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 坚定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单位家属住房的院子里,听人说到某某家去听课能好病,当时一位老人对我说:“你想听吗?”我急忙说:“想听,想听。”她便把我带去听课了。后来一位同修帮我请了一本《转法轮》,我把这本宝书一带回家,还没看,牙就开始痛(我有牙痛的毛病)。丈夫看我牙痛的难受,就找来药。说也奇怪,药来了牙反而不痛了。通过学法,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以后不管牙多痛,我不吃药,不把它当回事,反复几个月后,我的牙病全好了,至今未痛过一回。

学法炼功本是件好事,可我丈夫极力反对,见到大法的书就撕,看到炼功就拧我的腿。二零零零年第一次去北京护法回来,我一出门,丈夫就跟着我,不准我学法炼功,我一学大法书,他就抢。我说:“人在书在。”他看到我这样强硬,也就再也不敢撕书了。儿女们看到我一次次被非法拘留劳教也伤心不已,虽然没明说不让我学法炼功,但从写给我的信中,流露出这方面的意思。面对家人的反对,我回信给孩子们说:“妈妈为了做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学法炼功没有错。邪党镇压法轮功,造成了天灾人祸。告诉你们,只有脑子里装了大法好的人,遇到灾难时才能免除危险。”

为了平衡好家庭,我尽量关心家里的每一个人,一切家务事安排的井井有条,让丈夫没空子钻。他下岗没工作,我不埋怨,常安慰他。最让我丈夫醒悟的,还是师父。一个夏天的晚上,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蚊子把他咬的满身是红点,一晚上就在打蚊子。他看我睡的好好的,就说:“这么多蚊子咬,你还睡的着?”我说:“没蚊子啊。”他不相信,打开灯看,我从头到脚都没有蚊子咬的痕迹,他说:“这可怪了。”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你撕大法的书,不准我学法炼功,蚊子不咬你才怪呢。”他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以后,他支持我学法炼功,愿意听真相,知道自己以前对师父的不敬是犯罪,还用真名写了郑重声明在明慧网上发表,对他的亲朋好友也敢讲真相。他的哥哥有病,他便要他哥哥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第三次被绑架后,他主动向“六一零”要人。

我丈夫没有收入,因他是复员军人,集体上访,到去年才每月发了五百元生活费,但去年过年他就拿了四百元给我做资料。我说:“我们以后每个月拿一百元做大法资料如何?”他面有难色,我也就没说什么了。哪知过年后,有一卖煎饼的人将一辆车子晚上存放我家,每月交保管费一百元,这是师父的安排,我们就拿这一百元做资料。女儿在我被非法劳教时也曾说过对大法不敬的话,后来也写了郑重声明。现儿女的朋友到我家玩,我向他们讲真相,儿女们也帮着讲,并要朋友们牢记“法轮大法好”。母亲看到我炼功前后身体和心性的变化,现在也在学炼法轮功。姐姐知道大法好,常劝别人学,姐夫说:“你姐姐的脾气要改,只有学大法。”

“七·二零”后大法蒙难,我第一次去北京护法,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劫持回来遭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和几位同修再次去北京,我到了天安门打了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在北京被绑架到通县派出所,恶警用鞋底打的我皮肤一块块青紫,用电棍电嘴巴,后被送回家乡。那次非法劳教我一年半。在劳教所,为了反迫害我们绝食一个多月,我们背法,那些犹大和犯人就用抹布、臭袜子堵嘴巴。我因不配合邪恶,不戴符号,不写三书,不做事,反而背法、炼功,被加刑一年。第三次因白天送《九评》被巡警发现,被绑架到看守所。我不配合邪恶,不穿囚衣,手脚被铐三天三夜。这次邪恶又要把我非法劳教一年。我想起师父的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念着正法口诀,求师父加持,我要救人,我不能再在那个地方呆。结果到了那里检查身体时,因血压高,又有“心脏病”,把我送回了家里。

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是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职责。我和当地同修们不管严寒酷暑,风雨无阻,走到哪讲到哪。我身上经常带着《九评》、小册子和光碟,遇到有缘人就送给他们。正法形势在向前迅速推進,世人也越来越觉醒,这给我们讲真相带来了一个好的环境。觉醒了的生命对我们是同情的、理解的、支持的。有一次碰到一个学生模样的青年人,我给他讲什么是法轮大法,讲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他说他叔叔去过外国,他说外国准炼法轮功。接着我又给讲了邪党为什么镇压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以及贵州平塘奇字石,要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他爽快的办了“三退”,并要了几张护身符及一些资料,说他的亲戚也要。有一个小孩看到我们发碟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是好。”

今年正月初一,我在一个楼梯间发送资料。有个人抱小孩上楼去,下来后向我要资料,我就拿了一份给他。他接过后说,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是警察,并拿出工作证给我看。当时我平静的说:“警察也是救度的对像,你们里面也有好人。”他说:“今天我在这里值班,你放心的走吧,以后要注意一点。”临走时他说:“再给我些(指资料),还有人也要看。”一次我在一个单位门口放资料,刚好来了一个人,我只好转身,他反说不碍事,你放你的。这时又来了一个人,要追我,他对那人说:“关你什么事。”我就走开了。

在证实法的路上,我总感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指引呵护着我们,我们只是动动手、动动腿而已,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有两次,我们白天贴不干胶都碰到人,并且都骂骂咧咧的,我们便耐心的讲真相,他们听明白后,资料也乐意接了。有一次,我和同修骑摩托去乡下发资料,刚发完一个村,往回走时,发现有两个青年各拿一把刀,骑着摩托追来了,他们以为我们是贼,举着刀拦在前面。一看是两个中年女的,便说:“要是男的我们早就砍下去了,你们是干什么的,袋子里是什么?”我们说:“我们是救人的,是来送真相资料给你们的。”我就拿出资料给他们看,后来他们要我们去他家,我们看到乡政府、派出所就在旁边,便去了他家。到了他家,他说要打电话给派出所所长,并把我们摩托车的钥匙拿走。我们一边给他们家里人讲真相,讲善恶有报是天理等,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结果他父亲不准他这样做,把钥匙还给了我们。

还有一次,由于当时发资料没经验,我从一个楼梯间的一楼一直发到六楼,发完五楼上六楼时,五楼有一户走出了一个男人,当我从六楼下来时,他挡住五楼的楼梯口,不准我下来,并说今天你走不脱了。这时从下面又上来了一个男的,边走边说:“好大胆,发资料发到这里来,不让她走。”并问:“她发的是什么,捡一张来看。”我说:“不用捡,我给你们一份。”正说着又上来了一个男的,三个男人拦着我。我来时看到这个楼梯间的出路只有一条,自己走是走不脱的,这时我只有求师父化解。说也神奇,他们三人正说着话,好象谁也没注意我,我就悄悄的离开了。

我知道,我能一路走过来,全靠师父的慈悲苦度与呵护。今后,我一定在修好自己的同时更加精進的做好救人抢人的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负众生的千万年期盼。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