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走正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师父曾多次反复讲学法的重要:“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这些年来,我把学法放在首位,除了学好《转法轮》,其他的大法书及所有的经文也反复在学,为做好三件事奠定坚实的基础。

几年来,面对面告诉人们真相、大街小巷屋前院后放真相传单和小册子、光盘;贴小标贴、挂“法轮大法好”小灯笼、小条幅。有一次一路贴了200多小标贴后,被一位老者跟上了,他推着自行车追上来:“你贴了一路,我一直在跟你。”我很平静,笑着迎上去:“老哥,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做最好的人,现在不仅不让我们讲一句真话,还在抓捕我们,关起来判刑……”,我又讲了天安门“伪火”真相,他好象思考了一会儿,理解的笑笑走了。

随着迫害的升级,我们悟到要向公、检、法、司、省市委机关讲真相。我们就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做了大量的真相信件,但干扰非常大,我们加强了正念,排除干扰,请师父加持。到邻近的城市向我市公、检、法、司、省市委机关发出近500封厚厚的真相信件,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师父发表了经文:“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快讲》),我感到了时间的紧迫,不允许让善良的人们再受骗上当。一天晚上八点左右我发完真相传单返回的路上,看到大马路边上二十几个玻璃橱窗里全是造谣诽谤诬陷师父和大法的内容,第一个玻璃橱窗内有好几幅师父的法像,发现此橱窗玻璃门的锁坏了,玻璃门可以掀开,我悟到了:让我看到决非偶然。我发出正念,让周围的人走开,又请师父加持,我心静如水,很顺利的揭下画幅叠好迅速离开了,再回头看:那橱窗前人来人往的,马路灯光通明,我知道师父在看护着我。第二天,所有橱窗里的东西全都撤了。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正法進入了新的历程。陆续走出来的同修也越来越多。这时讲真相资料及同修学法交流的材料来源,尤其是师父的经文的来源很少,同修Z建议我学电脑,担起这个担子,解燃眉之急。这我连想都不敢想,因为几年前,就是因为孩子的电脑问题,全家被关進派出所,从此家人再也不提电脑的事……我在学法中找到了自己许多不好的心:怕心、求安逸的心、保护自己的心,都是私心,去掉它,走师父安排的路!

心正了一切都那么顺:孩子不声不响的找来宽带公司安装了宽频,又买回了电脑和打印机、接线板、音响,原来最反对装电脑的丈夫也没任何反应,一切那么顺利。我从来没摸过鼠标,对电脑一窍不通,汉语拼音更是找不着门儿,师父看到了我这颗纯正的心,在师父慈悲的加持及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安装了小红伞、ZA,没几天我就陆续掌握了一些上网、下载、打印技术,汉语拼音也不知不觉的会用了,越用越熟练。两年来,解决了几个小资料点母稿的来源,帮助同修发送“严正声明”及世人的“郑重声明”,给同修做MP3和U盘,发往明慧的“三退”名单已近一万名。

我的法器——这台电脑能很好的配合我,令我感动。我用的是微软拼音输入法,往往我要选的字即使不是常用的字,这个字也会跳出来出现在第一排让我选择,此外,在忘记切断互联网时,它自动会断掉,需要时他又会自己接上,保护了我的安全。

在此感谢帮助我的两位同修!

奥运前夕,小区的书记和主任来我家,要和我“谈谈心”,有一段时间我很烦她们,因为他们曾与公安配合,搬走了我的电脑并抄了家,只是由于我当时念很正,没被带走,其他损失也不大。虽然电脑中被发现不少“问题”,后来电脑还是还给了我。过后向内找,又是自己有漏。这次我心生一念:她们是要听真相得救来了。我先发正念清除她们背后邪恶因素,然后热情的请她们進来。师父说过:“人理解和不理解,众生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构成了你们在世间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困难。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告诉她们法轮功是什么,为何能使人道德回升、身心健康,吃药问题、“天安门自焚”伪案,修炼人不杀生,法轮功在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洪传盛况,《转法轮》已有二十多种文字出版等,又把师父教我们修心性的原话背给她们听。看的出来,她们在认真的听,她们问为什么要让人退党、散发传单呢?我举了些例子,也说到海啸及一些灾难,讲真相劝“三退”是在救人,讲了《九评共产党》,共产邪党历次运动都在杀人……,我讲了一个来小时。临走时,她们表示:下次再来聊聊。以后再见到她们时,她们都是笑眯眯的,很客气。

近一年来,共产邪党回光返照,全国各地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市也绑架关押了大批同修。在一段时间里我松懈了,怕心也时不时往外翻,学法、发正念也不那么尽心了,在家与丈夫争辩,遇事不愿向内找同事,逛商店、买衣服,要漂亮,邻居夸奖我漂亮、有气质,绝对不象65岁的人,其实这是邪恶利用人的嘴在放大我的执着,随之邪恶开始钻空子:右腿酸、胀、麻,走路都困难了,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师父多次在梦里点化,让我“悟啊!”我也知道自己不在法上修了,很危险了。我警惕起来,要找回真正的我,挖出了许多不好的心 (怕心、求安逸心、虚荣心、疑心、争强好斗心……),立马要修去它,认真学法、发正念,干扰没了,接下来腿突然不痛了。

昨天我再一次听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看到法会快结束时,师父再一次拿起话筒说的话,这时我向师父合十:“师父您放心,我记住了!我记住了……”我已泣不成声。

同修们,我们助师正法已走到了最后的最后,越是此时要求越严,标准也更高了,在结束本文的同时,让我们用师父的法互勉吧!“正法形势進展很快,大法弟子证实大法与救度众生的正念也在大量的解体着一切起不好作用的乱神、烂鬼,从而使世间的形势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是看到大势已去的邪恶因素与邪党、邪灵也在做最后的挣扎,因此大法弟子更要做好讲真相、救世人与众生的事。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致加拿大法会》),“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贺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