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修炼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日】我和母亲都是一九九六年初在师父的指引下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后,我和母亲身上的好几种顽固疾病就这样神奇般的一去不返,亲身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大法度我们从肮脏的人中脱胎出来,使生命不再沉迷,今生能与大法结缘并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是千生万生有幸,弟子特此跪拜师尊洪恩。

自从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我曾被恶党两次非法劳教迫害,这期间曾走过弯路,留下了污点,自己觉得很惭愧,无颜面对师尊。可师父无限慈悲,不记弟子之过,多次苦心点化,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正念正行中最终还是走了过来,一直到今天。

一、得法

我从九三年底就在一本气功杂志上接触到了法轮功,通过给法轮功研究会写信得到了宝书——《中国法轮功》及九四年上半年师父在全国各地的办班安排,我得知九四年六月师父要在郑州办学习班时,因为去不了,我就提前一个月给师父写了一封信发往郑州,信的大致内容:我很想修炼,希望师父能下个法轮,病不治都行,并且邮去了我的照片,怕师父看不见我,法轮下不上(这些都是当时的心态),还在信封里放了三十元钱,觉得没有钱是办不了事的(常人心)。

即使这样,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收到回信,认为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人会重视别人的事,当时用的是道德下滑后的人的道德标准在衡量。可是,一个月后,让我又惊又喜的回信终于收到了,真是“千里鸿雁传慈悲”呀!我当时很激动,无限感慨师父的不一般,这是一封师父嘱咐当时的研究会工作人员给我回的信,信中大意:修炼者只要专修一门,必能功成圆满。而且师父在我给他写信的那个信封上亲笔写了一句话,“条幅上有不好的东西,烧掉!”这使我当时很惊讶,因为我当时的确没有专一修炼,单位房子里也贴了一张条幅。(后来,我照师父说的做了)我在信中寄去的照片随着回信也回来了,不同的是多了一张干净的纸,照片是被纸包起来的。更不同的是,我寄去的三十元钱,师父根本就不收,研究会人员从邮局给我邮回来了。但是下法轮一事,一字没提(当然后来明白了)。

师父在这一点一滴的小事上,为弟子做出了榜样,我内心很受震撼。所以,我一進门就在大法中坚定修炼,尽管经常“孤身奋战”,但从没有间断过。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造谣说,师父敛财,真是荒唐可笑至极!所以,我经常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别人:电视上说的是假的,我师父的心根本不在钱那儿,他的心在众生身上。

二、师尊呵护,车祸中有神奇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晚,我和甲乙两位同修开车去外县发资料,大约带了两千份资料。发放了四分之三的资料后,大约是凌晨两点多,开车的甲同修就开始打瞌睡,犯迷糊,但没有引起我俩的重视,我和乙同修继续发资料。这时,车已经开始向路两边来回摆,我俩还没在意(当时车速也比较快)。突然,一声巨响,车头从路边约二尺高的水泥齐坎上栽了下去,同时又撞在一棵距离很近又比较粗壮的树上,也就是说,车头栽下去的冲击力加上那棵树的近距离夹击力,使车头被撞成严重的V形,玻璃全部震碎向外飞出去了。开车的甲同修却毫发未损,乙同修一只脚倒挂在车厢上,头重重的摔在公路上,我本人被车的惯性和冲击力弹起来后也摔在公路上,左膝盖先着地,比较痛,一下站不起来,但一想:“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就立刻站起来了。师父讲的法,只要我们照做了,用神念去主导,真是立竿见影呀!

然后我把倒挂的乙同修扶起来,乙同修头部流血了,当时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我们没有做到专注发正念,即使这样,同修乙头上的血一会儿就不流了。我们叫来了修车的人,他们说用车拉车的办法往上拉我们的车,可是,那是一条水泥齐坎,没有坡度,车的重心都落在了车头上,并且车头被死死的阻挡在那里,根本不可能拉上来的。怎么办?只有把车头抬起来,前车轮抬过水泥坎的高度,车才能上来。可是,来的人只有两个男的,一个还得操作车往出拉,乙同修有伤不能参与,就只能一个男的加我们两个女的往上抬车头,那个男的说:我们三个是不可能抬起来的,但是又找不到人,没办法,只好试试吧。

我和甲同修一个劲的请师父加持,因为我知道,仅仅靠我们的人力是绝对办不到的。当我们把车头只抬上来一半高多一些的时候,力气就已经用到了极限,车头又开始向下沉落,看来没希望了,但我和同修不甘心,继续请师父加持。忽然,一股巨大的力量使正在下沉的车头竟然轻松上升,车头终于“抬”上来了,真是太神奇了!我知道是师父帮助弟子度过了难关,心中无限感激,无不佩服大法的威力。我们连夜坐出租车,清晨六点多返回单位,正好赶上上班,什么也没耽误。

通过这件事使我感受到,师父真的是无时无刻的都在看护着弟子。回忆事情发生之前的前七八天,同修甲第一次约我开车出去发资料,我在发正念时就看到,在一条笔直宽阔的公路上,有一辆车和我们开的车很相似,发生了事故,包括车祸发生的地点和车祸的情形都和现实发生的一模一样。其实,那天晚上出发前很不顺利,本来约好的时间,结果超过一个多小时了,还不见同修的影子,我等不及,就找了三四个电话打,奇怪,这家电话欠费了,那家电话这两天刚坏,另一家好好的电话就是打不出去,还有一家电话拨通了,但就是没人接。现在想来,可能就是师父的点化、阻止我们那天出车。

事后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使邪恶的旧势力在我们做三件事时钻了空子迫害我们,给我们造成这么大的魔难呢?回忆当时的心态,首先基点有问题,心没有完全放在救人上,有完成任务的心,有潜在的欢喜心;还有,没有做到珍惜资料,使资料发放到位。更大的漏洞是,一路上根本没有发正念,全忘了,只成了人做事,事前也没有做到锁定做真相的地方用心发正念,再加上我们几个同修平时过于看重生意,看重工作本身,导致不能静心学法,发正念威力不大,一思一念没有溶于法中,最终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造成了此次魔难,这是一次教训。写出来,希望同修们从我们的事例中吸取教训,唯有修好自己,才能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稳健的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同时感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三、发正念所见

一天中午发正念时,瞌睡的很,这时天目突然看见自己对面坐了一个小女孩也在立掌发正念,她也在打瞌睡,她的掌也倒下了,跟我的状态一模一样。我一下才惊醒过来,原来另外空间与我有关的生命都在发正念,我发正念的状态直接影响到他们发正念的状态。所以,我们发正念时主意识一定要强,灭尽这个干扰的困魔思想,念力要集中。

还有一次发正念时思想浮想联翩,其实跟没发一样,天目忽然看见有好几条象胳膊一样粗的蛇,在自己面前很精神的活动着。我又一下惊醒过来,认识到了发正念念力不集中的严重性,不能静下来发正念,其实就是给邪恶的黑手烂鬼提供憩息的机会,其实它“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转法轮》),发正念千万不能走神。

四、谈执著预言

记得零八年北京奥运前,我对动态网的执著超过了明慧网,很执著里面谈到的一些预言,并且有点深信不疑,可能很多大法弟子都这样执著过。大法弟子的思维是有能量的,想想,中共恶党能在大法弟子的强大执著中垮台吗?正法修炼能在大法弟子的强大执著中结束吗?我们利用这件事情,把暴露出的执著修掉,这才是最关键的。

师父早就说过,“为师十年传大法,仅世间定数已大动,历史定下彗星之灾已过,三次大战已免”(《大法之福》)。我理解,旧势力当初安排师父去法国,而师父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却去了美国。那么,对预言的执著,是不是我们没有理解好法呢?

五、向内找真的是法宝

我母亲每次被恶党绑架后,家里的哥嫂总是很抱怨我,对我冷眼相待,不给我好脸看,意思是我支持母亲進黑窝。我有苦难言,委屈往肚里咽。心想:你们这样对待我,我就尽量少来吧。结果去的次数少了还不行,又招来了话柄:母亲走了,你也不来了,难道我们把你惹了不成?为了这些事,自己也觉得很累,无形中又形成了间隔,感觉不好处理。最近,母亲又被恶警绑架,这使我很犯愁,形成了执著,有了负担。最后,我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了想师父的讲法,向内找自己到底哪方面没做好。用心一找,自己还真有问题。修炼人就是要向神看齐,而我却不愿承受被别人的误解、抱怨,不愿看不好的脸色,不爱听刺激的话,平时对他们关心也很少。这怎么能向神看齐?还从根本上固守着自己那个不愿碰的为私为我的执著。

找到了这些不好的心,当我下决心用修炼人慈悲的心态去对待这件事的时候,没想到那天和嫂子一碰面,以往的那个尴尬的场面根本就没有了,嫂子微笑着客气的向我打招呼,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从这件事上,我对向内找有了更進一步的认识,原来一切麻烦,一切魔难都是我们自己的心招来的,我感觉我才真正的学会了向内找,体会到了修炼的严肃性。

有一段时间,我三件事做的不好的时候,梦里看见别人的莲花座又红又艳,而我的莲花座只有两三个莲花瓣是鲜艳的,其他的全变黑了,或者果子中间变黑了,或者是又青又小的果子。每当这时,我也知道自己做的很差劲,比如:面对面讲真相开不了口,怕别人不理解,怕别人说自己搞政治,家庭关过的很困惑,家庭资料点未能发挥大的作用等等。这是我第一次向法会投稿,修的不好,但是没做好的方面我很想尽快做好。悟的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