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回归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我是1997年通过姐姐介绍开始修炼大法的。看书的第一天晚上,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当时就是小腹下坠,在卫生间坐了好长时间,第二天早上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看完书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和姐姐找到了一位老同修,她把我们带到辅导站,当时正在放师父的讲法,同修招呼我们快坐下听师父讲法。我们就象小孩一样,坐下,听法。听着听着,我的小肚子,好象用手指触了几下。当时还不知道啥意思。在回家的路上,跟老同修谈,当时她高兴的说,是师父给你下了法轮了,从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

19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迫害攻击师父与大法,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由于学法不深,没有分清旧势力的邪恶用心,带着强烈的私心去证实法,不但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地,还给大法造成损失,被非法劳教,自己走了弯路。

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新生。师父在梦中点化我,好象是自己要回家,上了车,售票员说:这车坏了,你看前边那车在等你。这是师父在告诉我,孩子,你走错了。我明白了,要为大法挽回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这是大法的神圣,师父的慈悲,才有我,才有今天跟着师父回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大法善解渊源

在2001年,邪恶迫害我们夫妻俩,打电话把我的公婆叫来,恐吓我的公婆,说要给丈夫判刑。父母兄弟们都吓坏了,过来劝我们不要炼了。当时正是开两会的时候,我们夫妻俩被关在单位里,二年级的女儿无人照看,只有放在同修家里。公公经常说一些不中听的话,意思是我拖累他儿子。慢慢的,我和丈夫也不和睦了,直到最后,到了闹离婚,谁劝都听不進去。当时他说的都是我的不足,没有做好。自己也放不下,当时真的在想,这个家是维持不住了。因为我没有工作,也在想自己怎么生活呀,孩子怎么办!最后我为他着想,这个婚不能离,因为我要按新的宇宙的理行事。

在这时,一天梦中,看到一位外国形象的男子,杀害了一对小动物(类似兔子大小的动物),那位男子用剪子把一个动物的肚皮剪开,小动物非常痛苦。他又拿起另一个动物,也用此手法,将其杀害。醒来后,我明白了,这父子俩就是那两个动物,在要账。一切都善解吧!

现在我们夫妻俩非常和睦,这一劫难也被大法善解。

我们怕什么?

在九年前,我和同修切磋。我问她:你怕啥?同修立即说一声:怕警察。当时我说了一句,啥时候警察怕你就行了。

在大法的法理中,我们都知道,在同等层次是没有制约力的。你认为你怕警察的时候,那你在这个问题上你也就降低成人了。警察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的,只是他有坏思想而已。我们想想神佛怎么看待众生?师父看众生有一线希望,都给他得救的机会,因为都是为法来的。只有我们自己提高了,我们证实法就是兑现我们久远年代就等待的时刻,还会怕他吗?恨他吗?

我也有一颗强烈的怕心,怕小区的监控器、摄像头,实际上是怕迫害、怕死。怕死那不就是对人身体的执著吗?我觉的也是最后的执著,这不是我。现在悟到,我不要这种物质,这还是人的状态,只有人才会怕它。师父一再说我们是神,是众生得救的希望。师父讲的是法,那不是定了吗!那怎么总说自己是人呢?

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就是要我们在常人社会中,做好三件事,去掉各种不好的人心,各种欲望,各种执著,邪恶会自灭。

放下生死

在今年四月份,一天夜里,我突然心口疼的不行,丈夫上夜班,孩子在远处上学。我疼的连法都学不了,发正念也发不了,腿也盘不上。当时不知错在哪里。天一亮,我就去同修家(姐姐),让她帮我发正念。当时好了一些,回家后还是不行,连饭都做不了。

孩子在外面上学回来了,当时就问我:妈,你怎么样了。我说是迫害,一连三天都没怎么吃饭,晚上疼的不行。丈夫(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就能睡觉了。一夜要发好几次正念,这也不行啊。痛的自己都哭了,感觉前胸都硬了,最后想起师父的法。

我也不知错在哪了,只有一放到底,留去由师父说,死了我也跟师父走了。这样,不知不觉的不疼了,是师父为我承受了。

我心想,这几天这么难受,在家里泡泡热水澡吧,一定很舒服。泡一次挺好,泡两次后,我的腿痛的走不了路了,站着都哆嗦。

这时想起夜里的梦,我拉了一个车,车里装着几筐苹果,一边一个推车的,一使劲就顺着台阶往上走,有两三节台阶上面是一个平面。当时用力太猛了,又冲到那边去了,又下来了,心想,坏了,又用人的思想想问题了。问题就出在泡澡舒服上,这不是变相治病吗?找到了,我的腿也好了。

只有把我们的生命交给师父,放下生死,死亡才能远离我们。师父大法洪恩,我们不能用语言表达,只有听师父话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