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难报 唯有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日】听了同修们一篇篇感人的修炼体会,使我感到极大的差距,鼓舞、激励,深感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的无限荣幸。

一、在人世的迷中,师父引我走進大法

记得上中学时,不知不觉喜欢上了看武侠小说,如痴如醉,也渴望着自己有一位高德的师父。不曾想数年后,与师尊相遇,巧妙的走進大法。那是九三年的一天,听母亲说起气功师办班的事,我本不太关心,修炼――冥冥之中象一个磁石吸引着我。

母亲由于身体不好练气功认识了一些人和气功协会的一位气功师,母亲告诉我,她听了一个气功报告,散场的时候,遇到她认识的那位气协的气功师(我们见过一面),是她极力劝说母亲,让我来学这个功法。面对母亲的热情,我诚恳的答应她,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一定去听课,但是,因为住校,每天要上晚自习,作为班干部,要打考勤,当然更不能缺勤。谁知在开班前大约一周,突然学校参加全省同类专业学校比赛,班上有两位同学代表学校参赛,因此可以不打考勤,其中一位与我同一寝室,关系较好,也都是班干,由她代我打考勤,于是顺利的参加了师父的十天讲法。

聆听了师父的亲自讲法,调整身体,美妙的心情无法言喻,闭上眼睛,仿佛师父在给我一个人讲法,师父知道我的全部,解答了我所有的疑问,终于我有师父了。

二、在修炼路上,师父一路指点、呵护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制造的乌烟瘴气铺天盖地,同事和我走出来到省政府和平上访不久,一天单位来了几个市局的公安找同事和我所谓的“谈话”,见面就问我们:是不是去省政府了?然后是不断的谈话、问话,记得那天我上夜班,一早叫到单位一直到晚上六点多钟,匆匆回家吃过饭,又赶去上班。后来单位所在派出所的警察时常上单位来找我们“谈话”,正上班就叫去了,一种文革时期那种政治审查式的问话,给我们制造着一种恐怖的气氛和压力,正常的生活被打乱了。

不断的听说有同修去北京上访,心里象照亮了一盏灯,是呀,我们应该怎么做呢?同事和我决定去北京,于是各自上路了。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父母,没有自己出过远门,真不知路在哪个方向,师父又一次安排了一个去北京出差的人和我同路,回来时又遇到这人出差返回。但是由于法理上认识的不足,使此次北京之行没能完全达到目地,证实法。回来后,单位在各种压力下,开除了我们。

随着正法的推進认识了更多的同修,一次与同修交流时被绑架,在邪恶的黑窝里被谎言和人情带动走了弯路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回家后在同修的帮助下,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象一把钥匙打开了心锁,象一股清泉,洗刷着心灵的污垢,使我清醒。一天我在键盘上随意敲打着,突然“严正声明”四个大字跳入眼前,吓了我一跳,千真万确,我没有按“五笔”的方法输入,一定是师父在慈悲的呼唤我“赶快声明,走回来吧!”看了师父的法我明白了,这在过去的修炼中是不可能的,那一关过不去,就不会再有机会了。写到这里也真心希望那些走错路的同修快快回来,快醒醒,不要辜负了师父的一片慈悲苦心。

以后在又一次迫害中我被关進邪恶的黑窝,迷蒙中师父用各种方式鼓励我、点化我,走过了最黑暗、艰难的几年。一次警察播放诬蔑大法的碟子,毒害众生,我很着急怎么办呢?突然大法的智慧打入脑中,我收集了一些缝制军品的绿纱线。这天中午,正午休时,突然大组长集合全部出去打扫卫生,只有我和一个“包夹”阿姨,我靠在桌子上,影碟机就在眼前,我用针把纱线挑了進去,这一下,它做不成坏事了。

另有一次,我想看到师父的讲法,在去往小卖店买东西时遇上了另一同修,她知道我的想法后,给我送来了师父的经文,在每天背法、发正念中,心里充实愉悦,同时加持所有被迫害同修,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很明显的感受到外面同修集体发正念的强大威力,半夜十二点时常停电,这在邪恶的黑窝是不允许出现的。

近来师父的讲法一篇接一篇,指出了我有的很多执著心。说不得的心,很长时间也认识不到,要到师父讲明了,才知道错在哪,真让师父操心了;看不起同修的心,有意无意的在证实自己,多可怕呀,这些人心,我不要它。谢谢师父!谢谢给予我帮助的各位同修,让我们形成整体,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