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间我选择了大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六日】我今年二十二岁。其实十一年前我就和妈妈、大伯一起修炼大法了。那时大家都特别精進,无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大家都在室外炼功,有时炼完功后把手冻的十多分钟都暖不过来,那时真能吃苦。

可是刚炼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场邪恶的大迫害就开始了。妈妈不炼了,我也不炼了,这一搁就搁了八年。

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六年秋,我从一所计算机学校毕业,只身一人去了深圳,很快在一家电脑公司找到了工作。正当我春风得意的时候,二零零七年春天我突然间病倒了,医院诊断是空洞性肺结核。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犹如晴天霹雳,一下把我击倒了。我决定回家治病。

经过一路数千里的风雨颠簸,我终于回到了家。父母见我成了这样,急得不住的哭,马上要我去住院。大伯和大娘是修炼人,和我说:“娟娟,你也是修过大法的人,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的命啊!你如果还想修炼,就不用去医院,去大伯家学法炼功。”我那时就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我要修炼。大伯不顾我爸妈的反对,就把我领到了他们家。

我在大伯家连着听了四讲师父的讲法,身体状况明显好转,我也充满了信心。可是我爸妈不相信靠炼功就能治好我的病,天天来做我的工作,后来又搬了好多亲戚来说服我,那时我才听了四讲师父讲法,对法也没有理解多少,加上身体特别难受,好象生死就在眼前似的,也没有正念了。爸爸糊弄我说:“先回家睡一夜,你也好好想想,明天再来你大伯家。”我就随着爸妈回到了家。

第二天,当我大伯去找我时,我父母已经把我送到了几百里以外的一所结核病医院。我在那里呆了两个月,病不但没好,而且越来越严重,肺上有七处空洞,又加上了胸膜炎、肠道化脓,呼吸困难,动一动都喘不过气起来,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开始拒绝治疗,吵着要回家炼功。爸妈没有办法,只好把我拉回了家。当时我呼吸靠插管,每周至少抽一回积水,医生告诉我爸妈,如果不赶快抓紧住院治疗就没命了。

回家后,我刚在大伯家听了一讲师父讲法,就被我爸送到了北京三百零九医院。在那里一住就是半年,花了九万多元,病情只是控制住了,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我看家里已经负债累累,也理解父母的苦衷,就和他们商量出院,回家吃药治疗,他们也同意了。

回到家后我的心里还是想着修炼,有空就坚持学法、炼功。从常人的角度上讲,这么严重的病,如果不继续吃药治疗,面临的就是死亡。那时我的心很单纯,在生死面前,我毅然选择了修炼。出院时医生开了三千多元钱的药,我表面上和爸妈说都吃了(当时我还不敢和他们明说),实际一颗也没吃,都扔到灶火坑里烧掉了。

由于我那颗心特别坚定,师父时时刻刻在呵护着我,我的身体表面在发生着奇迹般的变化。一个月之后,家中的药我也逐渐的给烧完了。我的心里感到特别轻松,当时我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只要让药在,就会有承认病的因素在。我与药决裂,也就是能够与病决裂,与生死彻底决裂。

爸爸见家中的药没有了,看到我的身体变化这么大,以为是药起的作用,要去给买药。我想现在已经有了向他证实法的资格,是应该向他公开摊牌的时候了。我说:“爸爸,不用去买药了,我用不着吃药了。”爸爸和妈妈一听我不吃药了马上就急了,说:“你不吃药怎么行?这一个月不是坚持吃药才好的这么快吗?”我说:“告诉你们吧,自回来后我一颗药也没有吃,就是靠学法炼功才好了的。”爸爸和妈妈一听我根本没有吃药惊呆了,我说:“这是真的,我怕你们发现强迫我吃药,就每天都扔到灶火坑里烧一点,用了一个多月才烧完的。”妈妈盯着我说到:“娟娟,这是真的吗?”我点点头说:“是真的。”这真真实实的神奇变化让爸爸和妈妈信服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吃一颗药。

后来又有好几次又出现病业的状态,我发现都是在我学法懈怠、不想炼功或不去讲真相的时候出现的。我知道了自己的生命是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特别严肃,稍微不精進就会出现问题。现在只要我保持精進的状态,坚持做三件事,身体状况就好。

最近经常有人上门来给我提亲,我有时候也冒出过想成家的念头;见和我年龄相仿的姑娘们都有了对像,心里也出现过羡慕之意。可是马上我就会警醒自己:你的生命是延续来的,是为了证实法而存在的,不是让你来过常人生活的。

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我正式坚持学法炼功是在二零零七年底了,刚学了半年多北京奥运就开始了,县里抽调了一万多名县乡干部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看管监控,每个村口、桥洞、高压线旁都有人昼夜把守,全县陷入一片红色恐怖之中。

一天,村干部领着几个乡干部来到我家,進屋后便问我妈和我还炼法轮功不了?我有点诧异怎么还知道我也炼过法轮功,那时我才十一岁呀?我比妈妈嘴快,随口说声“炼”。接着我就和他们讲法轮功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党太坏了,迫害这么多的好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其中一个人说:“你要炼,活摘你的器官你怕不怕?”我说“不怕”。从那以后他们把我也作为了看管的重点。

我们村有几位大法弟子,大伯又是我们乡的协调人,奥运那一段时间,乡里的干部老往那里跑,有时县里的人也去。我岁数小,又没有观念,也没有什么怕心,谁找到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个乡长比较认同大法,我给他讲了好多真相。他问我mp3里是什么内容,我说是我们师父讲法录音,他说能让他听听吗?他回去听了大半夜,第二天来问我天目是怎么回事儿,还问了其它一些问题,还让我坐在车上边走边给他们讲真相,还说他特别愿意听。我看他比较明白真相,就把他们领到家里,给他们放真相光盘。那几天,这个乡长和一同来的科长、村书记和他的妻子都被我劝说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们村就在国道边,种蔬菜和花卉比较多,外地来买蔬菜和花卉的也很多,我就利用这个有利条件讲真相、发神韵光盘,救度有缘人。刚开始发光盘的时候,我有点怕心。有一个人问我:“是不是法轮功光盘?”我没敢言声,他接着说道:“是法轮功光盘我就要,不是法轮功光盘不要!” 我当时就悟到了这是点悟我去掉怕心,堂堂正正的去救人啊。

有一次,我在班车上给人们讲真相、发护身符。有一个胖胖的人坐在那里盯着我看,我微笑着和他搭话:“看样子你是个当官的吧?”他笑着说:“我是给当官的跑腿的。”又说:“我们家有好几个人是当警察的,你这样公开的讲法轮功,你就不怕我告你吗?”

我仍然微笑着和他说:“告我怕什么呀,我又没有干坏事。我已经是死里逃生的人了。”接着我和他讲了我得过的那场九死一生的大病,满车的人都在听。当时我就想,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自己的亲身见证来证实大法的美好和超常。我说:“我当时每时每刻都在痛苦中煎熬,对医治好我的病已经没有一点希望了。与其在疾病中痛苦的死去,还不如顶着迫害的压力去修炼大法。自修炼法轮功后,我的病奇迹般的好了。九万多元没有治好我的病,现在我一分钱没花,身体变的健健康康轻轻松松的,你们说法轮功好不好啊?”

现在我的心特别纯净,几乎没什么要想的事儿,什么名利呀,成家立业呀,幸福快乐呀,都看的特别淡了。我明白了只有生命才是最可贵的,有了生命,我才能修炼大法,才能返回自己真正的家园。今后无论有多大的艰难困苦,我也要坚持下去,哪怕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了我也要坚修到底。我会更加珍惜自己生命存在的每一天,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对得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对得起我那个世界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