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小时候的我有很多的梦想和幻想,总喜欢仰望着浩瀚的夜空,看着无数的繁星,常常问自己:“人为什么活在世上?”“人生目地是什么?”“人生的最终将归于何处?”“我为什么会是我?”找不到答案,也让我感到很茫然……一九九六年五月中旬,我和妈妈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返本归真之路,从此找到了生命的归宿,那年我十二岁。

我也可以算个老弟子了,回首自己十二年的修炼过程我摔了不少跟头。刚修炼的几年里,很少学法也不爱炼功,常人事特别多,和真正精進的弟子比起来相差的太远了。所以我对大法的法理很模糊,不知道该怎么修,不知道遇到矛盾是师尊安排提高心性,老是做不好,也不知道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去对待,我在人世间迷失了、在名利中沉沦,不再思索人生的真谛,不知道来在人世间的真正意义,也不知道法的珍贵。七二零之后在求安逸心和怕心的带动下再加上我平时学法不足,渐渐的离大法越来越远,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都感到无颜面对恩师、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

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梦境中点悟我,用重锤敲醒我,让我赶上来不要掉队。从那开始我在学法上精進了,法理清晰了,心性也得到了升华,我悟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应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不符合法的事情不去做,把自己大部份时间投入到证实法当中去,我跟妈妈一起讲真相、撒传单,每星期最多的时候可撒真相六百多份。有一天晚上我和妈妈分别去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那时我的心情特别轻松,感到整个身体都被强大的能量包容着,非常舒服的感觉,我上了一栋楼,把横幅挂在了楼的外墙,整个过程都十分顺利,任何干扰都没有也不害怕。想到等天亮的时候过往的世人就能看得见,就会得救。我深知是师尊在呵护着我。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我和妈妈决定建立一个家庭资料点,做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在师尊的安排下,我们很快的就成立了资料点并开始运作,一切耗材都由我们自己解决,不给技术同修增添压力。

在做资料的过程当中,人心出来了,觉得做了这件事了不起了,还有很多同修没做呢,无意之中把自己摆在了同修之上,证实自我的思想不断膨胀,我说话时的口气也变得生硬,同修的建议我听不進去,在证实法上和同修协调的不融洽,凡事都得由我做主,把自己摆在第一位,不懂得宽容别人,也不向内找、不用法去衡量,往自心生魔的方向走。时间长了也感觉自己不对劲,状态不是很好而且干扰很大。那时我还不清楚为什么,直到有一天,妈妈因为我太邋遢,性格慢又不爱整理东西,说了我几句,我很是生气,并想让她转变爱干净的性格,我们就争吵了起来,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思考,师尊要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可我做到了吗?我站在她的角度去考虑她了吗?妈妈天生爱干净,她看到家里被我弄的乱七八糟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啊,我太自私了!同时我也找到了证实自己、处事不考虑别人、不宽容、不能忍耐的问题。当我认识到的时候,马上感到一身轻,头脑清醒、心态祥和了,我知道是自己的不对,我来到了妈妈身边,告诉她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妈妈眼含泪水,她说真的感受到了我慈悲的场。

在清晨敬香时,我跪在师尊法像前痛哭流涕,我真心恳请师尊的原谅,原谅我这个悟性差、无知的弟子,自己主意识不清醒,不正确的念头被邪恶加强,邪恶会一点点的给我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假相,让我什么事情都不正悟、也让我的心越来越魔变,然后抓住最大的把柄将我摧毁。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把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洗净,给了我“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荣耀,我却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这是对师尊的不敬啊!假如没有师尊赐予我们无限的智慧,我能干什么?

我跪在师尊法像面前真切的感觉到了这些不好的物质消失了,自己深知是恩师再一次替弟子承受,师尊伟大慈悲和佛恩浩荡真的让我不知道怎样形容,我只有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精進实修,以此报师恩。

很多时候我知道不符合法的事情也要去做,明知故犯,抱着人心不愿意放弃,有时都已经意识到了却还“恋恋不舍”,这是为什么?我开始静静的向内找,一个念头闪现出来,我惊呆了!修炼这么多年我不知道修炼是为了什么,明知执着不想放就是还想在人世间当人,一手抓着佛,一手抓着人,当法正人间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再想弥补太迟了,机缘一旦错过就永远的失去了,历史不会再重来。我曾想过,如果自己修不成还不如死了算了,转念又一想,我连死的决心都有为什么就不能把所有人心和执着都去掉?为什么还要执着人世间的一切?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到了极点,一个人死了人世间的东西他能带走什么?再怎么不舍得到时候也都得扔,人心早晚都得去,还不如早去了好。我回想起一个非常熟悉的同修,她生前把情看得特别重,我们几个同修跟她交流过这个问题,希望她能放下对亲情的执着,可拖了很长时间她都没悟到,最终她还是带着遗憾离开了人间。一年之后妈妈梦见了她,样子端庄,妈妈问她去不去看看家人时,她很平静的说了一句:“不去。”当时我就在想何必等到破迷了之后才清醒,才能放下人心呢?生前要是能象现在这样该多好,所以我不能再这么执迷不悟,要放弃人世间的一切执着,勇猛精進。

二零零六年的时候,等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网上刊登我们本地区的真相小册子,于是我产生了自己编辑真相小册子的想法。就这纯正的一念,师尊给我安排了我和另一个同修的见面,他专门收集迫害真相,把收集到的资料给我,我就着手开始编辑,同时我又帮助不同省市的几个城市的同修编辑那里的真相。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把握好自己的心态不再有任何证实自己的想法,也不带有任何人心去证实法,不管谁夸奖我,我都不起任何心,我经常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做,我们在修。

虽然有困难我们也不能把真相小册子停下不做,救人是紧迫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管什么情况下都要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做好三件事,我决定自己去收集资料然后编辑真相、揭露邪恶,不管本市还是外省,也不管路途多么的遥远,都不能阻挡我证实法的步伐,因为这是大法和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也包含着众生对我们的期盼。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无论我走到哪里,只要想到师尊就在我的身边,我都会感受到很温暖,我会走下去、一直坚定的走下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