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师父指引的路,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一九九七年春我喜得大法。未得法前,山南海北到处跪,既進佛家寺院,又去道家道观。带一帮人做一些世间小道的事情,认为有本事,沾沾自喜,到头来,把自己搞的一身病,未老先衰,满脸黑斑,眼睛往里眍,眉毛掉得稀稀拉拉的只剩几根、样子十分难看。我要不是幸得大法,不知要沉沦多深或漂向何方。是大法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除了我地狱中的名,是师父把我由地狱中捞起来,是师父把我全身洗净,是师父把我调整身体,是师父把我往高层次带。

得大法就意味着得救得度。通过不断的学法,提高了心性、彻底改变了人生观。明白了许多过去无法明白的道理,我们是变得不好了,掉到这里来的,在不断轮回中做了许多坏事,欠债要还,修炼要消业,消业就痛苦。

有一次,我象得了重感冒一样;全身滚烫,高烧不退,筋骨疼痛,突然又七孔流血(双眼、鼻、耳、口)持续了九十六个小时,满屋都是难闻的血腥气。常人望着我那苍白的脸,有气无力的样子,都感到心酸、心寒。都说,七孔流血是要死人的,这下完了。家人心里十分不安,总怕出问题。很多同修来看望我,鼓励我要坚持学法炼功。我也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绝对不能放松自己,要学法炼功。“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每天都坚持学法,听录音或师父讲法录像,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坚持不了,就分开或多次炼。魔难来了,要把自己视为炼功人,一定要有正念。

我信师信法,在魔难中闯了过来了。自那以后,我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皮肤变细腻了,白白的,白里透红。过去走几步就累,现在,无论走多远,都很轻松。我单位上的同事,社区领导,街道居民,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

我就是这样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在常人中证实法,我周围的人,个个都说法轮功好。

修炼非儿戏,修炼是最严肃的事情。“我们讲修炼要专一,你不管怎么去修,都不能够掺杂進去其它的东西乱修。”(《转法轮》)我得法前,搞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祝由科。因为它带着很低的很不好的信息,当我要学法时,它们就干扰,阻止我;在睡梦中,它们张牙舞爪,把我团团围住,恶狠狠的与我拼杀,搏斗,要我跟它们走,弄的我全身大汗,我喊师父救命,它们才消失得无影无踪。

要想从祝由科中跳出来,与低灵决裂,关键是要多学法,主意识一定要强。我在得法后不久,把祝由科所有的道具全部拆除扔掉。把房子从新粉刷一遍。装修得象新房一样,把师父大像片(一套三张)整齐的挂在佛堂最明处。台桌上常摆鲜花、香油佛灯,真香供奉师父。这是我们大法弟子对师尊的敬意。整个佛堂显得十分庄严。每天能仰望恩师,感到无比幸福和荣耀。

我们在旧宇宙中轮回转生,受旧宇宙理念影响,特别是受邪党文化的毒害,使自己产生一些不正的观念。不管怎么样,那是过去的事,现在是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就要学好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师父教诲:“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大法弟子当然要听师父的话,但出去又怕讲不好,怕别人不听,只好跟同修出去,看看听她讲。我站旁边发正念,清理周围环境,解体清除邪恶。随着心性的提高,慢慢的就去掉了怕心。

讲真相途中,见一个满头大汗的汉子,右手扶着装满煤的板车,坐在人行道路旁,车后站一妇女,看样子都很累。我走那过,他们都用相求的目光望着我。是想求我帮忙。

我问:“这车煤送哪里去?”“南街粉店。”那男子左手指向前方,喘着粗气回答。“能帮忙吧?”笑着又补了一句,我二话没讲,拉着板车就往前走。他们俩在后紧跟。我一股劲儿就拖了二里多路,把车停在粉店门口。店老板也出来了,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说:“大伯,你真是活雷锋。”我抹了抹头上的汗,笑着说:“我不是雷锋,我是大法弟子,炼法轮功的。”他们齐声说:“炼法轮功的人真好。”我对大众说:“炼法轮功是修真善忍,个个都是好人。”借此就对大家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很理智的把邪党退了。在那吃粉的几名学生也退了团队。

现在外国人来我国工作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路上,公交车上,在公园里,随处可见。他们都是救度对像。我们很多的大法弟子对其讲真相和揭露中共邪恶。

外国人理智,开朗,很愿意和我们交谈,有一天,在新外滩见两个(一男一女)在某大学任教的英国人,一口流利的中国话。他们主动热情的向我打招呼。我送他一份真相资料,他接过一看,就说:“写得好。中国共产党搞假,它们迫害法轮功,一定要遭惩罚的。”女的个子也很高,她双手握着写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紧贴在胸前,然后,又放嘴边亲了一下,竖起大拇指说:“法轮功好。”

无论是在繁华的都市,还是边远的乡村,到处留下大法弟子的脚印。

一个盛夏,我和同修送真相资料到一个边远山村,是乡镇旅游区。来往旅客很多。

白天我们就与村民一起劳动,讲真相劝三退。晚上就和当地同修出门发放真相资料。山村家家有狗,当生人去了,它就来咬,我们赶快扔过去两个小香饼,狗有东西吃了,它就不叫了。

我们在发放真相资料的途中,经过一个旅游景点,景区的路旁和山腰上有许多树,我们用特制的刀具(把玻璃瓶打碎,利用碎片尖)在树干离地面两米多高处,从上至下刻:“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只要掌握力度和深度,手拿稳玻璃片,刻出的字很好看。

后来,当地同修告诉我们说:刻了字的树长得格外的青绿。树干长,字也跟着长,树干长大,字也长大,树干越长越粗,字越长越大,字越长越显眼,很好看。

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树上刻有字的地方,常有大法轮在旋,放射着金黄色连环光圈,在救度那一方的众生。

公园靠山的小亭里,坐着一男一女,男子气质非凡,但显得有些忧虑。我特意向亭中走去,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雅气十足,他们主动向我打招呼和让我坐下。刚坐下,他就打开了话匣子:在学校就入了党,大学毕业后,在某政府机关,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后又下海赚了一笔钱。在官场和经济潮流中翻滚,搞的筋疲力尽。我说:“当人就是苦,一生争来斗去,害人害己,很不值得。”我接着又说:“你总算不错,读完大学,当了官,发了财,又有一个贤惠的伴侣,是前世修来的福。为了未来,今生今世还要好好的修。当今,有真善忍大法在世上传,你们一定要把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牢记心中,要善待法轮功,退出邪党,将来有美好的未来。”他们都认真的听着,我又拿出一份关于江××及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相资料给他,他边看边听,当我谈到血洗天安门的六四惨案时,他突然站起来大声说:“你再别说了,今天我总算服了你,你讲的实实在在,句句在理,我姓刘,刘某某,她叫李某,天作证(手指着天),我俩今天把党员退了。”他紧紧的握着我的手,激动的流下了眼泪。

我立即站起身来,双手胸前合十的说:谢谢我师父慈悲,你们得救了。祝福你们定有美好的未来。

我要按师父指引的路,继续勇猛精進,还有很多的众生,等着我们大法弟子去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