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师父安排的路 真正为众生负责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提笔回想我的修炼历程,我已泪水涟涟,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步一步搀扶我蹒跚走过来了,呵护弟子走到了今天,师恩浩荡无法用言语表达。

一、结缘

儿时的我就有一个梦想:突然间有一天,有一位高功夫的师父找到我,传授给我高深的功夫(当时我并不懂修炼)。长大后我成了一名气功爱好者,学过许多气功,都觉的不是我要找的。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有幸看到了宝书《转法轮》,立刻就被里面的法理折服了,好象句句都讲到了心坎上,以前无法解开的迷团终于找到了答案,满脑子就一个念头: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要找的,为什么就没早接触到这本宝书呢?我当时决定:从此以后别的什么都不练了,就一门心思修炼法轮功。我激动的一口气读了好几讲,感觉小腹开始隐隐作痛(后来知道是师父给我下了法轮)。

儿时的梦终于圆了!我有师父了!得法后,我时刻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和邻里、同事、家人的关系也越来越和睦,身体由以前的弱不禁风变的结实、健康,家里经常传出我们一家三口愉快、爽朗的笑声,别人都羡慕我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二、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恶铺天盖地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给我们师父泼脏水,一夜之间把近亿修“真、善、忍”的好人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面对邪恶抄家、骚扰、家人的反对、世人的误解,我没有丝毫动摇过,照常坚持学法、炼功。但我总觉的这样偷偷的在家炼功不行,我们当好人,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政府不应该这样对待我们,又听到一些同修陆陆续续上京证实法的事,我决定進京上访,告诉政府:通过我和这么多修炼人的实践,法轮功不是电视、报纸宣传的那样,你们错了,应该还法轮功清白,还我们师父清白。

我写了一份心得,一个人踏上了上京的路,虽然没有同修结伴,我坚信师父会保护我的,一路上发生了许多神奇的事:当时买上京的火车票是要单位开证明的,上车也是卡的相当严,在买不到票的情况下,神奇的上了火车,很容易的补到了票,顺利的到达了京城。正当我一个人不知怎么办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又“巧遇”外地同修,和她一道将自己的修炼心得递交给了政府。尽管当时扣押了我们,我们心里都很坦然,毕竟我们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由于大法弟子们金刚不破的意志,凛然不可欺的浩然正气,不断的上京证实法,揭露迫害,向世人讲清真相,打破了江泽民“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妄想。二零零一年新年,江氏流氓集团炮制“天安门自焚”事件,再一次栽赃法轮功,毒害世人,使迫害升级。我在家中被恶警绑架。我绝食反迫害,邪恶把我关到了当地医院精神科,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不明药物,把一个正常人摧残的不成人样。由于药物反应,使我陷入极度痛苦之中,每分钟都在痛苦中煎熬。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邪恶还强迫当时奄奄一息、不是很清醒的我照抄了几句不符合大法的话才放我回家。

清醒后,我有一种强烈的罪恶感,从内心觉的对不起师父,再也没有修炼的机缘了,终日以泪洗面,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他的弟子。一日,同修送来了一篇师父的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师父在经文中说:“在编造假经文、不许学员睡觉、栽赃陷害、造谣等流氓手段的威逼、欺骗、高压下,一些学员在神志不清时被迫写下了什么所谓的‘不炼功 ’或‘悔过书 ’之类的东西。这都不是学员内心真实的表现,是不情愿的。虽然他们有执著,一时被邪恶钻了空子,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可是对一个修炼的人是要全面看的。我不承认这一切。”才知道这些都是旧势力做了手脚,是师父不承认的,大法弟子也不应该承认。看着师父的经文,我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感觉自己又复活了。我又从新走回大法的修炼中。

后来,我被恶人诬陷,再一次被恶警绑架。由于我觉的上一次自己没做好,常想:如果下次被邪恶抓住,一定要做好,再说我是暴露的,邪恶要迫害就冲我来吧,不要找他们(没暴露的同修),没有真正按师父的要求,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加上我对绑架我的恶警还有一些怨恨,这些人心再一次让邪恶钻了空子,我被非法劳教。

在黑窝里,我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凭着对大法和师父的坚信,我悟到大法弟子到哪里都要证实法,对邪恶的否定也是对众生的慈悲。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了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一切:包括不被“转化”,不参加奴役劳动,不戴工号牌,不起立答“到”……有力的震慑了恶人,销毁了大量邪恶。

我还悟到这劳教本身也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也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也是要否定的。我绝食反迫害,遭受到非人的酷刑折磨、野蛮灌食、绑在床上吊水、毒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好几次都出现生命危险,我牢牢的坚守一念:我一定要活着出去,还有好多的众生等着我去救度呢!请师父救我。最后又在师父的法力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终于正念闯出魔窟,也给当地同修一个鼓舞。

回来后,我看见师父在上空正看着我微笑呢!我立刻洗漱完毕,含泪向师父的法像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此时此刻的我觉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我想今后一定要精進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三、圆容

由于邪恶对我多次迫害,给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痛苦和伤害,孩子没人管,丈夫在无法承受打击的情况下找了“第三者”,我回来后也不让我進家门,只好住在亲戚家。由于长时间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没有学好法,许多人心冒了出来,我心想:我被迫害成这个样子了,又不是我的错,你不但不让我進家门,瞅都不瞅我一眼,还向法院起诉离婚(因邪恶对他施压),你也太心狠了。心中没有修炼人那种慈悲,只有怨恨。后来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很多执著心:常人中的那种傲气、执著自我、不考虑他人感受,只找对方不足,没有想到他已在迷茫和困惑中,在担惊受怕中,承受了他无法承受的。

我决定彻底放下自我,修掉这些人心,把大法的美好带给我的家人,我经常保持平静、祥和、无怨无恨的心态去看望他们,关心他们,不计较他们对我的态度,并持之以恒的给他们发正念。渐渐的孩子由刚开始对我不冷不热,怨恨我没有照顾好她,到现在我们已经和以前一样相处的相当溶洽。孩子她爸态度也是大大的转变,不象以前看到我就象看到仇人一样。有时也遇到那位“第三者”,当我面对她时,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高大,她是那么的渺小,对她没有一丝恨意,也没讲半句伤害她的话,我心中只有一念;我要救她,让她明真相。可能是我的善念溶化了她,她对我是相当的客气和尊重。偶尔我也会闪出一丝妒嫉心来,发现后,立即归正。

凭着我对大法和师父坚如磐石的信念和对家人不断的讲真相,发正念,向内找,我的家人大都从以前的不理解、埋怨到现在的支持、维护,并退出了邪党组织,连昔日的家人同修也走回到大法中来了。他们都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有的亲人还帮着在外面洪法呢!我的修炼环境也越来越宽松了。

四、救度众生

由于当地资料点的被破坏和懂技术同修的流离在外,使本地区和整体脱节。师父常说:大法徒今后都是未来天体的主和王,这样“等、靠、要”达不到师父的要求,跟不上师父的正法進程,会给本地区众生的救度带来很大的困难,这么大的地方必须得有资料点才行。可是在电脑方面都是些门外汉,大家又没突破年龄大的观念。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突破自己依赖心很重,最怕学复杂东西,看别人玩电脑都头痛的不适合做资料的观念,发愿学电脑,成立家庭资料点,为这块众生负责,决心已下,我一个人登上了去外地的车子。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学会了成立资料点的必备技术,并购置了设备,同修又送我回来,还帮助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同修传授技术。这样在师父的安排和同修们的帮助下,我们那里终于添上了几朵小花。虽然在过程中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大家都向内找,很快被师父的法力神奇的化解了,同时也体现出大法弟子的伟大和无私。

奥运前夕,邪恶虚张声势,制造所谓的“敏感日”,假借其它的事来访,给家人打电话等骚扰方式造成新一轮迫害的假相。家人见我一个人住在一边,劝我到乡下住一段时间,避避风头。我悟到作为一名真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有邪恶怕我的份,没有我怕邪恶的份,这正是我近距离除恶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对家人说:“救度众生不等于就被迫害,何况我是做最正的事,师父会保护我的。”我婉拒了家人的劝说,坚持住在原处,并和同修们一道高密度发正念,三件事一天也没懈怠,因此奥运期间,邪恶也没来骚扰。有时到同修家,同修问我:“你一个人住,不怕吗?”我笑着纠正她说:“怎么是一个人?还有师父呢!”她连忙说:“是,不是一个人。”

当然也不是时时都有那么好的正念,有时也会有一些不好的念头,譬如下楼后先扫一眼看是不是有蹲坑的,是否停有可疑的小车(因邪恶曾经用黑色小车绑架过我),平时在家一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马上又联想到是不是邪恶在敲我的门。师父说:“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还会招来的。”(《转法轮》)我悟到这种执著心已经表现的很强烈了,就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强加我的这些不好的因素,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通过不断的学法、实修,我渐渐悟到任何一颗人心都是阻挡自己提高、众生得救的障碍。以前我讲真相不大考虑对方的接受能力,又很在意结果,当对方提出反对意见时又冒出了争斗心、急躁心,特别是跟亲戚朋友讲真相,不懂的循序渐進,强调“我”讲真相,忽视“对方”明白真相,一个劲儿的讲呀、讲呀,结果还是没给对方讲明白。看了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对我启发很大,发现是自己的慈悲心不够,才造成这种状态。我决心修去这些阻碍众生得救的心,现在我可以用慈悲、真正想对方得救的心态面对面的跟那些曾经迫害过我的人讲真相,对来访的人讲真相,用平和的心态对待不明真相的世人的反对意见,并耐心的引导他们明白真相,即使当时讲不下来的,也不随便跟人家下结论,心里说:还有下次机会呢!

只要真正做到信师信法,许多神迹都会体现出来。有一次到同修家去做资料,中途同修接到了当地“六一零”、国安、综治办的人打来电话,同修借机在电话里给他们讲真相,我从同修的谈话中知道对方是谁,当时也不害怕,只是不想逗留,就从容的离开了她家。后来同修告诉我:“那天太神奇了,你前脚刚走出门,他们后脚就進来了,都没撞上。”连同修的家人都说:“上次真的是师父保护你!”我听到后心里说:谢谢师父再一次保护了弟子!

还有一次,我正急需某些人的手机号码发送出去,觉的无计可施时,脑海里冒出一念:用神通!发出这个念头没多久,就有一个熟人来拜访,我和家人同修马上给她讲真相,明真相后,她自己还替家人一起退了邪党组织,我还神奇的从她那里得到了我想得到的手机号码,真是:“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转法轮》)我知道这些神奇的事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手脚而已。

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做的不够的地方,今天借明慧一角写出来和同修切磋,希望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更加共同精進,兑现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