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寒霜苦 不改金刚志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学法炼功不到十天,以前患的神经性头痛、眼睛痛、神经性肠炎、末梢神经炎、脊椎骨质增生、咽炎、鼻炎、心跳过速、肾虚、尾骨骨质增生、关节炎等疾病不翼而飞,一下子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真是无病一身轻,整天心里就象开了花一样乐。有时间我就学法炼功,大法法理让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从小到现在一直处在贫困、魔难干扰之中,这都是和自己的业力、前世的因缘分不开的,所以心里能坦然对待,无怨无恨,真正感到找到了人生的真谛。

以前我是个绝对不信神,被党文化灌输透了的人.是师父的慈悲、伟大的大法让我抹去了心中的迷惑,破除了害人的“无神论”。与大法结善缘,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福份,我要把住这个机缘,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写到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不知道怎样感谢师父的巨大付出与慈悲苦度,我只有精進实修,多多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

一九九九年打压开始时,天、地、人、空气都变的异常,一下子都進入了恐怖之中,我的心头象是压上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社会上、家庭中的压力一下子都上来了,我的思想中有一种不服气的感觉,为什么这么好的大法不让学?报纸、电视,我坚决不看不听,那都是歪曲事实的谎言。

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破除了各种人心观念的障碍,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登上了去北京上访的列车,为师父、大法说句公道话。

在车上,我堂堂正正的看《转法轮》,旁边的乘客问:“你看什么书?”我说是大法书,他马上说:“乘警看见了会抓你的!”当时我也没有怕心,乘警在我眼前过,就象没看见一样。

那时的北京戒备森严,不夸张的说,便衣警察一片,都在为邪党无知的卖命。没等我看到上访的门,就把我抓起来了,被绑架到当地拘留所進行迫害,反复逼写不上访、不炼功的保证。由于我不配合,就被反复拘留。放出来我就继续上访,由于正念不强,没有时时事事都在法上,加之人心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劳教三年。

三年多人间地狱的生活,我一下子看到了邪党“假、恶、斗”的真实嘴脸,它们将历史所有迫害人的手段集中起来,全都用到了法轮功学员身上,真是人性全无,难怪天要灭它。

历经了三年多的邪恶迫害,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回到了家中。我的身体被迫害到了极限,我抓紧时间学法,在法上提高认识,明白了在狱中由于法理不清,对参与迫害的警察、犯人有恨心是错的。是大法让我明白了这场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操控了人才干出来的,同时也逐渐的消去了在监狱中被迫害下造成的精神紧张。

刚开始从监狱回到家中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早晨一睁眼睛,马上心里就紧张的想,我这是在哪里?想一会才能清醒过来,知道自己是在家中。可见这场迫害给大法弟子的身心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由于在法上提高了认识,我加强了发正念,每到敏感日,根本不去承认“邪恶想怎么”的传说,加大力度发正念。逢人就讲真相,讲迫害,做三退,在家中听到门口有收破烂的,也赶快放下手中的事,去给他讲大法真相。平时我去山上拾草也带mp3放“法轮大法好”音乐给民众听。我体会到,只要心中有法,装着众生,就能做好三件事,清醒,智慧,慈悲地救度众生,完成自己来时的责任。

今后我要努力学法,听师父的话,做到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在法上,保持正念,把自己溶于法中,修去人心,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走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