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三日】走过了将近十年的修炼路,这是第一次拿起笔用书面的形式写下我的修炼历程。

(一)得法

大约在九七年,远在山东的姑姥姥带着她对老家亲人的惦念,把这部那时她苦苦找了很长很长时间的大法介绍给了我们大家族的二十来口人,那时只有姥姥、姥爷和老姨开始炼功。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姑姥姥教了老姨一晚上的动作,我却在一旁睡了一晚上,在临走的时候她感慨的对我说:“我更主要是为你来的”。现在我能理解姑姥姥当时的心情,因为此时我也知道了大法的珍贵,和替那些能得到而不以为然的人的惋惜。

姑姥姥走后,老姨和其余几个同修奔走于几个乡之间,有上千人得法。那时不到三十岁的我,头脑中都是邪党灌输的无神论的思想,不信神、不信佛,可面对自己坎坷的三十年来的人生经历,心里却总怨老天对我不公,可别人说什么“人别跟命争”的时候,心里又特别不爱听,那时心里想我偏要争一争,反正都是邪党那一套。在九八年底,我去天津上班,虽然时间很紧,我却萌生了想看看大法书的念头,就在一次回农村家的时候,正赶上老姨在,我就问她还有没有书,她说正好还有一本,于是我拿着书回到天津。

我看书时间只有在晚上,吃完晚饭后和同宿舍人睡觉前,每天最多十几页,后来我也挺奇怪,那时学法很入心,别人在一旁说笑,根本就影响不了我,就在看到第二讲的时候,有一天上班,胳膊痛的抬不起来,那种痛无法形容,可工作又脱不开身,只好坚持着,好不容易盼到下班,回到宿舍,跟同事说:我的胳膊太痛了。可随后还是拿起《转法轮》(因为想起老姨告诉我,第一遍一定要坚持看完,一旦中途放下就很难再拿起来,而且不要挑着看),翻开今天该学的〈有所求的问题〉,我边看边惊喜的向同事说:“哎,你们过来看,原来这痛那痛是正常的,是师父在给调整身体”。别人看看也没在意,我知道她们无法理解我当时惊奇、兴奋的心情。

就在看到第六讲的时候,星期天回家又看到了老姨,跟她说了这件事,她告诉我要珍惜缘份,并告诉我有一枚“法轮章”,问我要不要,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给我讲了一个关于“法轮章”的故事,说有一个学生小弟子,暑假跟随学校夏令营去一个庙里玩,一队队的学生顺山而上,他在里面跟着向前走,忽然抬头看见一个和尚向他走来,并向他施礼,他很不解,和尚指指他胸前的“法轮章”。我知道那时修炼的心不是很强,可是学法一直没有间断,回到工厂后,我也把“法轮章”戴在衣服上,可是紧挨着纽扣,不想叫别人注意(当时的心态)。有一天单位的工作接不上,同事都说今天上“古文化街”去玩,可我平时不爱贪热闹,就不想去,后来被她们拉去了,到了那没什么心情,跟在她们后面走,那些字画,古玩也不懂,在一个不宽的胡同里,经过一个月亮门,不经意向里望了一眼,看见一个不太大的小院子,有一个直径得两米多的大香炉,里面香烟很浓,由于门很小,跟着同事就走过去了,再有什么就没看见了。到了中午,吃完中饭就上班了,可到了工作岗位,我的眼说什么也睁不开,真想趴在那就睡,可我是第一道工序,不能停,可这次不象胳膊痛,虽然难受,可意识是清醒的,因我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意识不清很危险,可我怎么想办法:洗脸、走动都抑制不了,只有跟主任说,先找人替我,我得回去睡觉,主任一看实在不行,就一再说就半天,晚上你得加班。我都没想就答应了,只是想马上睡觉。从我工作的地方到宿舍十几分钟的路程,就象脚着不了地,昏昏沉沉,真想就地睡下,可心里莫名其妙的有一个念头“师父,我这是怎么了”,后来想起也觉的奇怪,连一遍《转法轮》都没看下来的人,也没学动作,当时知道找师父。好不容易到了宿舍,爬上床就睡着了,清清楚楚的做了一个梦,“好象是在我的工作岗位,我拿起完成的产品,搬到下一道工序那,放下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远处有两个人,不知在干什么,根本也不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当我转身走的时候,那两个人快速的追了过来,非要弄死我,我一边跑一边说‘我真的什么也没看见’,可那俩人就是不相信,就是要灭口,眼看一人手里的铁锨要落到我头上了,我突然喊‘师父,帮我!’结果什么都不存在了。”睁眼一看,从公司到睡醒这一觉,才十五分钟,可睡意全无,为了不耽误上班,马上回到公司,主任很惊奇,看看表说:“才半小时,就睡醒了”。我答应了一声就去工作了,还是在想这个奇怪的过程,在低头的时候,看到了挨着纽扣部位的“法轮章”,又想起了今天一天的经历,那个有个大香炉的小院子、香烟,和“法轮章”的故事,我明白了。那时我刚刚看完第五讲,想起师父在《开光》一节中说到的现在拜佛人不正的念头招来的邪的东西、那些邪魔乱世,觉的一定是“法轮章”的正触动了那些邪的东西,可没敢想当时自己有什么能力,就这样师父保护了一个那时还没有坚定修炼信心的弟子。

从那以后,我彻底坚定了修炼的决心,通过我的经历验证了大法的神奇、玄奥与真实,什么无神论,什么与天地斗,全都烟消云散,我真的体悟到了神佛无私慈悲的真实存在,和一个小小的人的渺小。作为一个人,真的只有按照神导好的戏去演,还妄自尊大要和天地斗,太可笑了,人从没逃过神的左右与庇护,可我也深知这一切都取决于人的选择,那就是“信”。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返本归真,不再去迷恋与追求人中的所谓美好、幸福的生活,用一个修炼人的心态去面对遇到的一切身体上的不舒服和心性上的干扰与矛盾,我体悟到那是师父为弟子有序安排的能够回家的路。我排斥一切干扰我不能静心学法的各种不好的念头与各种因素,用法衡量自己的一切言行与一思一念,不断归正自身的不正,同时外在环境在不断的变的祥和、美好。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就是在这种修炼的玄妙与喜悦中度过的。

(二)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走入正法修炼之后,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证实法。就在师父《理性》经文发表后,我开始冷静的思考,师父究竟给我们安排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该怎么走才算证实法,可不是很清晰,只知道应该去证实法。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和本村的一名同修去了天安门,虽然沿途都有警察盘查,但还是很顺利的来到天安门广场,那天人很多,我知道这里也一定有很多我的同修,就在半夜三点钟,一辆一辆的军车,拉来一队一队的武警,荷枪实弹,然后那些武警跑步,人挨人,把天安门广场围了三层,然后拉上警界线,整个过程没超过半个小时。我忽然发现我的心在跳,我在问自己:你不是把什么都放下才来的吗?你不是来证实法的吗?有什么好怕的呢?而且还有一个念头:我觉的这个政府可笑:你应该把你的军队用在保护人民上,竟对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这么兴师动众,真是无能到极点。慢慢的我变的很冷静,我想起在明慧网看到的邪党的邪恶,好象是有备而来,我知道不能再往下想了。这才发现自己站的位置是在警界线以外,在我不远处有一个出口,也就一米左右,那里比其它地方要多几层人把守,从那个出口又跑步進去很多很多的武警,而且那个出口只许出不许進,站了一会儿,总觉的那些武警是在殴打大法弟子,我开始在外边站不住了,心里想,我得進去。于是,我向警界线最外围,好象是领导一样装备的(因为他们的衣服和其余两层不同,而且可以在两米内走动)两个武警说:“什么人可以進去”,他们看看我:“什么人都不许進去”,然后转过身看里面,我想:我这么远来的,不能就站在这。于是,我用手拍拍一个人的后背:“炼法轮功的能不能進去”,这时,那两个人的表情一下紧张起来,不再说话,直愣愣的看着我,还有我周围很多想要看升旗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我,可我却很坦然。当我说出“法轮功”三个字的时候,觉的无比的自豪。又站了一会儿,心里还在想着我那些同修怎么样了,我看他们好象不会让我進去,就来到那个出口处,我向那些警察说:“炼法轮功的能不能進去”,那些人用同样的表情看着我,不说话,他们见我不走,有一个人很严厉的说:“快走”,他又不再说话,我又站了一会儿,和我一块的同修把我拉开了,并说:“你怎么那么不理智”,可那时真的没多想,只想着我的同修怎么样了。就在那天我的很多同修被抓。

回来后,仔细回想北京之行的整个过程,悟到了:一个“无私”就能超越邪恶,可不能只停留在超越,还应该不允许邪恶存在。于是,我抓紧学法,我知道只有法才能给我智慧与能力。好象有一道锁在打开,我慢慢顺着一道门,一个光亮在往前走,很敞亮,不迷茫。我知道这条路该怎么走了,我要在做好常人社会的一切中超脱,而且我也要走出一条神不应被迫害的路,因为有法在,我是大法更新的生命,我要让大法的美好、殊胜、伟大在人间再现,这样才能是证实法,我深知自己的责任重大与神圣,我一定会做好,不愧对师父的慈悲和众生的期盼。

所以在后来的修炼过程中,做到时刻向内找,站稳在神的基点上,时刻清除不符合神的一思一念,去履行神的职责。

(三)讲清真相

在师父的呵护下,在零一到零四年初,我几乎每天骑上自行车到周围的村庄发放真相资料,自然也包括本村的每个角落,一直很顺利,我却感到了邪恶的慌乱。

到了零三年底,由于走出来证实法的同修越来越多,我也成立了家庭资料点,那时同修在把电脑交给我的时候,问我条件与环境允许不允许,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在问自己:什么叫允许呢?是不是这一切该由你说了算呢?这个三界不都是为大法弟子证实法安排的吗?要说表面的条件,我们家没有多余的房间,电脑就放在我们住的屋子里,我觉的自己没有任何勉强与其它什么想法,只是知道我能为这一切负责,因为我有超越旧宇宙一切生命智慧与能力的大法。由于从没接触过电脑,连鼠标都不会用,可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和不断的归正清除那些不符合神的思维方式的念头什么“恐怕不行吧”、“还是放弃吧”、“要是学不会,又耽误了其它证实法的事”等等一些不是神该有的念头。当然还有懂技术同修的耐心帮助,很快我就能独立运作了,现在除了做资料、周刊、小册子等,还能自如的应付一些软件的安装、卸载和突然出现的问题。

算来也有五年来的时间了,真的象我起初定下的那一念“救度众生的环境,想得救的能進来,想干扰与破坏的一步不允许進来,一动念就在劫难逃”,一直顺利,平稳的走到现在,看着那些资料、小册子、周刊按时的发放到同修手中,我感叹我能如此幸运,现在的众生能如此幸运,千百世的等待终于能得此大法,不仅自己可以超脱,师父还给了我们众神都羡慕的荣耀!

在这里我想和至今还沉浸在所谓世间安逸生活中的同修说几句,我们赶上的是以前没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的正法修炼时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也永远不会再在宇宙中出现,世间的一切都是瞬息万变,甚至是转瞬即逝的,不要再迷在这里了,做好我们该做的要为自己负责呀!我忽然想起零六年,姑姥姥身体被迫害的很严重,后来她走过来之后,在电话里跟我讲了一句话“要时刻找得到自己”,不管她当时说的时候是什么涵义,站在我的角度,我知道这句话份量,因为我一直是这样走过来的,不要让人的一面阻碍神的一面正法,神的一面才是真正的我们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