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走入法轮功才一年左右的新学员,通过这段时间的切身体验使我真正感悟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妙和无限美好。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下午,我在家突发心肌梗塞,被救护车送到医院急诊室,经过几个小时的紧张手术抢救,总算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人是救过来了,但由于一根冠状动脉堵塞时间过长,导致心细胞坏死很大一部份,所以心脏还是严重缺血,胸口闷得难受,每天要用氧气袋吸氧,心脏还频发早搏,房颤,稍一活动常常会心绞痛发作,人已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由于整天的胡思乱想又导致我得了严重的忧郁症,晚上吃了安眠药也只能睡个二、三个小时,肢体颤抖,怕光,怕响声,精神不能集中,看书,看报,看电视都看不進去,人呆呆的就象一个活死人。我的体重从一百三十斤一下子跌至一百斤不到。太太带着我到处求医问药,但收效甚微,处在极度痛苦和无奈中的我好几次都想从我家的十二楼窗口跳下去,就此一了百了,而我太太本来体质就差,她在硬撑着照料我的同时还得一步不离的盯着我,怕我发生意外,那时家里充满了恐慌紧张而又凄凉的气氛。

后来儿子把我们带到了澳洲,在澳洲刚开始身体状况还是不行,自己常常想这辈子看来是没指望了,活一天算一天吧,对于以后的人生是毫无信心,只觉的眼前是一片灰暗。这种状态直到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才有所转变,那是我在看了大纪元报刊后所发生的转变,因为报纸中的许多内容都是我在中国所看不到的,象《九评》及一些对于中国所发生的事情的报道及评论文章等,特别是“人生感悟”栏目中的几篇透着佛光又富涵人生哲理的散文每每能拨动我的心弦,看了使我回味无穷,对修复我的心理疾病特别有益处。而在这之前我是看不進任何书报杂志的,这个转变使我和我的家人都异常的兴奋,之后每逢星期五我家人都会把拿大纪元报纸当作最主要的一件事情来做。

再后来我从大纪元报纸的广告中看到介绍有一种保健品对治疗心血管病很有好处,在我们准备购买该保健品的办公室碰到了大纪元的工作人员钱女士。经过与钱女士的一番交谈之后,她对我的病情表示极大的同情,又向我详细讲述了法轮功的情况,当时我就被她那颗善良而又慈悲的心深深的感动了,我当即表示我也要学法轮功。但由于那时已临近我来澳洲探亲回中国的期限了,所以钱女士就把有关法轮功资料的网址给了我,让我带回中国先看,我就是这样有缘走進了法轮功修炼的队伍中,也从此翻开了我人生崭新的一页。

通过看书学法使我渐渐明白了许多以前常常冥思苦想而又不得其解的人生真谛,如人的生命是怎样产生的,又如做人的真正目地是什么等这些问题,在大法的书中都有非常明确的答案,特别是在《转法轮》书中师父有一句话:“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想想对呀,人能把这些心都去掉了,就不再会活的很累了呀。可是真做起来却是很不容易的,就拿我对钱财的执着来说吧,零七年我家在股票里赚了好多钱,可是零八年又没了,起先我们心里很难受,但后来通过看书学法,明白了得与失的关系,明白了我们修炼人要把钱财看的淡些,再淡些,在师父说:“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精進要旨》〈真修〉)当看到这里,我想师父不是正在点拨我吗,看来这一切都是神在安排的,是神要我失去这些不该得到的钱财,有失才有得嘛。我和太太共勉着渐渐走出了对钱财的执着。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自己觉的人变得越来越轻松了,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心胸开阔了,再烦恼的事也想得开,晚上睡觉也香了。渐渐的我把中国带过来的许多药都停掉不吃了,特别是把那个专门用来治疗忧郁症的精神类药也停掉了。在我刚停这个药时,我的一个朋友(他是心理专科医生)曾告诉我说这个药不能停,它的反复率很高的,而一旦忧郁症这个病反复了再治疗起来会很麻烦的。当时我听了这话心里犹豫起来了,但后来我想我是修炼人了,我有师父在管我了,就是疾病再反复,我也不怕。就这样我坚决把这个药彻底的停掉了,到目前为止停药已半年多了,不但一点事也没有,反而感觉越来越好了。现在我就象正常人一样,吃得下,睡得着,走得动,心中充满了一个修炼人所拥有的愉悦与幸福感。

我知道自己这种身体的变化是在通过学法炼功心性得到提高的同时,师父在给我清理净化身体的结果,我从心底感激大法,感谢师父,我更懂的要使自己的身体永远保持健康,就必须更精進的修炼法轮大法。

还值得一提的是在这段与同修们的相处过程中,使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们都是一些非常善良,淳朴宽容,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行为准则的好人。同修之间互相帮助,互相爱护,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能在这么好的一个群体中修炼真让我感到无比的温暖与快乐。

以上这些是我走進法轮大法修炼的大门以来的亲身经历和感悟到的事实,这和我在中国时中共媒体所宣传的把法轮功妖魔化和政治化的情况根本就不一样,那些完全是在颠倒黑白。邪恶势力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对法轮功的诋毁和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是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其手段之残酷是令人发指的。而所有的这一切真相是目前中国大陆的绝大部份公民还无法知道的。所以我作为一个得法后身心受益的新学员,绝不能饮水忘了挖井人,要把法轮功蒙受千古奇冤的真相向世人讲明白,要使所有不明真相的人们知道中共邪党在中国大陆所犯下的滔天罪恶。

我跟着老学员一起走上街头参加集会,游行,发宣传资料。平时在家里还通过打电话的方式向国内的人们讲真相

刚开始打电话时是很紧张的,脑子里产生了很多想法,有怕心。但后来通过学法,看师父的经文,师父曾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无论你们身在异乡还是在直接被邪恶迫害的环境下,都应该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来,使邪恶胆寒。邪恶表面上咋呼,它内心里在害怕。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内心不能害怕。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有了师父的鼓励我们就什么也不怕了。

当然,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时常也会遇到一些麻烦,比如有的号码是空号,有的号码已停机,而有的电话好不容易接通,可才讲了一句话对方就“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碰到这些情况有时会感到些许沮丧,但当我想到在中共监狱里还有那么多大法学员,为了对正法的正信,还在经受着酷刑的折磨时,心里就会不由得升起一股冲动,一种要赶快救人的欲望会促使我毫不气馁的又拿起电话继续我的讲真相。

记的有一次打给上海监狱总院行政科的一个电话,接电话的那人开始态度很蛮横的,但当我耐着性子跟他讲到活摘人体器官等的事实时他就显的不怎么凶了,后来他虽然不吭声,但我知道他还在听,我想只要他还有一点点良知,在听了我们的电话后心里肯定会有触动的。我们就是要通过不断的打电话讲真相,希望他们在明白真相后不要再做令自己终身追悔莫及的事,从而达到救度众生的目地。通过打电话已有五人登记了三退,其中二人是用真名退的。

因自己得法时间短,对大法法理悟得不深,在去执著的过程中反复较多,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做得还不够好,今后一定要多看书多学法,多向老学员学习,使自己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不断的精進,跟上正法進程,不负师父的慈悲救度,成为一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