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我二零零一年有幸得法,在做好三件事中魔炼自己,从一个体弱多病、心胸狭窄、争强好胜的常人变成了无病一身轻、处处考虑别人的大法弟子,对浩荡师恩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

一、魔难中得法、背法

在九九年“七·二零”不久的一个晚上,我打开电视,看见电视里正在播放焚烧法轮功书,好可惜,特别是看到《转法轮》封面上的大法轮、小法轮,好漂亮啊,好象在旋转,放射着光芒。此时,强烈的一念从心中升起:我要炼法轮功。我就开始找炼法轮功的,几经周折,可能是慈悲的师父看到了我的虔诚,终于安排我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得法了。

得法后,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来之不易,我很敬师敬法,早晚洗手后虔诚的给师父上香,学法时必先洗手,盘腿端坐,双手捧书。开始学法时,每天读一、二讲,通读了三个月后,心想这么好的法不背下来就太遗憾了,于是开始背法,一句一句的背,每句背熟后连成一段,每段背熟后再连成一个小标题,最后再连成一讲。虽然很慢、很难,但没有放弃,直到零七年才背完九讲,我太幸运了,我终于把法铭刻在心了。

在这七年中,我一天也没离开过法,尽管过程中有过方方面面的干扰,我尽量的想办法排除,特别是困魔的干扰,非常厉害,有时双手捧着的书都掉到地上去了,我赶快捧起来向师父忏悔自己的不敬,然后改成站着看,走着看,跪着看。直到后来背法后才真正克服了困魔。

二、信师信法显奇迹

零二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被痛醒了,全身都痛,特别是腹部,象无数钢条穿肠一样,身子根本不能动弹,连大气都不敢喘。第二天丈夫叫我去医院看看,我说睡一睡就好了的。我知道这是消业,一定要信师信法,常人的药怎么能消业呢?修炼了就应该把自己当神看了,我尽量表现好,免的丈夫叫我打针吃药。下午他见我一天没吃饭,又不去医院,就买来药叫我吃,我坚决不吃。他又请医生来输液,我又拒绝。他没办法了,就找同修和常人朋友来看我。他们见我正念坚定,也没怎么说什么了。我知道这对新学员来说是必须闯过去的一个关,三天过后就恢复正常了,从那以后,以前的老毛病诸如阑尾炎、关节炎、头痛失眠等等都彻底消失了,真正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从一个新学员逐渐的走向了成熟。

零二年九月的一天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我刚躺下就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但主意识清楚,没睡着,看见一个高大的黑乎乎的怪物進来了,直奔我的床向我扑来,压在我身上,我想竭力反抗,但全身无力,我想到了我是大法弟子,我就开始念正法口诀,直到喊出声来,眼睛睁开了,心想换个姿势睡可能没事了,一闭上眼,怪物又扑来了,我又使劲念正法口诀,眼睛睁开了。我又把灯打开,又换一种姿势睡,一合上眼,同样如此。最后干脆坐起来发正念,然后方可入睡。这种状态持续了三个月,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战胜了怪物。

接下来的一种魔,就是大白天,无论是走路、上班,听到电视讲话或者是放歌碟,都会象网撒下来一样,感觉从头到脚被网住,全身发麻发紧。心里马上念正法口诀,正念一出,邪魔消失。这种状态持续了半年,大脑一点都不敢放松,时时刻刻都在默念正法口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终于走过来了。

因为我得法时铺天盖地的都是邪恶的造假宣传,亲人们说我这个时候炼功太不理智了,其实是为我的安全担心,我因为当时心性不好,就跟他们争吵,我不管造谣媒体怎么邪说,我就是要炼法轮功,我认定的路谁也阻挡不了,结果往往闹的不欢而散。后来大姐又给我送宗教的经书来,我没被她的热心所动。常人朋友也来劝我修净土法门,不会被邪恶迫害,我那天下午面对西方,看见了西方三圣。晚上又梦见阿弥陀佛绕我的床走了三圈,我说古人云“朝闻道,夕可死”,法轮功能使我修炼圆满,没什么能动的了我的心的,一切干扰都化为乌有。

丈夫看到我修炼后的变化,也知道大法好,不反对我修炼,但反对我讲真相,就是怕我被迫害,常对我说:好就在家炼,不要到处去宣传,否则对你不客气。我也经常给他讲真相,他也认为有道理,但还是怕心很重,监视着我。为了开创一个宽松的家庭环境,我把家务和生意上的事情全包了。尽管如此他有时还无故向我发火,经常到处找我藏的真相资料,没找到还好,找到了就另藏起来,或者是扔掉,还骂我,让我走。我看到他气的脸色发青,觉的很可怜,安慰他,让他放心,我们是在救人,做最正的事,有师父在很安全。他看到自己那么凶我都没跟他对着干,而是祥和慈悲的安慰他,这在炼功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他的态度有所变化。

三、讲真相救度众生

零六年二月底,资料点搬到了我这里,事先商量不叫丈夫知道。三个月后,有人告诉丈夫我经常到做资料的男同修那间屋里去(因我想学一些电脑技术),这一下把他气坏了,他说他受不了这欺骗,叫我收拾东西走,那意思是要休我。我跟他解释根本不听,叫他吃饭也不吃,好象天塌了一样。我没有被吓倒,我知道是我们修炼人自己没做好造成的干扰,有师在有法在,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我们商量后决定告诉他真相,正好这时师父安排丈夫的三姨(零三年才得法的大法弟子)来了,先让三姨告诉他那是资料点,“租”(其实没要钱)那屋的男青年是做资料的同修,保护资料点、保护修炼人是会得福报的,否则会遭恶报的。做资料的同修为了消除误会也直接找他讲真相,并诚心的跟他道歉,没跟他说明,如果不让我在这儿就搬走。我也跟他赔礼道歉:对不起,我事先没跟你商量,怕你不干就自作主张,请你原谅。同时我们修炼人都找自己心性上的漏,我们整体提高上来后,丈夫脸上的阴云也散了,资料点也不用搬了,他还保护着资料点的安全,关心着流离失所的同修。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了。

我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有三种:刻录光盘,发资料,面对面讲。为了减轻资料点的负担,再加上我有一个台式电脑空着,我想承担起刻录光盘的担子,但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连鼠标都不知道怎么拿。但我知道只要我正念坚定,师父一定会帮我,我一定会学会刻录的。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资料点同修的帮助下,我其实很轻松的学会了刻录,除了一次因电路故障损失了十多张盘外,几乎就没刻废一张盘,刻出来我都要拿到影碟机上去检查,效果非常的好。但有时电脑也会出问题,每次去找资料点的同修来修,他来发发正念就好了,我知道是我自身的空间场不纯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就多学法,读出声来和电脑一起学,刻录时也一边刻录一边学法,这样一来电脑几乎就没出什么问题了。

从零二年得法起我就开始发资料,记的第一次发资料时,走到人家门口,心跳的厉害,但一想到自己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很快就平静下来了,从那以后越做越稳了。我边做边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和外来干扰,请师父加持,领我到没同修做过真相的家属楼去,做哪个单元时,就发出强大的一念,把这个单元的空间场清理干净,让众生静静的等救度他们的真相资料。只要学法状态好,发真相时如入无人之境,什么干扰都没有。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不然的话干扰就大。去年七月,我邻县的二姐夫因喉癌住院,我去看他,路途又远,往返几次,没学好法,头象一座山压着,又痛又晕。我到他们县去发资料,走到哪个单元都是人来人往,有时刚把资料贴在门上就有人开门,甚至还被保安盘查,这还是从未有过的事,当然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离开。我深深的体会到只有遵照师尊的法踏踏实实的修,才能走稳、走正,才能在讲真相救众生中展神迹。

我觉的大法太好了,不光是自己受益,还应该告诉世人,我就面对面讲真相,从身边的人讲起,我知道跟我接触的人都是有缘人,我就该告诉他们真相,无论是直接的间接的。有一次我在回娘家的车上,有两个人在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用第三者的身份接过话题,结合他们这些普通百姓的实际,举个大法弟子不占便宜、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例子说明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从天安门自焚伪案讲到大法在全球的洪传。车上本来还有七个座位空着,但随着讲真相,不但座位坐满,连过道上都挤的满满的,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这么多人来听真相,我也为这么多众生得救感到高兴。

我二姐一身都是病,吃药也不见效,我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她捧着书说:好,我炼法轮功,大姐叫我修她那个净土法门,我才不干呢。你们俩同时修,她修净土还是一身病,说话还伤人,你修大法不但一身病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我就修法轮大法了。二姐通过学法炼功,一身病都一扫而光,还给人家说大法的美好,全家都受益了。大女儿看完一遍《转法轮》,长期吃药不见效的妇科病、炎症也好了。上初中的孙女平时成绩不好,一般只考四百多分,由于二姐的孙女经常教识字不多的她读法,实际自己也通读了大法了,也受益了,中考考了六百多分,令所有师生大吃一惊。

通过对亲人的不断讲真相,我们五姊妹的家庭成员共二十六人,三退二十三人,十多人通读了《转法轮》,我知道我还做的不够,还要继续努力,让身边的人和所有接触的人都能得救。

回顾七年的修炼历程,所做的三件事离师父的要求还很远,还有一些常人心还没去掉,比如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私心等等,还老说别人的长短造口业,被邪恶钻了空子,从今年二月开始,喉管一直有浓痰粘着,有点痛,吐出来象血红色的脓一样,到现在八个月了还不见好转,我真得好好的修口修心了,尽快在法中归正自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初写体会,层次所限,恭请大家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