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慈悲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

有缘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当时二十八岁,是执著心很重的年龄,而且,还是一个体弱多病的人。那时我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小山村,只有三户人家。有一次姐姐到家串门,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说很好。当时我心里很是着急,想看到那本书《转法轮》,因为住的地方很偏僻,几乎很少有人去,我也接触不上别人。姐姐说完后,我心里总是惦记着。说来也巧,没过几天,婆婆从城里回来,给我带来了《转法轮》这本书。当我看完第一遍的时候,从中明白了很多道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在人生苦海中苦苦挣扎的我,看到了希望、未来。我内心深处一个声音在呐喊:这就是我要找的!我要得到的!

学法以前我和很多人一样,疾病缠身:腰痛、偏头痛、低血糖,还有其它疾病紧随相伴,在痛苦中挣扎着求生存。我得法一个星期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给我生存的希望,让我得以重生。

于是我把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以及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告诉我的亲戚、朋友,让他们与我共同分享。我那时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有时背着师父讲法录像带,走十多里路去洪法,真是忙的不亦乐乎。

因为有了法,我的内心很充实,不会再象以前那样,遇事能向内找,也能看开了。后来丈夫也走進了大法的行列。

坚定正念法是正的

正当我幸福的沉浸在师尊洪大法理之中,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的时候。“七·二零”开始了,一股邪风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受到诬陷,大法遭到了迫害。一时间到处都是诽谤大法的声音。这时我的内心信守着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这是中共在造谣,撒谎。

我们真正做了什么,我们自己清清楚楚,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要走出去,進京上访找说理的地方去。头一天晚上我给丈夫写了一封信,次日早晨离开了丈夫、孩子,和同修相约一起去了北京。当时由于学法不深,完全用人的理念去证实法,觉的自己放下了生死,就是枪毙也不怕。结果因我被动的承受旧势力的迫害,遭到恶警绑架、抄家、非法关押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迫害还在不断的升级,我想不能被邪恶吓倒,于是和丈夫商量买一辆车,为的就是取资料,发送资料,能更多的救度众生,让世人都知道大法好。丈夫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每次丈夫都得去很远的地方去取资料,每次都是把车的后备箱装的满满的,早晨天不亮就走了,晚上才能回来,回来后急忙吃口饭,然后我和丈夫还有几个同修坐上车到一个个村、乡、镇发放资料,几乎每次都得后半夜才回来。虽然苦点、累点,可是心里是甜的。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心中只有一个心愿:把环境正过来,更多的救度众生。

后来由于一个本地同修讲真相,送资料被举报,非法关押,因为承受不住旧势力的迫害,把我讲出来了,我也被抓進了看守所。丈夫也流离失所了,家里只有一个十一岁的孩子。邪恶又一次非法抄了我的家,新买的车被邪恶抄走了。有二百元钱被他们抄走,最让我心痛的是所有的大法书籍被他们都抄走了,还有没送完的真相资料。后来旧势力判了我四年的重刑,关押到哈尔滨女子监狱。

在特殊环境中救人

二零零三年九月,我被劫持到女子监狱的第一天被关到“集训监区”。所有被抓進来的人开始都要被关押在集训监区四到五个月,然后再关到各监区做奴工劳役。

我被非法关押到一监区后,狱警问我:“你拿劳役吗?”当时我的正念很强,心想我决不承认你旧势力的安排,请师父加持我。我就告诉那个干警:我不是犯人,我没有罪,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不能拿劳役的。干警瞧瞧我说:“你回监舍吧,洗个澡,换换衣服洗一洗,休息一下午吧。”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又一次体验到了正念的作用。

第二天出工来到了车间,他们安排的什么“五连保”坐在一起,有一个叫小红的重犯人,在里面已经呆了八年了,整个的青春年华就这样过去了,她在里面拼命干活,她说只有这样她才能还清罪业,心里还好过一些。我就给她讲真相,讲大法在世界上洪传的情况,告诉她大法可以改变人的命运,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她很喜欢听,要我多讲讲。我给她背《洪吟》,她听的非常的认真,还让我教她,很快她就将《洪吟》中的“做人”背下来了。从那以后,她经常跟我在一起学法、背法,身体也好了,心也轻松了,精神状态也非常的好,每天笑眯眯的。人家说她每天那么开心,好象得了个宝贝似的。就这样,她走上了修炼的路。后来又给她减了刑,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释放回家。

回顾得法至今的每一个日子里,师父把我一次一次的从跌倒中扶起,看护着我,点悟着我,呵护着我,把我那样一个看不懂法的人,造就成为我今天这样一个能在正法中展现辉煌的大法弟子。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希望所有大法弟子能整体提高,展现大法弟子整体金刚不破的法力,结束迫害,救度众生。

再谢师恩!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