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99年7.20前就得法的学员,99年7.20邪党迫害大法后,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不能自拔,还觉的自己挺好,这主要是变异的思想造成的,家庭到了破裂的边缘。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又给了我一次机会。同修多次找到我,把师父的新经文送给我,给我讲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情况,同修们证实法的事迹震撼了我。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我每天除了工作以外,就大量的学法,那些不好的思想业力天天往上翻,各种干扰使我的精神压力特别大。我坚定一念:“这次我是不会再离开大法了,我要跟师父一修到底,谁也别想把我再拖下去了!”通过学法、背法,现在这些思想业力在逐渐的减少。通过大量学法与同修交流,自己感觉内外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已经脱胎换骨了。记的当时,一天晚上梦见另外空间的那个我,整个人黑黑的,空间场也是黑乎乎的,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就这样一个业力满身、情欲满身的我,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还点醒着我。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现在,大法弟子的主要责任是“救度众生”,我也开始了我的证实法的路,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只要跟我有缘的,我都去告诉他(她)们真相。但是有时做的不够理智,没做到师父要求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不理智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还不自知。

在这种强烈的做事心、显示心的驱使下,2006年9月与二个同修在一个集市上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抓入当地派出所。当时,他们三、四个大男人都搬不动我(当时我只有105斤),僵持了好长时间,他们又过来好几个人才把我拖到车上。

师尊说:“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精進要旨二》〈理性〉)当时没有一点怕心,知道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到了派出所,车门已经打不开了。我正告他们:“我们三个人一定要在一起不分开;你们非法抓我们是在犯罪,以后不许再抓别的大法弟子,要保护他们;现在世人都在‘三退’保命,你们也都退出来吧!”我给他们起了化名,他们也没反对。

到了晚上,当地的“六一零”头目对我们说:“送你们回家”,就这样把我们骗到了看守所非法拘留。刚开始,我们就高密度发正念,感觉到强大的正念在消灭着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我们还在一起背法、向内找。在非法提审的时候,我们抓住机会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受到的污蔑、诽谤及天安门自焚造假案。那里边的所长们听了,也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党组织。

我们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在哪里都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看守所的犯人看我们不干活、不穿号服很生气,指桑骂槐,摔摔打打的要罢工。看守所当时值班的所长对她们说:人家是因为有信仰才進来的,你们怎么能跟她们比,你们是犯人,好好干你们的活吧。她们一听所长都这么说了,没人再敢吭声了。过后我们对她们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不是犯人,因为要做个好人才被非法抓進来的。

有个老太太,因为跟妯娌打架把人家的手打坏了被抓了進来,進来后心里堵的慌,吃不下饭,我们看她很难受就告诉她: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念,你心里就不堵的慌了。老太太一听如获至宝,晚上别人都睡觉了,她不睡,在炕上(因为是大通铺)一边走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能是没文化,念着念着就念忘了,又把我拽醒问我,我又告诉她一遍,她又跟着学了一遍,然后,自己又走到一边念去了。就这样念了一宿,第二天早上犯人们因为一件事打了起来,老太太从中间拉架,她们没打起来,最后老太太还因为这件事减了刑。

还有个老师,因为跟村里人打架被抓了進来,一看这个人就是个很要强的人,她老跟犯人计较,那些人都合起伙来欺负她,白天她们打起来了,最后晚上都被戴上了手铐,这个老师觉的自己很精明,想把我们拉着跟她一伙,晚上她偷偷跟我们说:你们帮我把手铐松一松,你看她们都偷着松了。我们说:我们是大法弟子,你们之间的恩怨我们不参与,你们也不要再打了,你们想想,你们来到这里还打架,你们对得起谁呀?你们家人还不知道在外面怎么着急呢,你们还在这种地方打架。听我们这么一说,她们就不怎么打了,那个老师也不让我们给她松手铐了。

因为我们既不穿号服又不干手工活,所以没有什么事就炼功,刚开始她们看我们炼(那时我们每天炼四、五遍),后来,她们也偷着跟我们炼。那个老师第一天炼的时候师父就帮她净化了身体,她感觉有口气往上冲,她有点受不了,觉的头晕恶心一下就趴在炕上了。到了第二天,我们炼的时候,她又跟我们炼上了,气冲的她又趴下了。到第三天的时候,气一下子冲过去了,她高兴的说:我今天能吃三个馒头,最后真的吃了三个馒头。感觉身体舒服极了,她说:我好了。

我们还帮所有的女犯都做了“三退”,让她们记住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都点头说:记住了。离开看守所回家的时候,她们都有点恋恋不舍,看着我们那渴望的眼神,我们知道她们要什么,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一起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走了,她们有救了。

一点体会与同修们分享,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