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是九七年九月份得法的,得法前我是个名利心很重的人,那时正在上大学,读了《转法轮》之后并没有想修炼。由于师父细致入微的安排,此后又在同学的引导下,一次次接触炼功点,最终走入修炼。当我真正走進大法之时,很多坏思想被净化了,自己能控制住自己了。我很喜欢写文章,很多时候我都喜欢加一些骂人的话,修炼后竟不会骂人了,那些脏话想不起来了。当有了这些切身感受之后,我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比较严格了。

在九九年之前将近两年的修炼中,我确实去掉了很多执著心,但是现在回头看看,那时还很不成熟,有很多执著心意识不到。走到今天我的修炼已有十二个年头了,这十二年中,摔过很多跟头,有时甚至停滞不前。修炼的路不会因为社会形势的变化而停止,因为修炼是人内心的改变和提高,所以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虽然被开除学籍,甚至零一年到零三年被绑架到劳教所迫害两年,但内心一直在修炼的路上探索着。

现在回头看看我被劳教迫害的两年中,我的修炼是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甚至那时根本就不懂修炼。从魔窟里出来之后我才渐渐清醒,认识到了自己有求圆满的根本执著,这是我被绑架的根本原因。而且我做什么事情好看别人,跟别人学,不是自己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去理智的思考应该怎么做,就象师父在《路》这篇经文里写的那样,我没有走出自己的路来。看别人上北京自己也要去,看别人发传单,自己也要发,看别人悟到了什么理,采取什么样的做法,自己也要生搬硬套。我之所以被绑架,是因为我发传单的时候效仿明慧网上某位同修悟到的理,自己也要“堂堂正正”的,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于是我也公开发,而且当有人警告我恶警正在路口盘查,我也不当回事,认为注意安全就是承认了邪恶的迫害,“堂堂正正”的走过去接受盘查,结果被绑架,被绑架后又效仿明慧网上有些同修的办法绝食,不穿号服等,结果都半途而废。

当我认识到自己的这些不足之后,我的修炼進入了一个新的里程,我好象此时此刻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有新的领会,新的认识。今天师父所领我们走的路和历史上的修炼方式都不同,这是最圆容的一条路。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是在人类最复杂的现实中去修炼,没有任何形式,表现上也是最平凡的,这条路极其的完美。如果我们都能够走正这条路,迫害还能够存在了吗?

大法弟子在常人社会中做好人,也是最有利于洪法和讲清真相的,人们看到了你在现实中良好的表现,中共的谎言也就不攻自破了,很多同事和亲戚都说我长的很年轻,老象二十多岁的样子,一女同事称赞我的皮肤象婴儿的皮肤,还有的人说我的气色好的惊人,这些在修炼中的表现不只使自身受益,也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

由于我在工作中的良好表现,融洽的人际关系,也给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由于我走正了这条路,所以旧势力再也不敢迫害我,使我能够更大限度的去救人。稳定的工作,较高的工资也给我证实法提供了经济后盾。我的父母、弟弟在九九年以前都炼过功,只是他们得法晚,学的浅,迫害之后停了很长时间,现在他们也都是老学员了,弟弟结了婚,他媳妇现在也修炼了,一家五口共同精進,其乐融融。

修炼是无止境的向上攀登,当我觉的自己修的不错了,各方面也很好了,就误以为自己不用太修心了,自己也没什么业力了,剩下的时间主要就是证实法了。所以每当看到明慧网上修心性,向内找,过病业关,我都不愿意看。可是渐渐的我发现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其中有一件事情对我造成的印象很深。我的工作是比较辛苦的,有很多时候还要加班,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是长年累月的这样,我就开始抱怨了。我知道这是中共造成的,它的法律是一纸空文,各个行业都有潜规则,技术人员很辛苦,活忙了连星期天都没有,急起来还得加班,有时甚至要加到半夜,个别时候加到凌晨,我开始怨恨这个工作,有一次竟委屈的掉下了眼泪。我想到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在精進,也付出了很多,也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情,可是却连个媳妇都没有,还摊上这么苦的工作,以前我在大学里也是个名人呀……

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悟过来,在此后的一两年中,有好几次我由于工作出现一种可怕的疲劳状态,回家躺到床上全身发抖,象要累死的样子,我很恐慌,因为从来没遇见过这种状态,一时不知所措,那种痛苦和绝望,一秒钟都难熬。我误以为是自己疲劳过度,累成这样,可是常人同事也没听说过这种现象,直到最后一次出现这种状态之后,我才在师父的点化下,悟到是自己抱怨工作辛苦,没把吃苦当成好事造成的。当我悟到这个理之后,再也不抱怨了,也再没出现过这种状态。

修炼要有吃大苦的决心,修炼必须得转变常人的观念,以苦为乐。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