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亲历发正念的作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我与妻子、孩子去北京上访,邪恶设了许多关卡,阻止大法弟子進京。我没带身份证,每个关卡都查身份证。怎么办呢?当时我想,一定去中南海为大法喊冤,说公道话。决心一定,等恶警上车检查时,我就意念打出法轮,把警察阻止大法弟子的坏思想消除,当时不懂是发正念,当时令我惊喜的是,每个关卡的警察,每当查到我时就放过我,去查后面的人,这样一路发着正念,顺利的進入北京城,到了天安门、中南海……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讲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

九九年年底,我与同修在公共场所公开炼功,被恶警劫持到看守所,恶警授意犯人迫害我,本着“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的原则,默默承受着迫害。当时,我念头很正,放下生死,还不断的向犯人讲着大法真相,当犯人头儿有恶毒想法时,我就打出法轮,消灭犯人们的恶念及坏思想,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犯人们的恶行没有实施(后来才知道,是正念的威力);当恶警所谓“提审”我时,我明确告诉他们:“我对法轮功的信心永远也不会变!你愿意判刑你就判刑,你愿劳教你就劳教。”(后边那句是不全对的,但那时就那样说了)由于正念强,警察释放了我们几个同修,对我无可奈何:“随他去了!”但对另两个同修大声喝斥,强迫他们当场写保证。可见,邪恶是害怕大法弟子正念的。

零三年,邪党恶人又借口有人举报,把我劫持到“洗脑班”進行迫害。在被劫持的路上,我不断发着正念,致使警察们低声温和的和我说话。在洗脑班上,我根本上没有配合他们,高密度发正念,和接触的同修切磋,共同不间断发正念,那里的邪恶被大量销毁,恶人收敛了许多,环境宽松了很多,攻击诬蔑大法的机器也放不出影了;开始逼迫大法弟子唱邪党歌曲,由于我们齐发正念抵制,没几天就不唱了。

其实,只要大法弟子重视发正念,持续不断发正念,邪恶是胆寒的。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恶人以保奥运为借口,迫害大法弟子。我们镇派出所人员,在邪恶被大量销毁时,不直接找我,而是找我村的老百姓捎话,想谈话。我叫村民转告派出所,我不去,也不许开警车、穿警服到我家,要我的电话号码我也不给,就不配合他们!几次捎话来,我都不配合;我同时不断发着正念,大量销毁着派出所等地的邪恶。后来,我想对他们讲真相,叫村民捎信给派出所头头,找个时间碰碰头,象朋友一样见面,谈谈话,他们竟然再没找我。

还有一次(前几年的事了),恶警们敲门要抢劫,我知道是派出所的,装不知道,带着正念喝斥他们,他们竟用胆怯的声音回话。我们家都不配合他们,与他们讲理,我与弟弟边发着正念,清除恶警背后的邪恶,同时我打出能量,把大法资料保护起来。结果,恶警打开抽屉时,手都抖了,哪个地方有大法资料,他们就不动哪个地方,近在咫尺,他们就不去动,最后灰溜溜的离开了。

以上真实事例,都是我亲历的,写出来与同修共勉,愿所有同修都真正重视发正念,彻底解体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救度无量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