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的讲真相 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每当我想到师父,泪水都会从心底涌出……正法修炼的路已走过十年有余,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互相鼓励,她跌倒了,你扶一把;你跌倒了,他拉一把,互相挽扶着走到今天。

从迫害前辅导站统一组织活动,到迫害中弟子们走到北京、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再到资料点遍地开花,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走向整体成熟,现在师父要求我们修好自己,配合的再好一点,协调的再好一点,救人上更广泛、力度更大,救的越多越好。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所以我不希望丢掉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失去、再过早的叫他们走。”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出生在邪党的“文革”浩劫中,九岁丧父(父亲久历迫害),幼小的心灵蒙受凌辱……。回想我的人生,我是多么庆幸自己得遇大法恩泽,重获新生!虽然十年的迫害中,万般魔难令亲友们常为我落泪,然而在不断的学法中,大法的法理指导,使我的心以及整个生命充满阳光!在个人的苦难与救人的要求中我尽最大努力舍去常人心,连消除旧势力安排的魔难本身的表现都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因此这几年证实法、整体协调的路走的比较稳健。

一、纯净的讲真相

在某市场上班两年间,我逢人就讲大法真相,因为店里是公共场所嘛,所以什么人都来,有时也碰到便衣、公安、六一零人员,我都能如意化解,并且使他们明白大法好。那时我非常注重学法、发正念,所以正念也强。 那年过年前二天,市场大门口挂上了邪党“保先”的横幅,我心想:摘掉它,免得贻害众生!晚上发完正念就睡了,梦见姐姐和我把横幅摘掉了,第二天早晨横幅真的没了!

我发现我讲真相有点儿太主动,还有点儿选择性,心想:能在任何场合如意讲真相,心境纯净!于是我在公交车上给一位大姐让座,大姐说:“姑娘心眼真好!现在单位买卖文凭、买官卖官,干工作的上不去,贪污腐败的坏家伙当权,人心里难受啊!”我一听不正好吗?于是请师父加持,接上话:“天灾人祸就是人心变坏了带来的呀!”下一句不知说啥了,情急之下只好求师父提醒,忽听大姐说:“萨斯!”“是啊,还有哈尔滨的毒水、全国各地的毒大米、地沟油,都是共产党把这个社会弄成今天这个样了,迫害基督徒,迫害法轮功,国际上追查着哩!人们都在退党不就是因为它不好吗?”“我知道法轮功好,市场里有个电工小伙就炼法轮功,去年给别人讲真相,被陷害抓到洗脑班了,什么时候迫害停止?”车到站了,我一边下车一边说:“快了,对法轮功,人人都得有个态度!”整个过程没有一声电话铃,车上六十余人都在屏住呼吸倾听,司机还微微侧身想听清楚一些。站在十字路口,我周身被巨大的能量包围着,一股“两脚踏千魔”(《洪吟二》〈大觉〉)的浩然正气!

我在一个西餐厅上过半年班。当时由于那一片负责资料的学员被迫害,造成周刊和经文一时停顿,我知道情况后,找到协调人问我能做点什么。协调人说有的走不出来,有的刚从黑窝出来,还有邪悟的干扰,没人做资料。师父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精進要旨》〈警言〉)我们悟到大家要在法上认识法,归正修炼的状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建议大家开始小组学法,交流中用法对照找出不足,把心性提高上来,发挥大法弟子的优点,更好的救人。忙忙碌碌协调着大家,伴随着个人讲真相,不知不觉半年过去了。这天单位领导跟我说有人找片警陷害我,建议我离开,后来得知出纳员贪污公款被我对帐时发现,因她想保住这个肥差而恶意报复于我,警察们则因为明白了真相而保护了我,陷害我的出纳被开除了,因为单位里多一半人三退了,所有人都听了真相,还有一个学了功的,我觉的来这里的使命完成了,所以决定离开,告别那天,大家欢送我。

二、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悟到:年龄慢慢大了,长期干低薪不稳定工作,并没真正意义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休息了两个月,我想清楚了一个问题:如果迫害不发生,我现在应该有一所自己的住房,有一门娴熟的专业技能,医生越老越显价值嘛!我决定从新开始从事因迫害搁置七年的专业技能!我请师父安排有缘人当老板,没几天,就碰到一位五年不见的同修,帮我介绍了一家诊所,我如愿以偿,来到诊所,穿起被迫脱下七年的白大褂。

顺利办了新的医师执业证,老板说我是个幸运的人!我知道慈悲的师父每一件小事都看护着弟子。在诊所工作的二年多时间,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修好自己就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决不允许任何生命以迫害的形式出现,只能以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的(患者)身份来听真相!坐在患者身边,清理完自己,请师父赐予勇气与智慧,许许多多以前不明白的理论与技能都会明白,再难的病例也很快搞定。实修中,我走出了一条证实法中提高心性、技能升华的路。二年多内,搁置七年的专业技术不但没忘,而且几乎是一天一个突破,神奇的提升着,最后达到了同行业研究生水平,并有了科研创新,也有了一所住房。

对警察讲真相中,因为怕自己把不准哪个该讲,讲到什么程度,我就先发正念,我悟到在强大正念的场中,生命只有两种选择,或者逃跑,或者同化!业力太大的就会受不了赶紧逃掉,有缘的会留下来听真相。有了这样的想法,师父便安排这类众生来到我身边,派出所所长来看医生时,正好中午十二点,我刚想着解体间隔中隐藏的被放大了体积的邪恶生命不到一分钟,他已经不见影儿了,再也没来过。一个警员收到退党短信,领着妻子来诊所,我给他们讲了真相。

三、整体升华

刚来到这里时,了解到一位同修刚走出来,不会与大家相处,执着自我、色欲,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了;一位刚从黑窝出来就被干扰断了联系;一位同修已被迫害七个月,家人(同修)想了很多办法还没营救出来;一位同修三十几岁突发脑溢血住進医院,妻子(同修)一边侍候他,一边还要承受婆家人打骂折磨很难过;一位同修的妻子在洗脑班受尽非人折磨,儿子远在北京,他默默守着那份坚定;一位同修被别人说出名字遭邪恶绑架面临非法庭审……。面对师父法像,我跪在那里默默流泪,请师父加持弟子圆容师父所要的,不落下一个弟子!我知道唯有法、学法、集体学法!针对各资料点学员的干事心、片面理解安全、学法不扎实、长期不炼功、不沟通的状况,大家俩俩相继而来,参加集体学法。

集体学法留下了许多感人的记忆:同修们把自家的酸菜全拿来让大家吃,早上大家刚发完正念他就送来早餐;她督促每位同修取下电池;有的去监狱近距离发正念,有的找律师、法官讲真相……。同修们一个、一个被营救出来,流离失所的弟子有了很好的工作,被迫离家的弟子堂堂正正回了家,慢慢的学法点遍地开花……。我们又走到了一起!即使在血旗插满的国殇日听到最多的还是“谁谁被迫害,在哪里,我们去发正念”“给谁谁家属送点钱解一下急吧”“你来我家学法吧”。

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慈悲的师父和同修们说,因为我的心一次次在这里洗净,这一方净土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最后敬录师尊的《洪吟》〈同化圆满〉与全世界所有同修共勉:“乾坤茫茫 一轮金光 觉者下世 天地同向 宇宙朗朗 同化法光 圆满飞升 同回天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