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救度众生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时觉得太好了——这不就是我二十多年苦苦寻求的吗?今天终于找到了!觉得遗憾的是这么好的法现在才得到,太晚了。于是得法后全身心的投入学法、炼功、修心、洪法。得法后每天学六七讲《转法轮》,越学越觉得好,后来常常一天读完一本《转法轮》,感到心性在飞快的提高。这为以后的正法修炼打下了基础。

九九年“七•二零”后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和坚定,从一个一个的魔难中,从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感到修炼的艰辛与不易,深感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佛恩浩荡。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和不断的学法明白了大法弟子修炼个人圆满不是目地,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历史使命和史前大愿。

讲真相救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大法遭到残酷的打压。这么好的法为什么遭到这么残酷的打压呢?同修们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和思索,二零零零年我和炼功点的同修相继走出来维护大法、讲清真相。

二零零零年我和一同修在大街上讲真相,我们一边走一边讲一边发资料。不久被不明真相的人打了报告,被绑架到看守所,我想:到这里我也是来救人的。一踏進舍房的门有人就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堂堂正正的说;“是。”就开始给她们讲大法真相。好几个人围着我听。在看守所我们每天被强迫奴役劳动做纸盒。我和另一同修一边做纸盒一边讲真相。天天讲,那时电视里常常诽谤大法。我们就针对邪党的诽谤给舍房的人讲,几天过去。全舍房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有的要我们教她炼功,有的表示出去后要炼法轮功,有的说要把真善忍记在心里。晚上熄灯后我和同修轮流背师父的《洪吟》,全舍房的人静静的听着。一天我发高烧觉得身体很疲倦,熄灯后没有背《洪吟》,一个小青年就喊起来了:“阿姨读诗啊!”我为众生的觉悟感动,我和同修又读起来,大家静静的听着整个舍房充满祥和慈悲。十五天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里。回家后,邪恶又以此为借口非法判我三年刑监外执行。那时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足,不知道什么是正念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使自己的修炼环境变得恶劣了。经常被“六一零”、国安特务、派出所及一些恶人骚扰。

回家不久,我又汇入正法洪流中,发传单、光盘、贴不干胶、邮寄真相资料、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等等。还给亲戚、同学、朋友、同事讲真相他们都明白了大法好,很多也三退了。我还好几次专程去给外地的亲朋好友讲真相。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在讲真相中不断的去自己的执著心,不断的归正自己。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

前几年,派出所派了一个护院的老太太监视我的行动。她经常到派出所诬告我。一次她把海外一朋友寄给我来的信拿去交给派出所并诬告我,结果“六一零”、派出所抄了我的家,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关到深夜二、三点钟。开始我觉得这老太太真坏,真可恨。见面也不理她。通过学法后我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不应该这样对待她。大法弟子是修善的,“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大法弟子是没有敌人的。何况她也是受蒙蔽的。我改变了想法开始接近她,慢慢的给她讲真相。给她讲大法如何好,告诉她不能干整法轮功的事等等。慢慢的她明白了真相。后来我又教她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就跟着我念,她说要把这话记在心里。

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警察就来家里。开始我把他们都当恶人。通过学法后从法上认识到他们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也是我们要救度的生命。我要救他们。正念一出每次他们来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后来那个警察说他知道了法轮功好,他退休以后也炼法轮功。我为他的觉醒感到欣慰。

在做资料中修心性

零二年邪恶对资料点破坏非常严重,我们地区的资料点经常遭破坏,资料常常中断影响了救度众生。为了减轻资料点的压力,我想自己做资料,资料点的同修帮我买了电脑,在他们的帮助下,不久我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刻光盘等等技术。并和同修一起建立了资料点。供给我们这一片几十人的资料。建点的初期和资料点的同修之间配合不好,经常有心性的摩擦,遇到事情互相埋怨、责怪,有时甚至象常人一样一说就炸。有时候说的不对一甩手就不干了。影响了救度众生,自己感到很苦恼,怎么这么麻烦。

怎么办呢?回到家里静下心来学法。悟到修炼的人遇到矛盾不是偶然的,是提高的机会,矛盾来了就应该无条件的找自己的原因。向内找,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很快矛盾就化解了。这些年和同修之间配合默契互相圆容。稳步的走到今天。

刚开始做资料的时候心态不稳,有害怕心,一遇到资料点熟悉的同修被迫害,怕心就出来了赶快把电脑藏起来或转移设备、或回避几天。通过学法渐渐的有了正念再有同修被绑架的事发生时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安危,藏电脑,转移设备。而是帮同修发正念,曝光邪恶,大家一起配合营救同修。放下自我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师父告诉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认识到从一个为我的常人到为他的修炼人直到修成无私无我这就是成就一个大觉者的过程。

随着正法進程的深入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一些同修也想学电脑做资料,几个同修要我教他们电脑,当时我也是个新手,自己做还行教别人心里就没底。但看到资料点的同修负担那么重,压力很大。我不应该再给他们增加负担,我答应教他们。于是我边学,边教。其中经历的艰难与不易也是对我的魔炼。从中也更加体会到炼功人只要心正师父就会给你开启智慧。到现在已教会了十个同修和他们一起建立了九个资料点。现在有的同修又教其他同修电脑这样一个传一个,一个个小资料点在我们地区遍地开花,在救度众生中发挥着作用。

教电脑的过程也是我修炼的过程,用电脑证实大法做资料救度众生是神圣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在教电脑的过程中体会到教技术要先修心性再教技术。先归正自己,先和同修在心性方面交流,心性提高上来然后再教技术。

有一老年同修愿意做资料,他有一些电脑基础,可就是太执著安全问题,人心重。搞了两年还做不出一份资料。不是遇到电脑出问题就是软件问题干扰很大。后来每次去他那里先和他在心性上切磋去各自的执著心,然后再上电脑。终于做出资料了。

两次闯出魔窟的经历

二零零零年我和一同修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公安局,警察把我们关在一个房间里,一扇大铁门关着,望着沉重的铁门我想:“这么牢实的门关着这下出不去了。听说到了这里要遭关十五天,我也只有遭关十五天了。”由于自己这一念真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

正法修炼初期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认识不足,不知道什么是正念,更不懂得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给自己求了十五天的魔难。真是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零八年的一天下午我到一个大法弟子办的耗材公司去办事,在那里和五个同修一起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在那里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说姓名不按手印。我悟到这是旧势力控制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师父是不承认旧势力的,我从根本上也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走师父安排的路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有漏自己修邪恶不配考验我。我告诉警察:“你们绑架我是非法的我要回家。”警察威胁我说:“你不说名字关你一辈子。”我说:“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把思想坚定的定在我要回家那一念上。警察无可奈何让我们坐在一边。我就坐在那儿发正念背法。整个晚上不停的发正念背法,让自己始终保持在法中,保持修炼人的正念。即使偶尔一丝人念冒出来立即清除。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头脑非常清晰,身体溶在强大的慈悲的场中。

第二天又一个警察和协勤来做笔录。我想:我应该救他。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一会儿那个警察说我不记了,你讲吧,我感到他明白的一面很愿意听真相我继续给他讲,他一边听一边点头,一直是我一个人讲,讲了好久,最后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好!好!”二十小时后我正念闯出魔窟回了家,其他同修却被绑架到看守所,有的被非法重判。

尽管从魔窟里闯出来,毕竟是自己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在邪恶少之又少的情况下,我为什么还被邪恶迫害呢?漏在哪里?反思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执著,由于资料点的事情多心态浮躁。对技术好的同修有依赖心。有私心把麻烦的事让技术好的同修做,想自己轻松一点。由于资料点的资料供不应求,很长一段时间学法少,出事以前有两次点化也没好好悟一下。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邪恶迫害。

这次魔难给了我深刻的教训,通过这次教训体会到遇到魔难时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在魔难中让自己的思想始终保持在法中,这样才能坚持正念,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才能解体邪恶。

这次能够走出魔难还得益于平常的集体学法和交流,几年来我一直参加集体学法,对我提高帮助很大。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背法,这些年背了《洪吟》、《洪吟二》,《转法轮》背到第三遍。在魔难中能让自己的思想始终保持在法中。

十年正法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最后的最后,唯有走好今后的每一步,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完成史前大愿,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