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归大法 回眸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修炼是严肃的,回顾这十年来,我不禁感慨落泪,我深深体悟到师父对弟子的洪大慈悲。我是一九九九年元月得法的,得法之前,皈依过佛门,练过其它功;得法之后,有波折,能走到今天,全是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今天回眸自己的修炼之路,旨在不忘师父佛恩,证实大法的辉煌,也鞭策自己走好最后的路。

一、朦胧童心,向着佛门

我一生出来就被抱给姑妈,我也说不清是什么理由,我的童年就是在乡下姑妈家长大,我记得很小时,有一天我跑到井边玩水,玩着玩着,“扑通”一个跟头栽進水井,当时我很小,就知道不远有个犁田的农夫,是他救了我。随后我姑姑赶到,想感谢那个犁田的老人,但不见了,后来村里人猜说,是观音菩萨救了我。这样我在姑妈家一直长到六岁,我妈就把我接回读书了。

我慢慢懂事了,记得十二岁那年,我爸他们单位包车去南岳旅游,带了我和姐两个人。当到祝融峰正殿时,我乱蹦乱跳东张西望,一不小心过门槛一绊,就拜在佛像面前,当时我爸说我这么不小心,快给佛祖谢罪,接着我爸他们上了香,求菩萨保佑。不知为什么?就从那起我就心里想着一事,我从小身体虚弱,我要是能当个尼姑就好。

二十岁时,我妈做主把我嫁现在这个丈夫,结婚后,生了一个小孩。可是奇怪,我还是想出家好些。有一天,爸说一个新开的庵堂要给菩萨开光,好多地方的和尚尼姑都会来这里。当时我听到,和我姐说我们也去看热闹去。当时我姐和我堂哥一起去了。我们几个一直看完,烧香的人基本上快走完了,好多人说,这和尚很厉害的,看什么都准。这时我也只是好奇的想去看看这住持和尚,我来到楼上,在旁边东瞅瞅,西看看的,突然传来有个男的声音在叫我,说施主请留步,到里面来我和你说说话。那时我以为听错了,没理会,接着,又有个尼姑叫我说:施主,我们住持叫你。我走進房间,住持就问我;“你信不信佛,想不想当皈依弟子。”我也不懂,就问什么是皈依弟子呢?有个尼姑说,你進来以后自然会懂的。我说好吧,当时在進行皈依仪式时,我堂哥和我二个姐,总共有十二余人,他们看我这么年轻当皈依弟子,就到住持那里要求和尚和我一样收他们当皈依弟子。

二、有缘得法,体悟殊胜

九七年元月份,那时候是气功高潮,开始我学得很用功,也有些感应功能,也给人治了些病,但是每次治了病自己就不舒服。我学了一种功,用了一千多元,也没什么长進,没意思,后来我就不练了,就这样和气功分手了。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和我一起长大的朋友,她从外地回来看家,来我家玩,聊着聊着她就开始说起法轮功的事了。我知道她以前什么都不信的,这次怎么她也炼功了呢?她还说你信佛教,现在佛教的和尚自己都难度了,还能度人吗?说我练的气功都是低层次的东西,要相信我,你炼法轮功吧!这功能够使人升华,治病有奇效,说她丈夫得了肝癌,炼法轮功炼好了……我们聊了一下午,说的一席话,慢慢我心动了,我就问她你带书回来吗?她说带了,明天拿来给我看。可是我是急性子,心动就想行动,当时我就对她说:我这有个老人在炼,我晚上吃了饭我先去借来看看,就这样她走时还送了我一个随身带的小法轮章。

晚上我就去借了这本《转法轮》书,当打开第一页见到师父照片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在家静下心如饥似渴的看,当看到第三讲时,我眼前出现一片亮光,书上的字一个个,一排排,通亮透明,这书的神奇,在我眼前实实在在的呈现着。马上叫在我身边写作业的女儿看,她说没什么啊!就是白纸黑字。说我看久了你眼花了。我想可能也是吧!

我就当着是眼花了,休息了一下,接着又看,突然又出现了,好大好亮的,我就叫起来,快来看啊!不是我眼花啊!真的好大好亮的字啊!可是我女儿还是那么说,我说不信就算了。就是为这个,我就一个晚上看完第一遍《转法轮》。

清早我就跑到那老人家,请求她教我炼功。我开始走向集体炼功之路。大法带来的美妙感受,使我学法炼功的信心倍增。

三、师尊苦度,奇遇高僧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红魔恐怖笼罩中华大地,大魔头江泽民发动血腥迫害,制造谣言,我地修法轮功的人,好几个功友被非法抓捕,环境受到严重破坏。

记得一天清早我照常起来炼功打坐,突然响起急促的敲门声,只好停下炼功,我开了门,前面那个高个子冲進我们家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就毫不犹豫的直说,是啊!怎么了?高个子说,怎么了,政府不准炼,我是来抓你们这种人的。我就说,你凭什么?有什么根据要抓我!另两个凶狠狠的说,名单上有你的名。当时我也没什么怕的,我说有名就有名吧,炼法轮功没有什么错,你们又何必这么凶。他们说那你签个名吧!以后不炼了就行,我说要是我不签呢?不签那就跟我们走吧!就在我们说话时我丈夫就从另个房子出来,他们一见面,对我丈夫说,你老婆炼法轮功的,我们这次有任务几天全都抓完这名单上的人。接着说你就要你老婆签个名吧,当时我也没想,反正我也没病没痛的。就对他们说,不炼就不炼吧!你们都这么凶巴巴的,我又没做什么坏事,法轮功这么好!一边说着一边签了名。(当时的我由于法理上不明白,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们走后,我就把所有炼功的东西转移到别的地方收藏了。从那时我就再也没炼功了。

这一停就整整的一年,身体一贯很好的我,这次大病降临,我的肚子疼痛难忍,站、坐、走都是痛,没办法,我就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你病情复杂,内脏有问题,你星期一来全面检查一下,该动手术就动了。当时我也吓着了,小时候我是打过不少针,很怕又打针吃药了。我买着菜回家,边走边想怎办呢?做人咋这么难啊。

想着想着,突然抬头看到前面站着一个穿黄袈裟个子高大的和尚,双手合十,对我说:施主,我瞅你脸色难看,一点精神都没有,是不是身体欠安。我用迷惑不解的眼神望着他。接着,他说你这里有没有熟人,找个地方我帮你看看。我就问了一句,你为什么给我看,是不是要钱?他说还是看看吧,钱给不给随便你,但是,我看你这次病很重,我们是有缘,没缘我们也碰不到,也不会给你看。我想想,那好吧!我就到一个熟人家里坐下,我问怎么治,他说你伸手掌给我看看,他说如果我看准了病情,和你家中的事情,你要依我三件事。我就问,哪三件?看我能不能做得到。他就说你会做得到的,我们有缘,接着就说三件事,第一,我看准了你你就点头;第二,我在帮你发功时,不能大声叫喊,受不了时就说一声;第三,我贴上的东西回家不能撕。我说:这些我都答应。接着他说看我的手掌,手背,一件一件的事,说得很准,象看到的一样,后来接着他就给我发功了。发功时,我觉得体内、腰部、腹部都热浪滚动,越来越热,热得烫死人,我就小声的对他说,我受不了了。他停下了,接着从他背着的香袋里面摸出三张圆形的纸块,每张上面都写着黑色大的“佛”字,在我腰背成三角形三个部位贴上,说好了。我想这样就好了,真行。我当时没什么报答,就从身上拿了一百元钱,当作感谢吧!他双手合十的说,谢谢!

旁观人也都纷纷请求和尚看病,他却连连摆手,说:“下次有缘再说吧!中午了,我要去化缘了。”说着走了。

回家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发作了,痛得烫得要命,觉也睡不好,整个晚上就在床上滚来滚去,疼痛难忍,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就起来用手去撕,撕也撕不脱。我想这是纸的,用水泡肯定会脱的。对,起来用水去冲洗吧,可越洗越紧。我想,纸的为什么也泡不掉呢?这不是要我命吗?怎办,怎办,这么难受!我想还是药,还是“佛”的原因呢?我没看到,也没办法,在卫生间呆呆站着,泪流满面在想,突然心一亮,我想起,我搬家时,我什么没拿,就拿了一本《转法轮》和三本炼功带过来,还放在我床头的盒子里,我立即去床头拿《转法轮》打开书,看到师父的照片时,我哇哇的哭起来,我怕吵醒小孩和丈夫,就蒙在被子里哭,哭够了就看起书来,一边流着泪看着看着,突然背部有点不舒服,我就边看边用手去抓,(当时我忘了背上贴的东西)抓下来一看,啊呀!这不是我刚才要撕的吗?怎么自己掉下了,我恍然大悟……。

回想起来炼功半年不坚定的我,就那样的放弃一年的修炼,真是愧对师尊的苦度。我禁不住淌下了一串串的泪水,师父的慈悲,师父多么的宽宏大量,还在操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泪流满面的在心底里发出了一个强烈的呼喊,我一定要再炼功,那时我站在师尊的像前,发誓的说,师父我错了,我从今以后,一定要做一个称职的大法弟子,精進实修来报答师尊的苦度。我要珍惜,再也不误这次万古难逢的机缘了。

炼功不到三天的我,口中吐污血,大小便出的是黑黑的血和血块。这一切,我丈夫一一目睹,口中不说,他心里肯定也会觉得神奇,可是他还是不准我炼,说有病你还是去看医生,我情愿给你钱看病,就是不准炼。我不理他,等他出去了,我就炼。有一次,我正坐着炼静功,他回来看到了,就跑来把我的录放机,炼功带抢走扔到地下,摔烂了,那时我只是哭,心里想着:师父啊,他就这样干扰我,我不想别的,我只想要他受到点报应,早日觉醒。说来奇怪,下班点还没到,他提前回家说,我腿好痛,抬也痛,坐着也痛,走着也痛,中午是好好的,一下子腿这么痛了,不得了,我腿会不会有大问题了。等他说完,我说,你不是腿痛,你今上午,我打坐炼功时,你做了不该做的事,踢我打我,还扔了我的东西,这会报应的。我说,我们炼法轮功的人,炼功时,师父都在看管我们,呵护着我们,如果你想腿好,相信我,以后我炼功时你不要踢打我,扔我东西,我不要你在我面前表示什么,你只要在心中这么想就可以了,这样我师父一定会帮你的,你的腿马上会好的,你信不信,试试就知道。第二天他没说腿痛的事了,但事过几天,他又忘了,那天上午我还在炼抱轮,他回家拿东西,又碰见了,这次没踢我,就骂我,骂得很难听,我就按上次一样,心中请师父帮忙,让他喉痛。到中午回家,他果真说,我在办公室没回来拿东西时还好好的,回家一趟,还没走到办公室就喉痛起来了,咽口水都很痛,痛得受不了,跑到单位医务室吊了两瓶水,都没好,还是痛,说下午还得去吊两瓶水才行。我们一家三口一边吃饭一边说,等他说完,我又一次对他说,你再信我一次,如果我不管什么时候炼功,你碰到,做到不打不骂,不踢我,就可以,和上次一样,就在心里这么想着,保证下午你不用去吊水,回家我炒盘酸菜你都可以吃。我那天下午真的炒了盘酸菜放桌子上,看他会不会吃,真的他吃了。我就笑着说,你喉咙好了,心服了吧!记着以后我炼功看书不要骂我,打我了哦,到晚上,没人时就对我说,你炼吧!但一个条件不要出去搞什么反革命活动。我说什么叫反革命活动,我一个小小的家庭主妇。你给我带上这么高的帽子啊!那我不是成为个大人物了吗?再说我师尊是来度人的,都是江魔头在带着妒忌的心在搞鬼。我女儿在那边做作业,听到我说都笑出声了。就这样我就在家炼功宽松好多了。一切全是师尊对我的呵护和对我丈夫的慈悲点化救度啊!

四、讲真相,不负使命

我学法炼功的家庭环境宽松多了,可是由于怕心,丈夫不准我外出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丈夫要上班,下乡,出差,我外出做什么他无法知晓。我外出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几乎想做就能做,一做就能做好,如果是到街道,附近郊外发真相资料,早餐后我挎个背包(包里装满了真相资料,护身符)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不拘一格救世人,到十一点左右,我就提着菜回家,接着赶做中午饭,都是热饭热菜,不误餐时,一切正常运作,我在丈夫的心中,他认为我还是遵规守矩的,现在,在亲朋好友面前说我脾气和结婚的那时好象是两个人一样,温柔多了。

有时候真相资料多,要下乡,我就以走亲戚为名或趁他下乡出差之机,集中发,我身挎着背包,有时装上几十本,有时几百本真相小册子,到几十里或几百里以外发放,虽然很苦,很累,但是心里甜滋滋的。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地资料点相继遭到破坏,我就迎难而上,建立个家庭资料点。当然在家做真相资料,对我来说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我想着思考着能和丈夫说吗?说了会不会有影响?如果真是说了,他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我还是选择了不说为好。我对自己“约法三章”:一、要保持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呵护;二、要高效率,快节奏,以一当十;三、要“怀大志而拘小节”,即心正念正,又不忽视常人层次安全手段。丈夫在家我就多学法,炼功,陪他聊天,他上班,外出,我就抓紧时间做真相资料,这样家庭呈现着和谐平静的氛围。当然在另外空间,却不是平静的,正邪较量是惊心动魄的,所以做起来,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的。

我只懂些一般的打印常识,很多技术不懂,东西打多了,免不了机子出问题,以前我机子出问题时总是有个依赖性,有同修帮查帮修,懂技术的同修被绑架以后,机子出现问题了怎办呢?找谁呢?要是找常人来帮修,修多了吧,不行。我记得技术员同修和我说过,到明慧网里面建立个内部信箱,有什么问题可以去明慧网发信件,问明慧同修,他们会给你解答的。

就这样我建了个信箱,就把我机子毛病事打出来问明慧网的同修,他们很认真耐心的回信给我,说要我打印一本从零点开始实用技术手册学起,有什么问题到论坛提问,我按着他们的指导,照这样做了,就这样,我慢慢的学,把他们教我的技术,下载打印出来慢慢看,从不懂,到懂,两台机子运行,很正常,现有些问题基本上能自己解决,我能到这步,要感谢明慧网的同修们。

记得我有一次,我丈夫刚一去上班,我就开机做资料,正忙着,突然听到了敲门声,我就收好东西,去开门,一看是两个同修来取资料了,我很高兴的说,“真神,我丈夫刚走不久!”同修也感到庆幸,我们都起了欢喜心,几分钟后,又听到敲门声了,我预感到不对劲,立即停机,不到三分钟,资料收藏上锁,清场全部停当。我心不跳,脸不改色的很自然的去开门,一开,可真是他,他说回来取东西。同修与我丈夫说了几句话,身带资料走了。事后他就進我房间,问我你们偷偷的在房间做什么?我说上次在街上买东西身上忘了带钱,借了他们的钱,我打电话要他们来取钱。他还是不信,跑到房间东看看,西摸摸的,总怀疑是炼功的,给我送资料的,我真担心他来拉我抽屉。当时来不及我就随手收藏些,小册子和《明慧周刊》在抽屉中,我心里默默的喊着,念着师父,请师父帮助,要他快些出去,不要到我桌边来,我心里念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真的也神,走到我身边,停了,等了一会就去上班了。

有一天,我出去给些同修送资料,送完回家时,路途中先后碰到三个同修,给了我三退名单,共一百二十余人,我把这三张名单折好,我担心怕掉,我又用二张空白的纸包好,放進牛仔裤背后口袋中,一路上我也很小心的摸了好几次,硬硬的纸还在,心中踏实。当走到机关门口时,碰见我姐,她对我说要张纸用,我就从裤袋中想把这二张空白纸给她用,拿出一看,吓一跳,怎么只有二张白白的纸了,中间的名单没了,我心急如焚,站在门口,想着我去过的每个地方,不知从哪儿开始找,想着想着眼睛一红忍不住就掉下了眼泪,从哪个方向开始找啊!心里叫喊着师父,我在门口呆呆的站着,静静的想,默默的喊,“师父啊,弟子今天有漏,把三张名单丢失了,请师父原谅弟子,慈悲帮弟子找到这些名单。”朦朦胧胧的从来过的反面方向走着,边走边默默的喊着师父帮助,边看地下我今天留下足迹的每一个地方,一边走一边仔细的看,这时丈夫来电话了,我心不在焉的接着电话,两眼还是扫射着路面及周边的每一个角落,忽一下,前面行人道路边树下闪出电焊时发出的那种白光,刺着我眼睛,我觉得奇怪,当时我还以为是我接手机的光,我把手机关了。跟着白光的地方走近一看正是我折的那个纸包啊!原封不动的躺在那树的下面,一点都没坏,还是那个样子,干干净净的。

我当时真是说不出的惊奇,因为我没到树底下来过,这么神奇的在树下摆着,激动的眼泪又一次流下了,也不顾周围的人看,拾起放到胸前,激动的在心中喊叫师父,谢谢师父的帮助。

我感谢师父选择了我,让我在迷中真正的找到了自己,让我能拥有“大法弟子”这个宇宙至高无上的称号。我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谢谢师父的大慈大悲。

文中不合法理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