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证实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二日】我是中国大陆南方“党有制”企业的一名正科级干部。一九九五年,临时到北京工作半个月,从京城一位大学工作人员处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就引起了我的兴趣。第二年我在一家书店得到《转法轮(卷二)》和《法轮大法义解》两本书,第一次看到师父的法像。一九九七年从一本气功杂志上得到更多有关法轮功的信息,并在西安的一家书店请到《转法轮》,终于续上了万古以来的大法缘。按照师父讲的“修炼要专一”、“不二法门”法理,抛弃了原来练的假气功,销毁满屋子各类乱七八糟的气功书,开始了大法修炼之路。

师父点化我上明慧网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发生后,我与同修失去联系,从此独自一人学法炼功。失去了集体修炼环境,被迫独修、苦修,干扰变的很大,甚至打坐连单盘也痛的难以忍受,感到被无形的力量束缚难以突破。但我坚信师父会有安排,师父说:“所以我看到大家有这么一个向上的心,但是苦于找不到出路,我觉的大家很苦。所以我就想要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一带想要得法的人。”(《悉尼法会讲法》)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妹妹对我说:“你有电脑,可自己上网啊!”这是师父在借她点化我。可直到二零零五年十月初的长假,我利用校庆机会回江南老家时,才用真相光盘中的无界浏览在家中首次成功登上上明慧网。于是立即下载了全部经书和讲法录音,从而拥有了一切。

首次看到明慧网,兴奋不已,连声说“谢谢师父!”那时家中开通网络是我根本没有想到的事。其实,有了突破网络封锁的工具,上明慧网并不难,关键是要突破“僵化了的观念”。以前由于不熟悉打字,便把上网想象的高不可攀,障碍了自己。

从此,我利用明慧网这个巨大的法器与海内外同修携手并進,反迫害救度众生。

安全投稿不留痕迹

在邪恶环境里写稿、投稿揭露迫害,要注重安全,师父说:“无论中国大陆或是全世界其它地区的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所采取的反迫害方式都要注意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安全。对大法弟子安全不利的一切行为都要停止。”(《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很注意网上的安全。

一是不嫌麻烦,增加电脑上网安全措施。我根据明慧网上的介绍,电脑做了基本安全设置,从下载干净的海外软件,避免使用大陆国产软件。安装“小红伞”杀毒软件,不定期运行查杀间谍。有时浏览器突发“怪病”无法打开文件,我就用“一键备份”工具恢复系统。通过自由门或无界浏览经动态网上明慧网,每次完成使命后,拔掉网线,用“无影无踪”擦除上网痕迹,用“ZONEALARM”防火墙的恢复功能,清除敏感软件使用信息。我的电脑上没有上网痕迹。我在明慧网不断曝光邪党,邪恶却难以找到踪迹,因为无上网痕迹可查。

二是删除底稿不留信息。证实法、反迫害的文章底稿,是修炼过程的记载。因为人心未去,在“特殊时期,珍藏底稿”的价值观作用下,曾经将大量底稿作为“收藏品”保留在电脑、移动硬盘里。师父说:“可是人往往都有很多心很难去。有一个时期很多人攒起这个要饭碗来了”(《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精進要旨》〈警言〉),这不就是讲我吗?在法理指导下,这颗心变的越来越淡,逐渐没了,彻底删除底稿,不保留任何信息,不给邪恶留任何所谓“把柄”。

三是严格修口。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要按照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应不应该说这话。”(《转法轮》)自二零零六年五月开始投稿以来,明慧网已发表我写的信息和文章六十八篇,未发表的更多。所有发出的、发表的,或供内部明慧网,或对新唐人电视台的建议等等文章,家人、同事都不知晓。平时保持正念,乘汽车火车,走在街上,常发正念。一次,邪党敏感期,在回家路上有人骑三轮摩托车象是跟踪,我发正念并回头注视,他慌了神突然掉转车头,真是“念一正恶就垮”(《洪吟二》)。

心性提高环境变好

取材、拟稿、改稿、投稿过程中,暴露和挖掘出一系列人心,如怕心、惰性、名利、怨恨、烦躁、眼高手低、执著文字、显示心,等等。随着不断曝光邪恶,以及将单位“六一零”头目上恶人榜,心理压力减少,人心逐渐淡去。

初期写稿时未重视清除自身另外空间的邪灵,怕心相当大,怕因此招致迫害,写真事却不敢写真名。明慧网有针对性的发表了两篇文章“请在揭露迫害的文章中准确写出相关人员的姓名”,“信师信法,曝光邪恶,才是最安全的”。

是否要准确写出迫害与被迫害者的真实姓名发往明慧网,思想中经历激烈的正邪大战,就象经历死关,“梦”中看到自己踩过半山腰的坟墓往上到达一片秀丽的风景林。大战过后,写稿投稿,清静自在,好几次文章发到明慧网,走在回家的路上,天空湛蓝,一轮橘红的太阳如明镜高悬,略微体会到师父经文“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洪吟》)的一些涵义。

如今,周围一切在变,越来越好。恶人记录在案,有的已被国际追查。曾经发生的事,包括旧势力造成的损失,失而复得。单位明白真相、得到《九评》的人越来越多。有正处级员工开始向我学炼法轮功,我的家人也从新修大法,亲戚、家属支持炼功,纷纷退出邪恶党、团、队。

当初的“电脑技术差”和“打字慢”的心理障碍不复存在。电脑出现毛病,以前依靠专业人员,现在能自己解决问题。日常工作中的报告,以前依靠秘书打字,现在用自己打字速度很快。我收集整理电话、电子邮箱发往明慧网,通过海外学员将福音传至四面八方。

这一切变化,完全靠师父和正神的保护,也是自己长期学法不怠的结果。每当有邪恶大的丑事发往明慧网,单位就有一件大事被报纸曝光,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被销毁而在人世间出现的表象。

多年来,我学法不停,午休时戴耳机在办公室听法,出差途中听法、读电子书,到邪党公安大楼、政府大楼、邪党安全局特务大楼旁边戴耳机听法。师父说: “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多看书 圆满近”(《洪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