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公安目击活摘事件中的麻醉问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辽宁公安证词曝光后,中共活摘器官不打任何麻药这个残酷的事实成为不少人关注的焦点。有人有这样的疑问:如果不打麻药,在被摘者还抽搐或动的情况下,医生下刀就未必能准确,会不会导致误伤要摘取的器官?打麻醉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使肌肉放松,这样才能实行手术,否则当人疼痛时,肌肉会收紧,也不容易开刀。麻药也不值钱,好象没有必要不打麻药?

中共方面也有意扔出混淆视听,似是而非的说辞,说是人的身体有一种保护性的应激反应,创伤、失血和疼痛仍然会造成血液中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水平急剧升高,最终导致器官受到损害,影响器官质量。

其实,从中共做事的出发点和医疗实践的要求讲,打不打麻药不可能有一个大家都一定遵守的一定之规,要看具体案件的要求和环境。中共本来就是要活摘器官,被活摘者痛不痛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否则就不会去活摘人的器官了;在集中营外活摘器官时,不打麻药对活摘器官更方便、更容易保密、更有利可图,这也是这起案例中,没有麻醉师,却要公安拿手枪站岗的原因。

摘取心脏需要开皮,锯断胸骨之后才能进入胸腔,这时会用一个金属架子把胸腔拉开,肌肉收不收紧本身到这个阶段后就不是问题了,而进到胸腔之后,摘除心脏的手术才真正开始。摘取心脏的手术中,供体心脏一直处于跳动的过程中,不管病人动不动,心脏从来就不是静止的。摘除心脏不需要考虑缝合的问题,剪血管时可以多取,之后再修剪,把主动脉、肺动静脉、上下腔静脉等大血管剪断,心脏就拿下来了。手术本身不需要去碰心脏,不会误伤心脏本身。

活摘器官不打麻药的医学原因

麻醉按简单的分类标准,可分为全身麻醉和区域阻滞麻醉两类。中国大陆主要用的麻醉有这么几种:全身麻醉(根据给药方式分为吸入麻醉、静脉麻醉、肌肉注射麻醉以及静吸复合麻醉)、硬膜外阻滞、 腰麻(学名为蛛网膜下腔麻醉)、神经阻滞麻醉、局部浸润麻醉及表面麻醉。

A.全身麻醉:简单的说是这么做的,面罩通气,静脉给诱导麻醉,给肌松药,气管插管,连麻醉机,吸入氟烷、安氟醚、异氟醚、七氟醚等等吸入麻醉药,一般也通过静脉继续给维持麻醉,麻醉医师在维持期进行各种监测,随时观察手术操作等因素对病人生命的影响,必要时进行治疗,以确保病人的生命安全。当手术结束后,病人进入恢复期,给逆转药让病人苏醒。

全身麻醉需要麻醉师在场,因为给了肌松药,管呼吸的肌肉也松了,病人必须靠呼吸机才能呼吸,气管插不进管就会憋死,要做紧急气管切开,没训练过的碰到气管插不进管或者手术中心跳血压突发变化没法处理。一个全麻,除了麻醉师,还需要呼吸机、监护仪,这些费用有时甚至比手术费用本身还要贵。

要做全麻,器械方面得做以下的准备和检查,呼吸机的各个管道接好,呼吸机检查漏不漏气!把潮气量和呼吸频率设好,准备全麻的插管的物品;喉镜柄,喉镜片,牙垫,气管导管,呼气末二氧化碳接头,面罩,过滤器,胶布,润滑剂、接输液泵,给被麻醉者接血压计,氧饱和度,电极片,吸氧等,开放静脉通道。

试问,中共会为活摘器官而如此善待一个将被杀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吗?如果会的话,那何必还迫害法轮功呢?

辽宁公安证词中,在场的只有两个军医,没有麻醉师,因为麻醉师不可能只做移植手术。在一台手术中,麻醉师80%的时间都是闲着的,在他与其他科室医生做手术聊天时,就是一个活的泄密源,所以根本不可能做全麻。两个摘活人器官手不抖的军医,是不会出自人道主义精神把这些器械一件件准备好的。

椎管内麻醉(硬膜外阻滞和腰麻),简单的说是通过腰椎间隙把局麻药物注入硬膜外或者蛛网膜下腔以阻滞该部位的脊神经根。病人清醒,即“麻”而不“醉”,只要硬膜外阻滞全面,外科手术操作产生的痛觉不可能上传,不可能形成痛觉反射。但对部份内脏感觉无效。腰麻一般只用在腹部或下肢手术,腰麻打高了会导致呼吸肌瘫痪及呼吸中枢麻痹。

B.硬膜外麻醉:胸部手术单用硬膜外麻醉是完成不了手术的,需要用全身麻醉。如果用来摘心脏,或者做心胸手术,麻醉到心脏部位的同时也已经最起码阻滞到胸椎平面1-4,常常会导致严重的低血压或心跳减慢,甚至停止。高浓度的麻醉药麻到这个部位,常见的副作用就是导致呼吸肌瘫痪及呼吸中枢麻痹,人自己不喘气,只能靠呼吸机。人不呼吸之后5-10分钟心跳就停止,之后血液开始凝固。人不呼吸、血液不循环就变成了死人,重要的器官就开始失效,失去了活摘器官的意义。

此外,硬膜外阻滞和腰麻要被麻者配合,要取侧卧位,两手抱住膝关节,下颌紧贴前胸,成屈曲状,然后还要打腰穿从脊柱进针,然后留管给麻药,一旦打穿了硬膜,微量局麻药作用于脑室壁细胞会导致神志消失、呼吸无力至停止、血压骤降至测不到,不给及时有效通气和提升血压急救,很短时间就导致心跳骤停。

硬膜外阻滞需要时间,就是说先要把人手脚解开,打完麻药还要转成仰卧位把手脚捆起来,这种费力不讨好的步骤伴随的巨大风险,还要呼吸机配合,在同意做手术的人身上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是面对着受害者?中共不会冒这样的风险花如此多的时间只为了被害者不痛。

C.局麻药:镇痛效果不好,做手术时几乎每开一个地方都得给一管10毫升的利多卡因,往往打出一个大包病人还叫痛,而且打局麻最多只是开皮不疼,活摘心脏要把胸骨锯开才能进入胸腔,局麻药镇痛几乎是无济于事。

D.静脉全身麻醉:可采用插管和不插管方式,不插管多用于流产或者大肠镜这样的短时间(5-10分钟)小手术。如果长时间手术需要靶控静脉输注(TCI),用计算机控制药物输注。静脉全身麻醉常用的异丙酚是一种乳白色的液体,常被麻醉医生称为“牛奶”,能引起一过性呼吸和循环抑制,如果不插管做大手术连续麻醉,无专职医生和监护仪在场,这就成了“玩火行为”。

应激反应与器官质量

中共抛出的文章中说:「挣扎反抗恐惧疼痛都会降低器官品质,麻醉镇痛才能有效保护移植器官。手术刀划在清醒的大活人身上,就算心理上完全不恐惧,创伤、失血和疼痛仍然会造成血液中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水平急剧升高。其后果就是血管收缩,血压升高,器官的血流动力学改变,细胞受损,最终导致器官受到损害。因此,器官移植中的一个常识就是给予供体足够的麻醉剂和镇痛剂,甚至对脑死亡的供体也不例外,以避免器官摘取过程中有害的应激反应。」

和移植手术最近似的例子是胸腹联合伤并失血性休克,《中华现代外科学杂志》上有篇文章专门探讨,刀锥、子弹等导致的胸腹联合伤患者出现肾衰的机率是6%,西方研究发现肾衰竭在应激反应后11-17天才开始出现,并不是几个小时之内因为血流变化的关系就会让器官出现问题。否则,死刑犯在死刑前一直处于应激状态,中枪后还继续着失血和休克,中共没有给死刑犯打过麻药再活摘,摘下来的器官要是因为应激反应「受到损害」,中共的移植行业从一开始就做不起来,根本就不可能发展到今天用法轮功学员器官作产业化移植。

应激反应指机体突然受到强烈有害刺激(如创伤、手术、饥饿等)时,通过下丘脑引起血中促肾上腺皮质激素浓度迅速升高,糖皮质激素大量分泌。简单的用西医的道理说就是「攻击或者逃走」,这时心跳快、血压增高、肌肉和重要脏器血流加快。其后果达到血液重新分配,导致皮肤,腹腔内脏、肾等的血管 收缩,脑血管口径无明显变化,冠状血管反而扩张,骨骼肌的血管也扩张,以利于在应急时更重要的器官心、脑和 骨骼肌得到更多血液。这个反应已经是人体的一部份了,应激反应对人体的影响在3个小时的移植手术内根本不会造成器官出现问题。

如果象中共的造谣文章中说,血管收缩,血压升高,器官的血流动力学改变,细胞受损,最终导致器官受到损害,那么摇滚乐的演唱会,2-3个小时,歌手和歌迷都处于亢奋的应激状态,演唱会后应该人们纷纷出现心衰、肾衰;足球场上经过全场加上加时赛120分钟,再踢点球,一直高速奔跑、精神高度紧张的选手们在比赛过后都应该出现肾衰竭、得心脏病了?

中共不打麻药的原因

除了医学原因、省钱、防止泄密,中共活摘器官不打麻药还在于其邪恶本质——不打麻药是为了加剧法轮功学员的痛苦,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本身就是酷刑折磨、“肉体消灭”政策一部份。中共用残酷的迫害,通过精神和肉体上的痛苦都无法让法轮功学员屈服,无法让他(她)们放弃修炼和信仰,这在中共从发家到建政以来都从来没有出现过。手握整个国家机器,用各种手段都无法让一个弱女子屈服。在善与恶的较量中,迫害者其实是失败者, 法轮功学员的平和、坚忍和顽强震撼了世界 、感动着世人。中共为此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不打麻药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就是为了给法轮功学员制造最后的疼痛和恐惧,在失败的无可奈何中达到其魔性的发泄。

中共打不打麻药,是出于具体操作的考虑,其出发点不是为了减轻法轮功学员的痛苦,而是如何能成本最小、最方便、最快速的活摘器官。

把目光集中在打不打麻药这个技术问题上,而忽视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个大的事件,是不自觉地中了圈套,是中共最希望看到的,善良的人们不自觉地在为中共做辩护,模糊事情焦点。善良的人们往往用自己的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如果中共用人的思维做事,按常理出牌,就没有从其建政以来对中国人的一系列迫害和迫害法轮功这样的人间惨剧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