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坚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得法十年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使我一个满身疾病的人,变成了无病一身轻的大法修炼人,所有的病不翼而飞,身心受益匪浅。我汇报一下我的修炼历程。

一、進京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流氓集团打压法轮功,师父蒙冤,大法被诽谤,大法弟子被迫害。各地大法弟子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我把小儿子送進考场后,我和母亲(同修)踏上去北京证实法的列车,到了天安门广场,我们碰上了外地的大法弟子。我们形成一个整体,胳膊挽胳膊围成一个圈,中间一位同修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

那惊天动地的壮举!震慑了邪恶!几分钟后,一群恶警跑来,恶狠狠的就打。一恶警拿钢筋棍打在一名男同修的头上,瞬间鲜血顺脸流下。六、七十岁的老人(我母亲)都不放过,他们拳打脚踢,在脸上狠劲扇耳光,后来把我们架到车上,在车里边又打。然后,把我们带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刚進去恶警对老人又是一顿毒打,在脸上、头上猛打,当时两眼充血(回家后视力渐渐下降,几个月后,双眼失明了)。一位同修大声喊:“这么大岁数了你们还这么打,你们打我吧。”(当时没有认识到要否定迫害)恶警扭头狠命的一手抓住这位同修的头发,一手卡住同修的脖子,使劲的往墙角上,又是撞头、又是卡脖子,往死里整。后来把我们带走了,同修最后怎么样不知道。

恶警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地方,让我们报姓名,我们不报,又把我们关進一个派出所。到了那里,我就给那里的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那里也有明白真相的警察,也知道大法好,他们说:“大法好,你们就在家炼,不要来北京,北京的地方太小了。”第二天,早晨四五点钟左右,我们准备炼功,看管我们的两个警察说:“你们炼功吧,我们在外边给看着,没事。”我真为这两位明白真相的警察高兴。

四天后,我们被非法绑架到当地看守所。作为大法弟子,走到哪里都是证实法。看守所的警察听信了谎言宣传,不了解真相。第一天,我们好几个同修炼静功,就被警察咬着牙挨个打了。那时,我们只知道“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的法理,不知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当时的修炼状态,我们做到了忍,面带微笑,正视着打我们的警察。有一女警察破口大骂,“不害羞,不知道来到什么地方了,还笑得出来,拿电棍来电他们,看还笑不笑。”他们真的拿来电棍,真的电了一个学员,火花冒的好大,叭叭响。开始这位学员有点害怕,后来马上就镇静了下来,心想我不怕,豁出去了。结果第二次电时,电棍就没电了,怎么按开关还是没电,三警察吓的头都不回,赶紧走了。

从那以后,他们找我们谈话,主动了解真相,他们说我们这里打过多少人,只有打哭的,没见过打笑的,这法轮功到底是咋回事。我们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了好多。有的还说:“这么好,我们以后也炼。”还有的打了大法弟子遭了报应,身体某个部位疼的很厉害,就偷偷找到一个同修问:“怎么才能好。”同修告诉他,“以后不能再打大法弟子了。”他当时就表态以后决不打了,并且和大法师父做了保证,真的马上就好了。

通过我们大量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大法的威严,善恶有报。看守所环境变好了,我们可以炼功学法、背法,一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堂堂正正的闯出了看守所。

二、师父时刻伴随我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和一位同修晚上到农村去发真相光盘。刚到一个村,天就下起了大雨,我们找地方避雨,等雨停了我们才去发放。各走一条街。当我跟同修碰面时,她蹲在地上,看样子很不舒服,问她什么她也不说话,就和她休息了一下。还是那样,我就扶着她走,可越走越不行,她始终没说一句话。虽然那样,我并没有害怕同修会怎样,只是心里发着正念,并告诉她不会有事,我们有师父。由于时间太晚了,已是夜里两、三点了,我就背上她走吧。

由于我们的衣服湿,还背了一小包剩下的光盘,她身体又软,我背着走有点吃力,走一会,休息一会。心里想:看着同修的文章,出了那么多神奇事,我们要是能碰上多好啊!可是又一想,这么晚了哪有车呀?就背着慢慢走吧,谁知刚拐到公路上,就看见一辆出租车停在那。心里一愣!这是真的吗?这不是在做梦吧!我把同修放在地上赶忙走过去,一看是夫妻二人,我问他们走不走,他们说:“走,走,走。”刚才车坏了修了一下。

我想哪是车坏了,这不是师父让你等着我们吗?心里激动的不知怎么说,师父真的时刻在我身边看护着啊!司机把我们送到安全地点,我身上只有五块钱,我问行不行,不够我回家拿去。他们很爽快的说:“行,行,行。”就这样我又一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伟大。

三、归正自己 救度众生

在修炼的路上,我走的跌跌撞撞,也走过弯路。在二零零二年秋末一天傍晚,我刚回到家,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并非法抄家。我家已四次被抄了。当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等我孩子回来后,他们把我们非法带走了。孩子眼里流着愤怒、无奈的泪水。我走后孩子们过着凄凉的日子,没有父母的照顾,吃喝都保证不了,冬天就在那冰冷的房间里和衣睡觉。那时我思想中只有一念,不能出卖任何一个同修,不能让任何同修受到损失,所有的事我一个人承担(现在想来还是走旧势力的路)。就这样,我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甚至连非法劳教几年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非法强行送走。到劳教所后,才知道是两年。到黑窝后,那非人的折磨,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在高压下我走了弯路,向邪恶妥协了,那剜心透骨的痛苦啊!难以言表,我哭啊哭,哭我这么不争气,哭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我敬师信法的心没有变,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逢年过节师父生日,我都想方设法表达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定信念。

伟大的师尊并没有放弃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还在时时看护着我。期满后,我又回到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刚回家时,怕心很重,好象到处都是眼睛盯着我。拿一份真相资料出去也得转好长时间,有时还得带回来。有一次,我到农村去发,想着农村偏僻好发。刚发第一份,怕心出来了,腰疼的都站不住,这时我马上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怕心是我,请师尊加持。瞬间就不疼了,也没怕心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拿掉的,我再去发就自然的像没有人一样。以后我也大胆多了,在市里放也不那么害怕了。

《九评》出来以后,也发放《九评》、讲真相、劝三退,可是只敢和熟人劝三退,不敢跟陌生人讲。开始很难突破,害怕别人不理解、自尊心受到伤害、害怕丢了面子、害怕别人说难听话、心里接受不了。更害怕有人不理解,说我们搞政治。有时走一下午,一个也退不了。看同修做的那么好,心里也很着急。有一天,在静下心来学法时,我突然明白了一段法理“一个是配合当时的天象,这人做好事的同时,他可以吃苦。因为面对常人,各种常人的心都在干扰你。有的人你给他看好病了,他都不理解你,你给他看病时打下去多少坏东西,给他治到什么成度,当时不一定有明显的变化。可他心里就不高兴,都不感谢你,说不定还骂你骗他!就针对这些问题,让你的心在这个环境中去魔炼。”(《转法轮》)

我悟到,我们讲真相劝三退,不就是让我们在这个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去掉各种执著心,同时在救度世人,提高着自己的心性吗?向内找,深挖自己,还是一颗肮脏的私心做怪,“我”字当头,没有真正把众生放在首位。找到这些不好的东西后,我就发正念清除它,静心学法解体它。从那以后,我就试着对陌生人讲。慢慢时间长了,现在也能面对陌生人劝退了。遇事也学会了向内找,我觉的我现在才学会修炼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