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口、正念对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今天读了《正念对待同修,正念对待自己》这篇文章后很有同感,我也曾经经历过一些这类事情。所以也想谈谈自己的感受。

其实我们大法弟子的话是有力量的,加上旧势力和邪恶一直想阻挠人得法,想借考验大法弟子来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我们一定要修口,不能随便给别人或自己下定义。

一句戏话 父亲错过了机缘

在迫害之前,我母亲也修炼,虽然不太精進。当时我也想让父亲炼,可是母亲总是当着父亲的面说:除非他得了要死的病他才会炼。当时我也没有悟好,只是觉得这样说不好。

其实我感觉父亲是很想学法的。我们在家听法或读法时,他都听得很认真。有一次他遇到车祸,被汽车甩出去很远,他说被甩出去的瞬间,他脑子中只有三个字:“真、善、忍”,结果他不仅身上没有受伤,而且也按照修炼人的做法去做了,没有去医院检查,也没有讹对方的钱,就让那个司机走了。我爸回家后和我们讲,我们都很惊讶,因为他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通常遇到这种事他不会这么放过司机的。他也自夸说:我不修炼也做得不错呢。

当时我趁机劝父亲学法,可是母亲还是那句话。

第二年,也就是99年春天,查出父亲肝癌晚期,我们瞒着他,估计他还是知道自己得了很不好的病。一次带他去医院检查后,他回家自己拿起《转法轮》读了2个小时,他得法了。可是大约十多天后,迫害开始了,父亲放弃了修炼,他说:“共产党什么都干得出来。”但是中共来逼迫我放弃修炼的时候,父亲对逼迫我的人说:你们政府说(法轮功)好他才炼的,他炼着感觉很好了,你们又说不让炼了,你们政府说话还算不算话!”

父亲的修炼机缘就这样错过了。若干年后,我忽然明白,为什么父亲真的非要在得了绝症时才得法,可能真的就是当时修炼的母亲的那句话……而我又没有及时否定。其实医院检查发现,父亲修炼的那段日子,本来是癌肿瘤扩大最厉害的时间,但是父亲的癌肿瘤却象被抑制了一样没有扩大。

坚信师父 妹妹从新修炼

我妹妹有一段时间走了弯路,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由于师父的呵护,她的爱慕之情被对方拒绝了。当时亲人同修都放弃了她,觉得她没有救了,各种指责的话都来了,而且妹妹也逐渐拒绝与我们联系。当时亲人中什么说法都有,但是我牢牢记住了发生在父亲身上的深刻教训,我就相信:她既然已经学了大法,就绝对不会走上不好的路,我坚信她还会从新修炼,师父不会落下一个弟子。我陆续了解她的情况,发现她并没有不好的行为,这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我不太问她具体情况,尽量关心她,同时时刻在意念中加持她。两年后,她又从新修炼了。她自己说,非常不明白这两年为什么那样做,感觉就象被什么控制了一样,当她从新想修炼的时候,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就好象一下子从梦里醒来一样。

这次其实是一次成功的经验。妹妹从新修炼后,亲人,包括同修都感到不可思议。其实我明白,在各种不好的说法加诸妹妹身上时,是我和另一位同修的正念否定了那些消极的不正的念头,否定了旧势力想借此把妹妹拉下去的借口,这也是大法威力的一次展现。

正念救亲人

由于迫害的发生,我的工作和婚姻都长期没有解决(本来他们期待我大学毕业后会有很好的工作),所以我的很多亲人对大法很不理解,也不让我讲真相,我一开口就拿找对象或者找工作堵我的嘴,而且总是说某某就读的大学如何不好,但是人家现在多么风光。当时亲人同修中也有一种消极的想法,但是我的想法是:他们不一定非从我这里才能了解真相,他们还有其它很多了解真相的途径,他们总会了解的,也一定会了解的!我也在头脑中加强他们会了解真相的这一念。

有一年过年,我给亲人讲真相,被亲人呵斥,我只好沉默。隔了几天,一个常人(当时不知道我修炼)忽然和我这个亲人讲起他看的《风雨天地行》光盘,亲人碍于面子,只得听下去。我则在旁边适时的从第三者的角度提出问题,那个常人就顺着我的思路,把我想讲的真相都讲了。最后我问他:你为什么相信这个光盘上说的呢?(因为我相信这是我的亲人要问的)那个常人说:六四时北京说有百姓和学生烧军车,但其实是军队把报废的汽车从新刷漆后开到指定地点,自己放火烧的,他的一个朋友就参与了这个造假行动,所以他相信中共从来都是造谣和说谎,他相信光盘上说的是真的。我震惊之余,看看亲人,我知道他的疑惑都解开了。而且后来机缘成熟,他自己主动得法了。

我的亲人中后来陆续有多人得法,但都不是通过我介绍的。我有时觉得自己没有正面和他们去讲,好象不够慈悲。但是我始终保持正念:他们一定会明白真相!

我知道自己在讲真相方面做得很不够,写出这些,并不是想给自己的不足找借口,而是提醒同修,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正念,哪怕是对其他同修或常人,也不要随便下定义。师父都没有放弃,我们有什么资格说谁不好或谁没救了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