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健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我是中国大陆高校的一名大法弟子。十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同修们的帮助下,在正法修炼的路上走的一直比较平稳。

一、因为治病走入大法修炼

我出生在东北一座美丽的城市,高中毕业时赶上恢复高考第二年,全国统一出题考试,如果我考不上大学就得去农村当知识青年。由于在中学读书阶段正处在所谓“文革”后期,没有学到多少文化知识,很多时间用于学工学农和搞“大批判”,再加上学校的师资水平不高,给我们讲课的许多青年教师都是从农村集体户抽回来的知识青年,在师范院校培训一个阶段就来学校当教师。为了考上大学,主要就靠自己努力了。不分白天黑夜的学习使自己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头痛、失眠,非常痛苦。

上大学的四年真是在痛苦中“熬”过来的,有时真有生不如死的念头。毕业后在大学里工作,三十出头就被提拔为常人认为重要职能处的处长。正在所谓的“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我又得了严重的心脏病,真是雪上加霜,住很长时间医院治疗也没治好。为了治疗神经衰弱和心脏病到处求医问药,想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有根治。后来听一位亲戚介绍说炼法轮功能治病,让我千万别错过机会。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到处打听,后来就有幸参加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九日师父在长春举办的第七期法轮功学习班,听了深入浅出、博大精深的法理,真是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对“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向哪里去”这个千古人生命题,对世界乃至宇宙都有了全新的认识,不仅有新的人生观、世界观,而且在我头脑中初步建立了充满佛法真理的洪大宇宙观,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经过修炼,身上的疾病很快就好了,而且还摘掉了散光加近视的眼镜,真有重获新生的感觉。

二、走出去证实法

正当我们在大法中认真学法、炼功,同修们“比学比修”,不断提高对法理的认识,思想境界逐步升华的时候,一九九九年四月中下旬在邪党的精心策划下,天津等地发生绑架、关押法轮功学员事件。为了向政府说明情况,我与许多大法弟子一起连夜乘车赶往北京,在途中被一群公安人员截住了。在与政府官员和警察的交涉中,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表现出来的修炼人风范、信心和坚决要上北京说明情况的决心。同时也看到自己与这些同修的差距。当时我想:我要去北京,实在去不了也没有办法。其实是怕心在作怪。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是一个全世界乃至全宇宙最黑暗的日子,是“人神共愤”的日子,是宇宙正法進程中永远抹不去的日子,以恶首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邪党开始了对师父邪恶的诽谤,对法轮大法疯狂的诬蔑,对大法弟子残酷的镇压。在这场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所谓“考验”面前,在所有宣传媒体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和惨无人道的迫害下,有的学员对大法怀疑了,有的动摇了,有的害怕了,但有更多的学员冒着生命危险走出来公开炼功、上访、向世人和政府说明情况。在知道事情的当天早晨,我和许多学员一起坚持到炼功点炼功,当时有一些保卫人员在场监视。我们没有害怕,就好象他们不存在一样,平静的炼功。在炼功时明显的感到了师父在加持,特别美妙,觉得身体越来越高大,与一定的宇宙空间溶为一体。随后,我们又一起去省政府上访,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在一起,有的背法,有的互相交流和切磋,并共同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无数的法轮在空中旋转。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大法弟子。在上访中,警察野蛮的将大法弟子推上一辆辆大客车,送往运动场等地。我被强迫送到运动场,与大家一起背诵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们护法壮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后来我觉得不应该呆在这里,就目不斜视的在周围都是警察的情况下,堂堂正正的走出了运动场回到了上访行列中,直到夜晚在警察棍棒的野蛮驱使下被迫离开。在上访期间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一是有许多大法弟子能背诵的经文我却背不下来,说明学法不够;二是当一位学员跟我说要一起去北京证实法,我却找个理由没有去。我虽然觉得这位学员平时有些不理性,但深挖自己的思想根源还是有怕心。

三、精進实修,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段时间内我有点迷茫。一方面相信大法和修炼的决心没有变,看到和听到对大法污蔑、诽谤时心里忿忿不平;另一方面,除了坚持学法炼功外,还应该怎么做心里很矛盾,在一些学员交流时认识也不一致。现在看来向内找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没有学好法,二是修炼的决心不够,三是还有怕心。随着正法進程的迅速推進,我与同修们一起走入了正法修炼阶段,按照师父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即学好法、讲真相和发正念。

(一)学好法是走好正法修炼路的关键。师父还在多次讲法中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我们只有学好法才能认识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才能清楚和明白正法修炼的目地和伟大意义,才能精進实修,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才能坚持不懈正念除恶,才能抓住一切机会慈悲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学好法是走好正法修炼路的关键。如何学好法,使同修们在各自的层次中都能不断提高对法理的认识,在邪恶的疯狂迫害面前,坚定的走好正法修炼的路。我悟到,大法修炼是大道无形,而集体学法是师父留下的唯一形式。我们几个同修一商量,成立了学法小组,定期组织学法,几年来一直未间断过。我们每次集体学法先学《转法轮》中的一讲,或师父的新经文,然后再進行切磋和交流。同时,我们注意平时自己学法与定期集体学法相结合,平时在家也多挤时间学法。通过学法,使每一位大法弟子对大法法理在各自不同的层次有了不同的提高,更加清楚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上的责任、义务和所担负的重大历史使命。学好法也为修好自己,跟上了师父正法的進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慈悲救度众生奠定了比较好的基础。

1、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正法修炼到今天已经是到了最后的最后的时候了,有的同修对于正法修炼的法理还没有正确的认识,有的甚至还不理解,甚至还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师父在多次讲法中讲了正法修炼的法理和正法修炼时期大法弟子所担负的历史使命,我理解,能不能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真正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是“人”与“修炼人”的区别,是“学员”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区别,从根本上讲是“人”与“即将成为神的人”的区别。我个人悟到,能不能精進实修,认真做好“三件事”,走入正法修炼中来,是能否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试金石”和“分水岭”。如果不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无法兑现史前的誓约,就会辜负对你寄予无限希望众生的期望,亿万年的等待就会毁于一旦,那将是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而且是再也没有机会弥补的悔恨。在邪恶刚开始非法镇压的时候,我对正法修炼的法理也有些迷茫,后来通过学法和在同修们的帮助下,逐渐明白了这层法理。现在师父用常人难以想象的巨大承受来一再推迟正法结束的时间,就是师父用洪大的慈悲等待这些学员悟到正法修炼的法理,早日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希望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多学法,尽快修去对历史上各种宗教修炼的认识,修去怕心,早日走入正法修炼的行列。

2、向内找与慈悲指出同修的不足。“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转法轮》)以后师父还在多次讲法中讲到了大法弟子向内修、向内找的重要性。我在注意学法的同时,逐步学会了由不向内找——想向内找但不会找——基本学会向内找这么一个过程。在常人中,我所从事的工作是负责涉及广大职工切身利益、人们关注度很高的热点工作,矛盾比较多,我在常人中是一个“认真、谨慎而又心急的人”。一开始突然遇到矛盾遭到别人的指责时,虽然一般表面上能做到比较平静,但心里有时却是“愤愤不平”,甚至是“含泪而忍”,明知不对也做不好;后来随着不断的学法,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再遇到矛盾时,就能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业力的转化”中讲的“一举四得”的法理,就能心情比较平静的面对了;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心里象有一扇门突然打开,豁然明白,过去的认识还是有很大的局限性,甚至是很重的“私心”,在另外一个境界上认识到大法弟子遇到任何问题都要无条件的找自己的法理,大法弟子要把“向内找”形成修炼的机制。有两次研究工作时,有一位下属情绪比较激动,甚至态度蛮横,从常人表面的理来看,他毫无道理。我想到师父讲的遇到问题向内找的法理,当时就心平气和的处理了这件事。回到家找自己,发现有些事情应该事先跟他沟通,在心里对他有时不够尊重。自己的原因找到后,第二天上班彼此之间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还有,半个月前我突然头疼,有点象以前所谓“神经衰弱”的症状,并伴有牙疼,过了一个星期也没好。在一次发正念时,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小鬼,对我说:“某某某同志”,我当时一惊,心想:那不是邪恶党文化的东西吗?我开始警觉并向内找自己,发现最近在工作中有争斗心,而斗争性正是党文化的东西。问题根源找到了,结果头很快就不疼了。

在与同修的共同修炼中,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看到同修有明显的执着或有漏是否应及时指出,特别是遇到在人的一面个性比较强的同修,有时犹豫和为难。一方面担心自己在法理上的认识不一定对,另一方面担心如果同修不接受会影响同修之间的关系,形成间隔。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些“担心”其实都是“私心”,是在维护个人的面子和常人中的情,也是对同修不负责任,既然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让我看到同修的执着,就应该善意的指出来,帮助同修共同提高。以后,再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我首先找一找自己为什么听到或看到这个问题,想一想自己有没有同样的问题,然后再怀着修炼人慈悲心善意的指出。在帮助同修时也要注意方式和方法,选择合适的时间、地点和时机。如果同修当时状态比较好,就当场善意的指出来;如果同修当时情绪比较激动,就再选择合适的时间和地点交流,最好是单独切磋。在与同修交流时要有慈悲心、宽容心和包容心,其实通过交流与切磋往往会找到自身的不足,得到共同提高。

我认识的一位同修非常精進,每天大部份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了。这位同修在常人中个性比较强,遇到问题时好坚持自己的意见。本来同修们在一起的机会难得,应该多進行交流和切磋,但往往一交流就因为对法理悟的不一样而出现争执,甚至不欢而散。事后彼此都觉得不对,但再交流还是如此。我认真向内找自己的,发现自己的争斗心还很强,慈悲心和包容心不够。在交流时我就事论事说的话不一定错,但就是因为有这些心才在交流时出现争执,从而暴露出来好去掉它。随后我们又坦诚的進行了交流,找出了自己的执着,善意的指出同修的不足,效果比较好。

3、正法修炼与做好常人的工作。如何既做好常人的工作又做到精進实修,一直是困扰我的难题。我在人的一面是一个对“名”和“利”看的比较淡的人,也许在漫长的历史上曾经“清修”过,总有一种“看破红尘”和“与世无争“的心态,向往“世外桃源”的生活。而在常人中我又处在一个很多人都羡慕的“有权有势”的职位,工作比较繁忙、任务比较重,经常需要延长工作时间来完成,遇到的矛盾自然也比较多。工作中一遇到比较大的困难和矛盾时,就产生不想做现任岗位上的工作,想找一个比较清闲、矛盾不多的工作去做,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做好三件事的想法。明明知道这种想法不在法上,却经常产生,总不能彻底去掉。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悟到,我这种想法实际上是逃避矛盾求安逸的心理,是把做好常人工作与修炼对立起来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也就是你的工作环境都是为你修炼安排的,要想脱离这个环境不就是不走师父安排的路了吗?一个完全在法上的大法弟子既可以精進修炼,也应当而且是必须做好常人的工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做好常人工作也是修炼的一部份。同时,做好常人的工作,讲真相时也有说服力,常人更容易信服。有了这个认识后,我不再把常人工作当作负担和累赘,而是积极努力去做好。几年来,由于勤奋努力,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在两次干部考核中均被评为优秀。

4、理智证实法与怕心。理智的证实法与怕心一直是大法弟子们交流与切磋的话题。最近又听说一位熟悉的大法弟子平时不够理智,不注意安全,被邪恶钻空子绑架了,心里很感慨,在这里谈一谈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我们大法弟子是以常人的面目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表面上就要符合常人状态,一般情况下在生活和工作中也要符合常人的理(当然不能符合常人败坏的理与之同流合污),才能被常人所接受和认同,这样才有利于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也是大法修炼的法理所要求的。否则,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普遍神通大显,行神迹,常人社会就被破坏掉了,也就不是迷的空间了,大法弟子也就无法修炼了,也就不能救度众生了。大法弟子的神通主要是在用常人的肉眼看不到的另外空间显现。在特殊情况下,师父为了保护大法弟子或特殊需要,偶尔让个别弟子显现出神通来,但不能是大面积的普遍现象。如果在证实法中不理智,不注意安全,就会出现漏洞,可能就会被邪恶钻空子,遭到迫害,也给其他同修带来不安全隐患。现在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一个大法弟子能救多少众生啊!如果遭到邪恶迫害,会给大法带来很大的损失。因此,大法弟子要理智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理智的证实法,注意安全不等于有怕心。当然,大法弟子在修炼中要修去怕心,不能以理智证实法、注意安全为理由,掩盖自己的怕心,而不敢去积极主动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救度众生。“怕心”是横在修炼人修炼路上的死关,一个修炼的人不可能带着”怕心”走向圆满。因此,一个成熟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既要修去怕心,又要理智的证实法。

(二)、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强调讲清真相的重要性,使我悟到讲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历史使命,是兑现史前自己与主佛签订的誓约,是为了救度众生。同时,大法弟子要怀着慈悲心去讲清真相,“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为了能讲好真相,我从有关资料上积累素材,积极学习同修们讲真相的经验,先从亲朋好友和熟人讲起,然后再向陌生人讲,同时挤时间发放真相资料。在讲真相中,我非常注意“讲清”真相,一般从自身走入大法修炼讲起,讲大法修炼的美好、历史上宗教修炼的局限、史前文化的原因、历史上著名预言中对法轮功的预言,以及中共邪党自成立以来的丑恶历史、一九四九年以来历次造假的政治运动、现实的贪污腐败、对信仰自由的剥夺、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等。在讲真相中注意要顺着常人的执着讲,不要讲的太高了,同时不执著讲的结果,不追求数量。有的时候你一讲他(她)就相信了,其实你仔细询问,在此之前已经有许多同修跟他(她)讲过了,就象已经吃了前八张饼,你给他(她)讲正是让他(她)吃第九张饼吃饱了。如果你在讲真相时,他(她)当时没有表示什么,很可能就象给吃前八张饼一样,为别的同修讲真相时给吃第九张饼奠定基础。几年来通过讲真相,有一批人了解了真相,表示支持或同情大法,其中一部份人同意了三退,一部份人看了大法的书,有约二十多人接受了我赠送的装有师父讲法录音的mp3,有十多人走入大法修炼中。

在讲真相中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件事是,有一次家乡来了几位朋友,中午吃饭时,我借题讲起了真相,并劝“三退”,其中两个人表示对法轮功的了解和支持,一个人说他们全家都“三退”了,同来的第三个人却说,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呀,随后也办了“三退”;另外一件事是,前几天晚上有一位同修带来一位她的亲戚到我家,想要進一步听真相,当我和妻子(同修)从不同角度讲了大法的真相后,她说心里好象有一扇门打开了,立即表示要请大法的书学,当我们给她播放了两首大法歌曲后,她已经是泪流满面。通过上述两件事情我有两点体会:一是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时期,很多人开始半公开的反对邪党、支持法轮功,有些人开始主动深入了解真相;二是还有一些缘份很大、应该得法的人还没有得法。现在的时间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这一瞬间值千金、值万金”,这就要求我们大法弟子更要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众生。

(三)、发正念清除邪恶。自从师父发表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后,我悟到发正念的重要性,坚持常年发正念。每天工作非常繁忙,还经常加班加点,回到家里以后还要接听电话处理必要的工作,有的时候一躺在床上就能睡着了。但一想到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与使命,想到许多大法弟子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遭受非人的折磨,想到邪恶及黑手烂鬼操纵世上的恶人蒙蔽着众生,就不能睡下,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有时发正念心不静,效果不好。向内找,主要是学法不够。只有学好法,执着心少了,心就比较静,能量场就比较强,发正念的效果就比较好。同时,大多数大法弟子天目是关着修的,一般不会直接看到发正念的效果。只有学好法,才能增强信心,发正念的效果就会处于良性循环。

除了整点发正念外,我还利用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多次抽出时间到天安门广场发正念。每次围绕广场走一圈到二圈,时间为三十分钟至一个小时。去年夏天有一次去北京出差,办理完公务就急忙赶往天安门广场,当时是阴云低垂,用肉眼就能看见低空中微小的水颗粒,眼看着一场大雨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当时心想,来北京一次不容易,除恶的机会难得,不管下不下雨我都必须去。我当时正念很强,先买票上天安门城楼走一圈发正念,然后围绕天安门广场发正念,这时已经有雨点开始落下来,广场的游人纷纷找地方避雨。我想:师父,您的弟子来天安门广场清除邪恶,请您加持,雨一定下不了,并默念正法口诀。当我发正念走到广场西南角时,厚厚的云层已经变成稀薄的云雾,太阳从西南角露出了笑脸,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还有一次,单位召开会议,会议开始时播放邪党歌曲的音乐,并要求与会者起立跟着音乐唱邪党的歌。我立即发正念,结果喇叭马上就没有声音了。

我深深知道,在正法修炼中,我有时还不精進,还有很多不足和没有去掉的执着心,但大法在我心里深深的扎下了根,无论今后在修炼中遇到什么艰难险阻,我都会在师父安排的这条正法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

由于修炼的层次有限,如果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