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喜得大法的。得法后不久,我十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刚得法时,大法书非常紧缺,我没有书。几个月后,我盼望已久的大法书请到了。当我翻开书一看,可把我难住了,有一半的字不认识。但我想,我一定能独立学法。因此我就把不认识的字写下来,问家人及同修,就这样,我很快就能自己学法了。后来,听说有了炼功点,我就每天参加集体炼功,到学法点去学法。那时我很精進,家人也很支持我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与中共开始对法轮功進行大规模的非法镇压,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大法,诽谤师父。天象塌了一样,但我没被吓倒,每天照常学法炼功。

二零零零年六月,片警和委主任来我家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他们就把我送到了派出所。那时因自己法理不清,悟性也差,写“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回想起来就是怕的执着没去造成的。

二零零二年,邪恶还很猖獗,传递资料的同修遭到了迫害。因此我就承担起传递资料的工作,我负责的片很大,每天都要带上大包小包的资料往同修家里送。还得看孙女,料理家务等。同修又经常来我家。我就只能起早贪黑挤时间学法,但却很精進,也能守好心性,升华的非常快,就感到一天一个变化。

由于自己传递资料的原因,接触的同修越来越多,随着同修来家的人数、次数的增加。学法的时间就更少了,渐渐的把做大法工作当成了修炼。同时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都来了。也不守心性了,还经常与丈夫争吵。结果被邪恶烂鬼钻了空子,二零零五年三月家里发生了大爆炸,痛失了儿子和外孙女。家里除了几件随身穿的衣服外一无所有。面对这种情况我没有倒下。慈悲的师父抹去了我脑海中儿子形像的记忆,我对儿子的情很快放下了(至今仍想不起来儿子的形像)。同修又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使我买上了房子,有了住处。同修又同我一起学法,我很快振作起来了。

我是师尊的弟子,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要多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因此我把做好三件事溶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几乎每天都去面对面讲真相,不放过一个有缘人,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看到这些善良的人有了美好的未来,我心中真的为他们高兴。几年来在救众生中一直做的较稳。但有时还是有怕心,可我一定修掉它。

记得有一次,我有几天没出去讲真相了,就去了同修大姐的家,恰巧一位老年同修也在那,他们正准备去讲真相呢,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我们串胡同讲真相,迎面来了一个小朋友,我上前给她讲了三退,她同意了,也认同大法。我们又来到了广场,又过来一个小朋友,我又给讲退了。然后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不一会那个小朋友的妈妈问那个小朋友我跟他说了什么?然后那位妈妈没好眼的看我们,这时我害怕了心跳的厉害,怕她告发我们。于是和同修大姐说了,同修大姐说我正给你发正念呢。我说咱们走吧。我们边走边发正念,然后我又背师父的《洪吟二》〈怕啥〉,刚背完从北面开过来一辆警车,我想起了师父讲过救众生是做最神圣的事,邪恶是不敢迫害的,这一切都是假相。可是心里还是不稳,边走边回头看那辆警车,这时车里下来三个警察,朝这边走来。我就想我是神,邪恶怎会吓住我,谁也不准干扰我救人,我没被假相吓住。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又接连救了几个人。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就是因为有怕心,所以邪恶就演化假相干扰我。可我有了正念,不再怕它们时,一切假相就消失的无踪无影了,其实邪恶什么也不是。

我从明慧网上看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我也想开一朵小花。但我没有钱,又没文化,干着急。正因为我有了这颗心,师父就给我做了安排。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去一同修家,同修正在印资料也没背着我,她还说:我去年就想找你建立家庭资料点,觉的你最合适。我说:那你怎么不找我呢?她接着说:你现在来了,也不是偶然的,想开一朵吗?我说:当然想开了。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买来了设备,又找来了技术同修教我,我学会了打印小册子和单张。自己出去散发,有时送给需要的同修,就这样我地区又增添了一朵小花。

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我没有同修那样轰轰烈烈的救度众生的事迹。只是踏踏实实的做着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需要我做什么,就做什么,同修需要帮助,我也伸出援助之手。但我还有执着没去。我要快点把它们修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师尊的一名合格弟子。

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