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配合洗脑班的一切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最近看到《明慧周刊》第三百六十一、三百六十六期两位同修提到解体洗脑班的问题,因为我深受洗脑班的迫害,下面我把我的经历和大家交流。

我曾被非法关押的洗脑班有正、副主任,正主任主管学员,副主任主管生活;有一名公安专管追查从学员家里抄出的真相资料等;还有帮教和保安,一个学员配两个或两个以上帮教,保安人员比帮教还多。

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后,首先就是隔离,除帮教和陪住人员外,不许跟任何人说话。早餐前、晚饭后,在指定地点散步,有陪住跟着,各段都有保安把守着。早饭后,主任、帮教、陪住这些人集中开会,保安在学员房门前来回走动看守着。他们开完会后,由帮教带着学员上课、看录像,看完后讨论,要不发言,帮教就指名,如果你顺从他的安排,一切都听他的指挥,那就一步步迫着你走入他的圈套。学习一段时间后,他就让你写认识,实际就是让你写“保证”。这是关键的一步,我认为这一步不能参加。第二步是公安找谈话,追查非法抄出来的东西的来去处,我认为什么都不说。

零七年初我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我准备不配合他们。第二天帮教要我去看录像,本来录像我就不想看,看完了,我听他们发言。我提出找主任,想走,不想继续参加学习。主任来后,我告诉他说:他们的发言太可怕了,我不参加这种学习。从那以后,帮教就不找我了,让我在宿舍里待着。过几天,又让我在宿舍看录像,我跟主任说:我不看。从此有一个多月没找过我。在我思想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我那种自私、求安逸的思想陷在旧势力安排的变异思维方式中思考问题而不自知。当时我沉不住气了,认为这样下去,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就这样自己把自己打垮了。就象《明慧周刊》第三百六十一期同修说的“洗脑班为何长期的办下去,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的人心促成的”,同修说的太对了。

我平时感到自己在法理上理解的还不错,从九五年修炼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无论在任何艰难情况下,我一直坚定信师信法。九九年“七·二零”后,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我一直坚持做,从没间断过,也从不因为自己岁数大了就放松要求。有时也会因为后天观念障碍着我,修去执著与各种人心做的很不够。特别被绑架到洗脑班后,生生世世形成的私心根深蒂固,正念稍一放松,不知不觉就被私心所左右,就不假思索的承认了邪恶的迫害。

通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在法理上的交流,我深知修炼的严肃性,我更应该明白无论什么时候,作为一名大法弟子都不能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

在修炼路上,我和同修比还有很大差距。同修的文章点醒了我,促使我想写这篇稿,给自己提供一次学习和提高的机会,同时也让同修看清邪恶的迫害手段,面对邪恶会更清醒、做的更好。

对不配合洗脑班邪恶的安排,把我过去没有意识到的写出来。要理智、清醒的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始终由正念正行主宰自己,行为才能走正。在法的指导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正念破除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要放下生死,随其自然。我们在做宇宙中最正最正的事,不应该害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们,特别是对待帮教的骚扰。“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想,大家都能用法理和师尊的要求去做,整体不配合洗脑班的一切安排,那么洗脑班不就解体了吗?在洗脑班期间要坚持发正念,除否定旧势力外,对洗脑班人员发正念最好是集中在某些人身上。记的我在洗脑班发正念时指定某某人,他迫害大法弟子,这样效果会更好。能使他、她们嘴烂、牙痛、腰背都直不起来,很难受,很想更快离开。

我认识一位在洗脑班很坚定的同修,她不配合邪恶,最后她没写“保证”就出来了。写一段她跟帮教对话:同修说:你说他不好,那是你的认为。我认为大法好,我就要坚定修炼下去。帮教要她写“保证”,她说:你让我写什么“保证”,这是你做人标准。她又说:不符合大法标准,所以我不能写“保证”,我不能做对不起大法和对不起师父的事,你让我做违背大法的事我不干,因为大法是最正最正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