炼功过程中,执着吃肉的女儿突然之间不能吃肉了,一吃就恶心;还出现了消业状态,师父帮她清理身体;她还感到晚上睡觉身体飘了起来,走路很轻。她还看到了师父的法身,遥视功能也出现了等等。这一切都使我确信师父讲的都是真实可信的,师父讲的法是真正的高德大法。

我的父亲更是受益于大法。七十六岁的老人,患有慢性气管炎,经常咳嗽,还有高血压、动脉硬化等老年疾病,而且在十年前得了一次脑溢血。自打那时起就没有停过药。今年过年时,老人的病情加重,咳嗽不止,血压高达一百九十。到医院治疗,花了几千元钱不说,也没有明显好转。全家人很着急。这时我跟父亲说,你经常念两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身体有好处。我父亲也真心去念,咳嗽还真的减轻了。后来我干脆跟父亲讲,让他老人家跟我一起炼功,法轮功对治病健身有奇效。

家里人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我父亲同意了。我们每天坚持看《转法轮》,早上起来打坐(当时还不会五套功法的动作),他发现药不能吃了,一吃心口就发堵、还不能吃饭,而停了药就没事了。通过学法父亲悟到,他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把这颗怕有病的常人心放下。结果,他不再吃药了,血压没有升高,而且咳嗽现象很少有了,脸色也红润了,眼神由原来的浑浊状态变的清亮起来,精神状态非常好。到现在有半年之久了,老人没吃一粒药,身体很硬朗,每天爬五楼,买菜做饭都能干。通过这件事,家里人更加相信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现在我家中几十口人都相继退出了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更可喜的是,我姐姐和妹妹以及她们的孩子也都得了法,师父也开始管她们了。在休息天,我们全家聚在一起学法、炼功,然后切磋交流,真是其乐融融。家庭气氛非常和谐,生活也变的更加充实了。每个人的心性都在不断的提高,道德观念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她们认为首先要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在工作中能够做到吃苦在先,不挑肥拣瘦,真心帮助别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全家人发自肺腑的说:“法轮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就是好!”

三、讲真相救人

当我彻底认清了邪党的真面目,知道世人都在被它的假面具所欺骗毒害时,我意识到不能让众生再蒙受欺骗,再随它一起做恶,更不可以让众生跟它一起犯罪!更不能成为邪党的牺牲品!于是,我就试着先从自己的亲人开始讲真相。

首先是我的父亲,他在“四清”时期是大队会计,受到迫害,遭到非人折磨。由于思想不通,想寻短见,自己去摸高压线,被电击在地,手被严重烫伤,最终经受不住打击,造成精神分裂,只要一受刺激,就会发作。我父亲曾经是个老党员,很清楚邪党的流氓本性。我跟他讲天安门自焚是造假,是共产党有意陷害法轮功,还讲了中共为了牟取暴利,做出伤天害理的事,竟然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令人发指。他非常震惊,但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清楚邪党的本性,所以我父亲很快就退出了这个邪党,而且还帮我一起讲真相救人。我在一元纸币上写上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使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父亲没有怕心,他出去买东西时就花了出去。之后,父亲更是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其次我跟在大学读书的侄子讲真相。年轻人跟老年人不一样,他们的党文化思想比较严重,不象老年人传统观念强。现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更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认为那些都是虚无缥缈的,认为是一种精神寄托。他们认为谁都不可信,只相信自己!认为自己是最可靠的!我讲到邪党的贪污腐败现象,社会道德大滑坡,讲到现在的人纸醉金迷,为了金钱为了个人利益,不择手段,还有现在出现的天灾人祸等现象,这些都不是偶然的。他也很认同,知道这个邪党腐败,已经没有什么希望可言了。但他说现在毕竟是他们在执政,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要犯傻。再跟他讲天安门自焚事件时,他开始也不相信,但他知道我不会去骗他,知道我是为他好,我给他看了相关的资料和图片,也给他看了《九评共产党》。这个《九评》真的是威力很大。《九评》能让世人彻底认清这个邪党的本来面目,他明白了真相,认识到只有退出这个邪党,才能摆脱这个邪灵的束缚,才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所以他也很快退出了邪党。

我在教学过程中也有意识的跟同学们讲一些社会道德问题以及官员的贪污腐化现象。比如象毒奶粉事件等,这些现象都是因为人失去了心法的约束,不讲道德,不敬畏生命,一味的以牟取暴利为目地,才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还有现在出现的严重的环境污染现象,以及天灾人祸现象,都是人疯狂的掠夺大自然,违背了古人的天人合一的理念,才招致了大自然的报复,这就叫“人不治天治!”

由于学生普遍受无神论毒害,所以才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我也有意识的渗透这方面的思想。我跟他们讲:你们相信人真的是猴子变来的吗?达尔文進化论对吗?同学们不妨到网上搜索看看相关方面的报道。另外,我也跟他们讲在我们本次文明之前还存在着文明,也就是史前文化,比如象大洋底下发现的高大的古代建筑,还有一些古代壁画以及考古学家发现的“三叶虫”化石等。这些都是科学家发现的。如果我们把这些发现整理起来,足以改变我们今天的教科书了。学生听到这些很是兴奋,有人认同,有人疑惑,有人感觉很新奇。但我觉得同学们的思想被打开了,他们相信老师说的话,这样可以逐渐改变他们的思想观念,为他们以后了解真相打好基础。

四、做一个真正的修炼者

我在修炼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时首先是来自家人的反对,他们既担心又害怕,好象是我选择了一条不归路。但随着他们渐渐明白真相和我发生的身心变化,他们知道了大法是让人做好人,教人向善,修身养性,强身健体,对自己对家庭乃至社会都是有好处的。我在修炼中遇到最大的关就是那个情关。它时常干扰我的心性,那种不好的欲望时不时冒出头来,搞的我心烦意乱,尤其是晚上睡梦中经常出现情魔的干扰。开始时,自己定力不够,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人,想不起师父说的话,没有很好的过关。而且自己的心性变的很差,脾气也暴躁,还经常向孩子发火,使得孩子也越来越不听话。我知道了这是修炼人遇到的第一关,人人都要过的关;情在另外空间也是一种物质存在,如果你不能放下,就等于在加强他的能量,以后的关就更难过了,我的主意识清醒了许多。以后再出现这个问题,我就能马上警觉起来,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彻底否定它,不允许它干扰我,这样很快就能过去。实在不行,我就起来打坐,发正念,直到这种念头彻底消除为止。现在,我基本能过这一关了。当这种执著心去掉的时候,干扰也就没有了。现在想来,那真象是人的生死关一样。如果没有大法,没有道德的约束,心性提高不上来,那就非常容易掉下来,而混同于常人,这一关就很难过去。

我修炼后遇到的第二关,就是跟女儿之间时常发生矛盾。尤其在修炼初期,女儿把我的心磨的简直要发疯。炼功时,女儿不愿意炼,因为腿疼,怕吃苦。在我的强迫下她又不得不炼,结果她不安静,说话,搞小动作。看到她那个样子,我非常生气,就说:“你以为只有你炼功腿疼呀,妈妈比你的还疼,我都坚持下来了。你知道吗?师父的法身看着我们呢,你这样子师父会高兴吗?炼功还说话,这么不严肃,这不是不尊敬师父吗?”她听我这么说,反驳道:“你别拿师父压我,妈妈,看你那凶样,你有慈悲心吗?你即使修成了佛,也是一个厉害佛!”于是我就去照镜子,发现自己的面目确实有些狰狞,真有一幅气急败坏的样子。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错,觉得是站在法上的。

后来,女儿发展到,如果不顺她的意,就用不学法、不炼功来要挟我!我发现问题的严重性后,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我说的话也没错,可女儿就是不听呢?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存在着很傲慢的心,没有尊重女儿的意愿,总是把她当成孩子看待,执著于母女情,没有站在女儿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只是一味的要求她顺从于我,认为自己说的就是对,必须照办。而这样做,女儿是不会服气的,就容易顶牛。我知道是需要我必须认真学法,加深对法理的认识,需要我提高心性了。后来,我不再强迫她。要求她做到的,我自己先做好。到炼功时间时(我们晚上炼功),我就说:“你如果没完成作业,就继续做,妈妈先炼功了。”我的心是平静的。当时她没有表态,可是炼功音乐一起,她马上说,妈妈我跟你一起炼功。我跟女儿一起炼功时,感到能量场很强,效果也好,晚上睡眠也踏实。

我和女儿几乎每天都在过心性这一关。有一次,女儿不愿意弹钢琴,可能是太累了,我多次提醒也不见效。我这火气就开始往上冒,声音也不自觉大了起来。女儿就给我顶嘴:“这首曲子很不好弹,要不你来弹弹试试!你再逼我,我就不学了。我就是将来学好了也不感谢你!”顿时气的我暴跳如雷,我大声骂她,我说:又不是我在学琴,妈妈辛辛苦苦带你,你竟然说这种混帐话!一怒之下,拿起床上的玩具向她扔了过去。女儿害怕,不敢说话了……。

过后等我平静下来,女儿对我说:“妈妈,那玩具也是有生命的,你随便扔它,你没有善心,不符合真善忍。”我也觉得很惭愧。修炼这么久了,心性还这么差,连一个常人都不如,孩子都教育不好,还谈什么修炼人?

我向内找,发现自己心理浮躁,脾气坏,教育孩子缺乏耐心,执著于女儿的学业,给她带来了压力,没有站在法上去引导她。其实只要我的话符合法理,女儿是听话的。也可能是师父在考验我的心性,去掉我容易急躁的坏脾气。有一次我在做饭时,着急慌忙的炒菜,不小心把锅盖掉了下来,锅盖边沿不偏不倚重重砸在我的脚面上了,我穿着凉拖鞋,把脚砸的生疼,跳了起来,气的我真想把那锅盖扔了出去。我突然想起了女儿说我的话:要有慈悲心,那也是有生命的,我忍住了。我想这都是自己心性不好带来的恶果。之后我就改掉了一生气就扔东西的坏毛病,自己的心性也得到了锤炼。

现在我和女儿之间很少发生矛盾,遇到问题,我都能站在法上跟女儿探讨。有时她放学回来,闷闷不乐,抱怨同学自私,她真心对别人,可别人不相信她的诚意,还说班里的场不正,说他们的业力很大。我就跟她讲:“别人对你不好,是在把自己的德给你,这也是给你提高心性的机会,应该感谢人家;还有一种可能,是你以前欠人家造成的业力,需要偿还;但不管怎样,都要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然后我跟她一起听师父讲法,听着听着,她突然说,妈妈我又悟到了一层法理,我心里亮堂了……。

其实,修炼过程中,遇到的矛盾和问题真是多如牛毛,有时也觉得很累,很苦,也会消沉。想想修炼这么苦,自己到底为什么要修炼?修炼不就是为了返本归真吗?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修炼过程中,如果没有大法的指引行吗?不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去做行吗?不吃苦怎么提高呢?同时我也认识到,修炼之所以感到苦,是因为我们放不下的常人心太多,执著太多。因为放不下那些名、利、情,所以才会感到苦恼。由于我们迷的太深,乃至于把自己真正的家都忘了。想清这些,心里感到不再迷茫了。也就在今天,女儿跟我说:“妈妈,你的心性比以前好多了,比我强,我佩服你。”

到目前为止,我基本处于封闭式的自我修炼状态。我除了跟网上的同修有交流之外,不认识其他同修。我主要是通过上明慧网看《明慧周刊》,来了解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和正法進程。修炼过程中,我的状态也是时好时坏,遇到的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掉下去的危险。网上同修总能及时的给我以提醒,时时鼓励我,帮我在法上认识问题,使我不至于掉队。同修督促我加紧背法,帮我提高对法理的认识,真正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开始时我热情很高,每天背诵一个自然段,很快第一讲背完了,感到心性提高了不少,心灵也纯净了许多。可是到第二讲就停顿了,各种干扰也来了,心静不下来,炼功也胡思乱想。我发现这些都是来自常人社会对我的干扰,我的心性掉下去了。

在《转法轮》中,师父的法理讲的很明确了,关键是看我们能不能修去常人的各种执著心,真正的树立起神念。那么怎么树立起神念呢?在遇到问题时,想想作为一个神是怎么想的,神是怎么做的?可我们在遇到具体问题时,又是怎么做的呢?人念总也去不掉,遇事往外找,找借口,总想争个高下,往往会使矛盾激化。我体会到,遇到矛盾,首先想想自己是否真心对待别人?是否存在自私的心理?是不是慈悲的对待别人了?是不是真正的善?有没有做到忍?强忍不算忍,没有做到忍,就谈不上善。只有站在法上,处理问题时才能找到答案;只有从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去思考,我们才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强调,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救度众生,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而我现在做的很不够,尤其是在救度众生方面,还存在着很大的怕心、私心。不敢跟同事讲真相,更不敢对陌生人面对面去讲。我是一名教师,比较了解目前学生的整体状况。看到那些花季少年,由于受无神论的影响,他们天不怕、地不怕,以自我为中心,目中无人,不尊重师长,不知道感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成了他们的座右铭,小小年纪,很势利,严重被常人社会所污染。看到这些,我心里很难过,同时也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那些孩子是无神论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被党文化思想严重污染着,迫切需要我们去救度他们。我有时想,如果这些孩子都能明白真相,都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那将是怎样的一种美好的社会状态?!

就在昨天我炼功时,第一次双盘了一个小时(以前都是双盘半小时),而且腿也不疼不麻,感觉很舒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写体会的过程也是一个提升过程。今后我要努力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树立神念,走正走好修炼路,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层次有限,希望同修给予指正。
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