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大法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

写在前面的话

修炼心得的过程也是一个解体邪恶提高心性的过程。第一天晚上我发正念:我要写出实在、准确、干净的修炼心得,请师父加持。结果写着写着,晨炼的闹钟叫了,一夜未眠。早上稍作休息,上班,精神很好。可到第二天晚上刚要写,突然感到恶心、头痛,发一会儿正念才有好转,此后,一切顺畅。在写的过程中又发现了许多人心。过去曾想没什么好写的,还耽误学法,其实不然,师父让做的,一定都是有用的,都是最好的。

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多病缠身,小心眼给自己和他人带来许多烦恼,不是师父救度,我定下地狱。得法后,人一下子精神了,一脸黑花都退了,人看起来好看了,头脑简单,心胸宽广,走路生风。人家都说我气质好、年轻,我也借此讲真相。

得法后不久,迫害开始,由于当时学法浅,不懂什么是正法,什么是证实法,什么叫走出来。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才逐渐明白并付诸行动,但是“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又成了我新的问题。直到零八年我在班上看大法资料时,才突然对从常人中走出来有一个新的认识。我悟到:必须把人的一切,包括一切人的思想观念、念头,名、利、情,乃至人的理,人的思维方式等等,统统去掉,这才是走出常人。

一、平衡家庭和工作关系

修炼人首先是个好人,家庭环境、工作环境就是你修炼的环境,你能利用好这个环境修炼,你才能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超越常人的人。我曾十分记恨我的公婆。学法后我不再恨他们,而且穿的、吃的、用的我都给他们买。公爹偏瘫多年,我给他买了一辆轮椅。两个小叔子要给我钱,说他们也摊一份,我对他们讲:“孝顺没有攀比,没有平均,个人孝顺个人的,你们要孝顺就另立项目。”我婆母欢喜的说:“就是,就是。”修炼后我心无杂念,做饭、做事看到哪里做到哪里,两个妯娌也与我配合很好,也没有背后说坏话的事了。每次回老家,谁拿东西多少,谁干活多少根本就不在意。再加上我性格也变的开朗了、乐观了,搞的一家人笑声不断,其乐融融。一次,我正在为婆母理发,小姑说:“你这样的儿媳七个村、八个庄的找不着。”

当我得知搬家后的家具都让丈夫给了我三小叔子时,我就不高兴了。心想:也不跟我说一声,以前把楼房给他,这回把家具给他,你怎么和你娘一样不通理。然后我又想:我修真、善、忍,我要忍。可是他就是错了,他就是应该跟我说一声。这时,我已经钻到牛角尖里了。我憋着气,板着脸,试着用法理要求自己,突然悟到:这个“应该”不是常人的理吗?一个在常人中修炼的人是超越常人的人,又怎么能要常人之理呢?悟到这里我豁然开朗。而后,我只是平和的告诉丈夫,这事你应该告诉我一声。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又悟到:也无所谓告诉我一声。同时,我又找到了一颗记恨心和私心。记恨我公婆的心还有,另外,如果我丈夫不吭声把东西给了我娘家人,我会这样生气吗?这是一颗私心。

在工作中,一次一位同事误解了我,对我大发脾气,说了许多不好听的,还抓起一把豆角摔出去(当时正在伙房帮忙摘菜),看样子她真是气的够呛。可我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连解释的心都没有,还风趣的用手去刮她鼻子说:“还真生气?”她当时气的满鼻子都是汗。师父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不是嘴上做到的,是根本就不动心,这是从法中认识到的。中午回家背法,读一、二遍就有印象,再背两、三遍就背下来了。大脑清醒的象一面镜子。本来我背法很慢,有时三天背不过一段,今天却突然变的这么聪明,为什么?是我今天表现好,达到了那个层次。可是吃过晚饭,再背不行了,状态又回到从前了。是师父把我达到标准这一层又隔开了。师父那是为了鼓励我让我感受一下而已。师父,弟子谢谢您了!有同修提醒我是不是当时有了欢喜心,回想一下,似乎没有欢喜心,但似乎有点怕心,怕这种状态消失,不想去吃饭,结果吃过饭后状态消失了。

零七年在老家过年,婆母在正间屋里供了个观音菩萨瓷像(我已请师父开过光),记不清是从腊月三十还是正月初一这天,我突然看到观音菩萨向我双手合十,微笑。当时我有点害怕不想理她。心想:还不知道你是谁呢?我有师父。可我的心又好象被她勾着,每走过正间屋时总想看看她,我每次看她,她都立即向我合十微笑。那天我走过她跟前有意不去看她,到厨房门口我侧面一瞅,她又立即向我合十微笑。一次,我大着胆走到她跟前一看,她的眼跟人的眼一样,心想:艺术家真厉害,眼睛都画活了。到第二天我发现她并无恶意,而且完全是赞许的目光,我被感动了,忙合十回礼。到初三我们离去,菩萨在我家约三天。到我再次回老家,发现菩萨像的眼睛是画上的,双手合十,但不动,只是一尊普通的瓷像,我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家人,婆母说:“那是你的心赚的。”

二、讲真相、劝三退

由于我是上班族,讲真相劝三退主要是利用空暇时间。早上上班的路上发一点资料,夏天利用午休,冬天利用下午下班的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我走進各家商店,以买东西为名,真相币随身带着,有时为了方便讲真相也多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对服务员说:“看你人很善良,你记着真、善、忍好,大法好,有福报。真是真诚,善是善良,忍是忍让,你认可真、善、忍好,就是认可法轮大法好,神就认可你是个好人,就保佑着你。神不象现在的人(恶党干部),还得请客送礼才给你办事,神只看人心。”人们一般都能接受,接着讲自焚疑点。有时碰到有文化、有思想的人或年轻人,我就直接说:“像你这种有文化有思想的人,我点给你一句话你就知道自焚是假的了:突发事件能是跟踪拍摄吗?可是天安门自焚伪案却是跟踪拍摄你看到了吧。”他们一般都点头称是,有的直接说中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我接着问她入过党(或团、队)吗?退了吧,咱不跟它一伙了,你知道那个藏字石吗?等天灭中共的时候咱就不是它的一份子了。对方会说:“要那个干什么,退了吧,中共这么腐败是快完了。”有时一進商店,服务员很热情,我就抓紧时机说:姑娘,看你这么好,我给你退党保平安,让神保佑着你。多数人都非常欢喜,并表示感谢。然后再讲大法是什么,为什么退党保平安。

有时走進商店,看到里面供着财神,或看见服务员脖子上挂个玉佛金佛的,就说:“相信神的人神会保护你。可是,你身上却有无神论的因素信息,你在无知的情况下已加入无神论的组织,神怎么管你?你得在心里对神说一声:我叫某某(提前帮对方起好的名),退出我加入的党(团、队)。”一般他们都很感谢,认为是这个理。有一次,一个服务员感动的拍着我说:“哎呀,大姐,真感谢你,你真辛苦了,有时间来玩。”还有一次,一个服务员热情的说:“哎呀,你们这些人是最好了,上一次一个大姐来讲过,我感动的要给她钱,她不要。”有一次,一个男的就是不信,我说:“你不信不要紧,但你最起码不反对神,所以要退出这个反对神的组织,而且,我相信神,我希望你也能同我一样得到神的护佑,我给你起个名叫某某退了,好吧?”他笑了笑说:“好,好。”

为了节约时间,午饭常常从家里带点,很简单。别人十一点半下班,我在十一点半前吃完饭,十一点半后,同事们都走了,我就开始背法,虽然背的很慢,但每背过一段都有新的理解,甚至背不过就不能理解,所以一直坚持背法。等发完正念就去讲真相。每天过的紧凑、快乐。有一天中午下小雨,心想:下大点我就不去了。接着想到:不对,也许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什么心让我这样想的?是安逸心、怕心,还有一颗掩盖心,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一颗推责任的心,把责任推在小雨上。我立即走上街头,在临街的商店進進出出。

三、一思一念修心性

我们的学法小组在一位老年同修家,有一天,我争分夺秒的赶去学法小组,见两位老年同修在唠嗑。我准备读法了,她们还在唠,我一颗烦心跳出来说:“你们怎么老说常人话,我一句都不爱听,我一听就心烦。”甲同修说:“好,你念吧。”我嘴在念,心在翻,怎么也静不下来。我停下来说:“我刚才说话语气不善,不对。”甲同修说:“不,你说的正对,也许是师父说的,我们都是老弟子,怎么还唠那些呢?又不是新弟子。”乙同修对我说:“你就是个急脾气,那么,你说,大姨别说了,咱快学法吧,多好。”我说:“是呀。”甲同修又说:“遇到事情找自己。”这样我们互相一说,再读法心不翻了。

我们的学法小组已经能够做到时时事事向内找,互相找,发现人心就曝光它,去掉它。当别人曝光他自己有什么心的时候,我没有笑话人的心,可是,那天曝光我自己时,却发现有怕被人笑话的心,爱面子的心,从而曝光不彻底,致使当天在楼道发资料出现被人追找的现象。

在学法时,自己读的好或纠正别人读错时,一颗心在说:“你看我没有显示心了。”我一正视它,发现它本身就是显示心。当别人给我纠正读错时,心想;叫同修听了多没面子。这颗心一冒出来,我马上正视它,发现这里有爱面子心,虚荣心,求名心。

一次我照镜子,对丈夫开玩笑说:“你看人家某某某(丈夫的名字)的老婆多年轻。”话一出口,我当即意识到:这是一颗爱听好话的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都是些根本上为私的东西。我的年轻是大法给的,只能用于证实法。我去商店,看到不穿衣服的女模特。心想:为什么让我看到,我是不是还有色欲心?师父呀,我不要一点人心,我要“修得执著无一漏”(《洪吟》〈迷中修〉),我要圆满随师还。

四、另外空间的干扰

零七年九月的一天,丈夫突然对我发火,说领导找他,问我是否炼法轮功,怀疑他也炼。我好声解释,他却很凶。这时,一股坚定的信念涌上我的心头,说:“打死我,我也炼。”丈夫一下软了,低声说:“我也不是不让你炼,你在家炼别出去。”我不吭声,晚上,帮老年同修改完字已经很晚,稍息,三点五十参加晨炼。在炼第二套功法的头前抱轮时,两只胳膊象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样,不能动了。同时感觉很热,象中暑一样恶心难忍,我坚持着,大汗珠子象豆粒一样滚下来,连腿也出了大汗,接着干呕了几声,第二天、第三天早上都有同样反应。只是越来越轻微。我悟到,就是我那坚定的一念解体了邪恶,“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一个如山大难被师父给推过去了。是什么原因被邪恶干扰了呢?因为当时我为照顾一位亲人学法少了,从而状态不好,又不会向内找,使邪恶有机可乘。“修炼人的思想如果离开法,邪恶就会钻進来。”(《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可是我怕心出来了,也接受了丈夫用车接送我上下班的意见,平时为了方便发资料、讲真相我都是骑摩托车或自行车的。上班后,丙同修打电话叫我去一下,我不想去,可中午不由自主的走着去了丙同修家,一進门看到床上放着一本打开的《明慧周刊》,一个大题目越入眼帘《放下怕心 赶快救人》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的点化,三件事我不能耽误。

这是邪恶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干扰迫害的一种形式,另外,还有一种形式的干扰。一日,我到一外贸店讲真相。大脑突然收到一信息:这是鬼穿的衣服。我一看这件衣服颜色十分鲜艳,心想:这是鬼穿的衣服?我顺手一动,那个灵体一下子上了我的后背,随后,我感到象海绵吸水一样它向我后背渗入,接着我感到头抬不起来,眼睛也睁不动,跟我没修炼前的病情很象,我朝后用力拽胳膊也不管用。心想:我是炼功人,你在我身上呆不了。在第二天早上打坐时,它从我左耳“砰砰”撞了两撞才撞出去。

隔一段时间,我又来到一个超市,也是大脑突然收到一个信息:鬼在这里。我歪头一看是对面一家的黑人模特,穿一件艳紫色上衣,翘着一只胳膊,我拐向另一家,继续做着我该做的。

到新房子打扫卫生,还遇到过两次。一次是我突然感到头疼,摇摇好象里面有东西似的,我斜视着它:赶快离开否则我铲死你。头接着不痛了。还有一次又遇到这种情况,我当时没有排斥它使它干扰了我两天。虽然学法、发正念,可第一天晚上睡觉感觉冷,也不愿起来盖被子,到第二天晚上还感觉冷就起来拿被子盖上,在我暖乎乎睡着的时候,我感觉一条大蛇慢慢从我头顶钻出去。

出现以上情况都是有原因的,第一次是好奇心被其钻了空子;第二次,我没理它也不想理它它无空可钻;第三次正念强,念一出邪恶灭;第四次,当时念不强,懒惰心又被其钻了空子。现在是“鬼兽遍地”(《洪吟》〈变异〉),只要正念强,哪一个也动不了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没有病,只有做不好时被邪魔烂鬼钻空子。

十多年的修炼,使我领悟很多很多,现在还有很多执著心找不净、去不净。不能够完全从常人中走出来,我的修炼路平平常常,每天做三件事就如同吃饭喝水一样,既平常又必须,就做师父让做的。我就是大法一粒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