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一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一日】我原来是个体弱多病的人,心情苦闷、多烦恼。为了寻找解脱之道,我曾看过《圣经》、《道德经》等,尤其对老子的《道德经》很感兴趣,不光看,还背,可是对许多问题不理解,更不知如何去修,自己觉的生不逢时,没赶上圣人下世救人的时机,很遗憾。

得法修炼,其乐无穷

一九九六年夏初,有人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一看这不正是我多年要找的吗!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如此大的福份,能和“真、善、忍”宇宙大法、和师父结下不解之缘。

修炼不久,我成了我们那一片地区的辅导员。自此,学法、炼功、洪法,是我一天最大的快乐。每天早上四点以前起床,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上等着大家一起来炼功;晚饭后提前到学法地点清理卫生,铺好垫子,准备大家集体学法。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无病一身轻,且变的心胸开阔、无忧无虑,自己感到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为了使更多的人受益,我请了不少大法经书送给熟悉的人,买了放像机,帮人们学法、学功,当我看到不断有新学员入门、大家奋力精進,我心里的感觉象吃了蜜一样。学法、背法,修心性,信师、信法,这个阶段修炼的精進为以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维护法是大法弟子的天职、本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开始后,我知道,作为大法弟子的一员,就要捍卫大法。于是我决定進京护法。

第一次去北京时刚到火车站就被截了回来,在单位被非法关押了几天。我片面的接受了这次教训,认为去北京还是步行好,邪恶不好阻拦。在第二次去北京前我做了充份的准备,写了几封信,一封是给县领导干部的,此信写好后交给了一名同修,让她在我到北京之后再交给有关单位;另一封是我去北京时准备给国家领导人的,在信中我用较多的事例说明修炼“真、善、忍”法轮功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并指出,如果各级领导实事求是正确对待法轮功,就不会出现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前赴后继進京上访的事。我还在一个本子里给我刚出生几个月的小孙子写了几句话,大体意思是:如果在他懂事之后见不到爷爷的话,希望他能像千千万万的大法真修弟子一样,像爷爷一样,坚修“真、善、忍”大法。为了顺利,我决定这一次步行去北京,不住旅店,在野外露宿(一是省钱,二是安全),我买了两块比较大的塑料布,睡觉时铺着一块、盖着一块,我定下在二零零零年阴历四月初五动身。临走的前一天下午有位同修找我,愿意和我一块去。有人作伴,我很高兴。

四月初五吃过午饭后,我们背诵着《洪吟》走上了進京护法之路。头一天下午刚走了约五十里路,他的脚就起了泡走不动了,第二天只好乘长途公共汽车。没想到还挺顺利,当天就到了北京。在途中我们又认识了外县的一个男同修。我们认为住旅馆虽然比较舒适,但容易被抓捕,来北京极不容易,一定要达到证实法的目地。晚上我们决定在郊区的田野里睡觉。我捎去的两块大塑料布帮了大忙,三个人铺着一块,盖着一块。北京的四月初夜间还有点冷,但我们睡的很香。

不出我们所料,四月初七晚上,恶人在北京進行了大搜查,住在客店里的许多同修还没到天安门广场就被非法抓捕了。阴历四月初八是师尊的诞辰。这天吃过早饭后,我们就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法,达到了预期的目地。

本县公安人员把我俩和其他進京护法的同修弄回来后要我们签字往看守所里送。叫我签字时,我说自己没有罪,严厉拒绝,他们要给我戴手铐,我想死都不怕,还怕这个?就把双手一伸,他们反倒愣住了,一个头目说“算了”,既没给我戴手铐,也没再叫我签字。

在看守所里,我照常背法、炼功、讲真相。为了阻止我炼功,他们把我的手脚用铁链子捆上,在床上锁了三天三夜,松开后我照常炼,他们又把我的双手铐在铁窗上,打开后我还是炼,时间长了他们就不管了。我知道,是恩师帮我战胜了邪恶、度过难关。

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

讲清真相,劝人们退出邪党的各种组织,抹去“兽”的印记,这是在挽救被恶人毒害了的众生,意义重大,所以师尊要求我们一定做好。在头几年,我们这里洪法资料比较缺乏,同时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差,又不爱说话,我就用复写纸抄写洪法资料,内容有现成的,也有自编的,积攒多了自己出去发放。有一天夜晚,我到一个村里散发资料时,被村里一些不明真相的巡逻人员给抓住了,他们扭着我的胳膊,胡言乱语,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乘机讲真相,我说“这里的人都是我的亲人,我是遵师父之命来救大家的。”经我一说,他们放开了我,叫我赶快走,别叫派出所的人看见。我走出了几十米,转了三个圈又回去了,把没发完的资料发完,回家时已是深夜两点。

后来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我单独行动的时候多,与整体配合不够。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各种大法资料越来越多,我改变了原来的一些做法,注意与同修们互相配合,根据需要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或是发资料,或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等,有时到集市上讲,我越讲越爱讲。我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注意遇到困难、阻力时别灰心,多发正念、向内找;顺利时别生欢喜心,我悟到真正起作用的是大法的威力,是师尊的帮助,我们只是做了表面上的一些事情。与许多同修相比,自己做的还不够,要加倍努力赶上。

堂堂正正 坚修到底

学法,尤其是背法,使我受益匪浅,有时走路我也背,不但学了法,走路还不觉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无论遇到什么魔难、艰难困苦,我对大法从来没有动摇过。

我的工资原来每月不少于两千元,但从二零零零年开始,因为我坚修大法,邪恶令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我没当回事,我在大法中熔炼,得到的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况且我有健康的身体,可以凭自己的辛勤劳动挣饭吃。

在这个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的世界,有很多人对此不理解。单位领导多次讲,只要声明不炼法轮功了就给我工资;亲朋好友等许多人也劝:“你说不炼了,把工资弄出来,在家偷偷炼不行吗?”我说:“工资是我多年为社会付出应得的,应无条件的给我,这是公民的权利。古今中外的正人君子、志士仁人尚能做到舍生取义、杀身成仁,今天大法真修弟子用热血和生命捍卫的是‘真、善、忍’天法、天理,固守的是自己的良心。别说以工资为代价叫我放弃修炼,就是把世间的金银钱财都给我、世上的高官任我做我也不干。世间的一切都动不了真修向善者的心。宪法中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上访自由,这是公民的权利。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对?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修炼,用不着偷偷摸摸。”

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我认为只要“以法为师”,坚修到底,作为修炼人在世间活多少岁都无所谓。人生短暂,转眼百年。我能生在中国,十几年来在大法中熔炼,实乃祖上积德、三生有幸,多谢恩师历尽千辛万苦给了我这万载难逢的修炼机缘。我知道自己与许多同修相比做的不够,和师尊的要求差的更远。怕心、求安逸心、显示心等私心杂念还没根除,今后我要多学法、向内找,按恩师的教导去做,紧跟师尊的正法步伐,越最后越精進。

以上所言只是自己修炼中的一点粗浅体会,不当之处请指正。

谢谢恩师的慈悲苦度,谢谢大家的帮助、批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