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明慧网】

江苏方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方强劳教所位于江苏省盐城市东南角大丰与射阳交界的方强镇,占地数万亩,原先是大丰监狱。初期,它有五个大队: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四大队和七大队。二零零零年三月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之后的几年中,江苏方强劳教所利用各种非人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大田超强度劳动

二零零零年当时迫害的手段主要是大田超强度奴役劳动。早晨四点起床,中午在大田里吃饭,晚上天黑透了回监室;干了一天下来,浑身既脏又臭,自来水很紧张,几个水龙头几百号人抢着洗漱;几百人排好长队吃饭,饭食很差。

冬天挖河(不断挖新河填旧河)、挖秧田、挖排水渠、挖田与田之间沟渠;每年三月下秧田。栽秧是最苦的,人手六棵,上千米长,不准抬头、直腰。烈日炎炎,水晒得滚烫,没帽子没遮挡,到晚上蚊子密密麻麻,还有蚂蟥。

田间撒化肥,百斤化肥口袋,肩扛几千米去撒;麦田秧田打农药,六七十斤药水桶,从早背到晚,不管刮风下雨一干多少天不得闲;到夏收麦子秋收稻子季节、有汽车不用,要人工运粮食,百十斤口袋,几十万斤麦子、稻子,不知道要跑多少趟;晒粮食也很苦,几十万斤粮食铺得很厚,要我们不停的翻晒、扬场。

晚饭后,普通犯人休息了,而法轮功学员就被包夹逼着在门后靠墙站;有个常州交警被几个流氓整个倒过来,竖在用来让人大小便的尿桶上靠墙,天天如此。下半夜两点后,才被放下来睡觉。一个小组劳教人员包夹几个炼法轮功的。他们严禁炼功人炼功、讲话;一炼功、讲话,就被一群包夹流氓毒打、脏骂,非常邪恶。

到了2000年下半年,被绑架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整个劳教所都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主要恶警有周红标、王广筛、姜兴海、王飞、朱俊林、陈金祥、张金全、魏云、魏红惠、刘家国、张涟生、谷以利、潘月华、姓邱的和姓郑的等人,参与迫害的副所长姓胡。

二.中共拨款进一步“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1年上半年,江魔头拨款四亿元钱,给方强劳教所建新所区和购置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器材和设备。劳教所用包夹人员和大法修炼人参与各种建筑材料搬运和砌筑,几百吨水泥叫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装卸,一天下来,包夹们都累趴下了,还叫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背回来。

新所区围墙五米高,到处布置了红外探头,房间里有电视、探头、电风扇。食堂伙食也有所改善,占地小了,便于管理了。给外来参观的一看,真有点“人性化管理”的味道。可谁能看到这里面掩盖的是怎样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邪党在方强从新组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二大队,它们抽调最邪恶的警察和最流氓的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几百人的法轮功学员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就有104人被强制“转化”。手段之毒辣真是集古今中外流氓手腕之大全。这里仅举一例:恶警满地用粉笔写上攻击师父与大法的文字,强迫法轮功学员用脚踩踏;将师父照片放大后,强迫法轮功学员用笔打叉、垫屁股底下坐;法轮功学员不干,恶警就用八根以上高压电棍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到处过电:烧糊了头发、胡子、阴毛;烧烂了眼睛、鼻子、嘴唇、后背和下身;包夹流氓更毒更绝:踢法轮功学员的下身、用打结的皮绳没头没脸猛抽,把法轮功学员四肢都拴上绳子向四方拽。当时,恶警王飞、张金全、张涟生、潘月华、姜兴海、刘家国、魏云、魏红惠、陈应龙、姓郑的等人,包夹孙长富、绪文军、郭锡林、还有姓葛的姓包的等。也有很坏的犹大,象南通朱煜琪、仪征肖月乾、武汉苏彦等人。

搬进新区后,二大队和原先入所队合并为四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迫害手段更残忍更隐蔽。仅举一两例:句东女子劳教所有法轮功学员被带到方强强制“转化”。开始是不让睡觉,整夜折腾。后来犹大去了几个,尽用邪悟的东西去轮番轰炸,收效甚微。折腾了一个多月。后来,更使用毒辣手段:不让上厕所、强逼法轮功学员S站。还有一位是南通“610”送来的一个女教师。她历经了更加难以想象的折磨:开始不让睡觉,叫男包夹采取各种下流手段整她。尽管门窗被堵得严严实实,但凄惨的叫声,还是不断的传过来。一个月过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三.方强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手段

1、长期不让睡觉是一个普遍手段。刚刚新来的、坚持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开始晚上都在十二点以后,才让睡一会,而且是三个人挤一床,以防止炼功。

2、面壁,就是叫鼻子、肚皮、脚尖三点必须靠住墙,不靠就用脚踢,几个包夹轮番整治法轮功学员。站多长时间恶警、犹大说了算。也有背靠墙:头、臀部和脚后跟三点靠墙,笔直站,不准动,稍微动就拳打脚踢。时间没有底;还有头顶着装满水的脸盆,手包着重物的。

3、蹲有两种:单腿和双腿。单腿不给换脚,长期;双腿不让屁股挨着地,长时间不让起来。

4、S站:后脑勺靠着双层床上边,肚皮被桌子顶着,腿弯处下床支着,在两边包夹和恶警坐着,一点也动不了,还不让大小便,尿屎在身,不让换衣服,尤其是在三九寒冬。

5、暴晒:在三伏炎夏,单衣裤头靠着西墙暴晒。记得常州有位法轮功学员在零一年夏天,被包夹上午十二点不到,硬逼着站在一幢平房西山头,一直晒到下午四点多,外面温度高达六七十度。

6、在零下十几度冰天雪地里,扒光衣服只穿一条裤头,强迫坐在北风呼啸四无遮挡的水泥地上泼冷水:苏州有一博士法轮功学员零二年冬天的夜里,被几个流氓扒剩单衣裤头,强制坐在四周无遮挡的水泥地上,迎着呼呼北风,流氓用脸盆从头上浇水。地上水一会就结了冰,好几夜都是如此。

7、零零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河水结了一寸多厚的冰。姓邱的恶警叫流氓扒光法轮功学员衣服,只留一条裤头。用铁锹砸开能走人的、约一寸的冰层,叫法轮功学员站进齐大腿根的水里,用铁锹捞烂泥往五米高的岸上甩。恶人还说:一会儿就不冷了。过了一刻儿,恶警喊包夹找法轮功学员谈话,恶警躺在朝阳沟里,裹着大衣垫着厚厚的衣服跟此法轮功学员说话,法轮功学员则站在刮着呼呼北风的雪地上,只穿一条裤头。

8、用打着结的皮条抽打,用老虎钳夹手指,用香烟烫,用高倍镜聚太阳光烫,把人四肢用铐子成大字形固定在板床上,六个流氓抬翻过来,在上面踩(例如镇江一法轮功学员就被这样施以酷刑)。

9、对绝食者,用铐子将四肢成大字形固定在木板床上,用妇女扩宫器打开口腔,用勺子舀面调稀饭灌食。据我所知就有三位学员食物呛进肺里,送医院抢救,启东陈汉昌回去时间不长就死亡了。

10、强迫抄写、背书、看抹黑师父与大法的材料,强制看、听攻击法轮大法的碟片、录音。等等。

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方强劳教所和句东女子劳教所是继万家、长林子之后的最邪恶黑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